【武漢肺炎】訪工聯會接滯留湖北港人電話 林鄭一開聲:我係特首吖

特約轉載

不時跟讀者分享各路名家文章,集思廣益。

練乙錚:反蝗擋武肺 歧視助生存──瘟疫之下的仇華理性|特約轉載

2020-3-6 10:00
字體: A A A

(編按: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全球,但與大陸往來密切的香港卻未出現大規模爆發。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於昨日《蘋果日報》撰文,指本土派與獨自派對中國人的歧視,反而帶來好處。本報獲授權轉載,全文如下:)

上周《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評論,標題大書〈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查實文章本身並無此句,所以事後作者的甩鍋聲明說:「內容出問題找作者,標題出問題找老編。」那是對的,一般大報文章標題怎麽起,屬於編輯權限,作者無可置喙。

文章見報後,中國認為是奇恥大辱,一面大罵西方媒體搞種族歧視,一面實施報復,把三個《華日》駐中記者(華裔的)驅逐出境。事件導致美中之間進一步撕裂,促使兩國關係繼續剝離(西方媒體說的decoupling)。一般人提起撕裂,都會覺得不好,但其實這個撕裂,有很積極而具體的雙贏意義:美方「送瘟神」,中方從此擺脫對美國的倚賴,可以真正自力更生。這就跟最近七、八年來香港人和中國的關係從錯誤的融合一步一步復歸「井水、河水」、到了2019年6月徹底撕裂一樣,都是在當今特定條件下朝更健康方向發展。

病夫論導致健康發展?

中國的處境其實比較尷尬,它既忌諱東亞病夫之名,不得不以國家之力反擊,但又非常憂慮世界各地的人撕破臉反中排華;畢竟中國還需要外國的市場和技術,還有就是黨國權貴要保住他們的外國入境權,因為老早安排好的家人財產避風港萬萬丟不得。因此,我認為中國應該吞聲忍氣,為這次大規模輸出武肺瘟疫向世界各國作一由衷道歉。這個提議首先在我的一個九華同屆舊生群組裏提出,有贊成有反對,大家「打成一片」,最後一位任職金融界的舊同學一語中的:「平常你打個噴嚏,也會對你周圍的人say sorry啦」。

當然,那是假設大家都是有相當教養和公德心的人了。換作是文革小學未畢業後來卻財大氣粗頤指氣使的那種黨政高幹精英,公然打個噴嚏放個屁,是不會認為需要道甚麽歉的。(最近中國駐澳洲大使接受當地媒體訪問,說全世界都要感激中國把武漢封了城,因為防止了病毒進一步蔓延。這事大家也許留意到了。面係人地畀、架係自己丟,信焉。)

另外,群組裏一位一向親中的朋友這次卻指出,香港人應向本土派及去年6月以來的勇武抗爭者由衷致謝。大家知道,自D&G事件引發本土派反蝗趕陸客,中國到香港的遊人和水貨客開始減少,再經過去年6月以來遍地開花的勇武抗爭,北人來港數目急跌;這是為甚麽雖然港中兩地相隔只一步之遙,這次瘟疫的香港受害程度還遠沒有像韓國、伊朗、意大利、新加坡等國般爆炸式上升。試想,如果沒有反蝗反送中的抗爭,香港中門大開,梁振英搞的中港融合讓北人來港年年成倍增長如過江之鯽,林鄭搞的高鐵(中國段經華中樞紐武漢站)列列滿員直通香港心肺,那今天香港的武肺瘟疫流行程度和死人之多,盡皆不可想像!

除了造福香港,反蝗反送中抗爭者的付出,還同樣令台灣得益,間接幫助獨派蔡英文大勝連任,台灣遂得以在眼看瘟疫就要來犯的剎那採取了果斷的禁入措施,以致武肺確診數至今還不到香港的一半。換作是親中的韓國瑜當選,台灣的疫情早已「武漢化」,像南韓、意大利、伊朗等被其國內反對派指為「舔中」的國家一樣。

種族歧視是個好東西?

毋庸諱言,香港的本土派、獨自派,好幾年來或多或少對中國人採取了一種歧視態度。結果很意外:歧視產生好效果,「大愛」則可能導致萬劫不復。這就引出一些有趣的議題:這樣的結果,到底是偶然的、或然的還是必然的?難道歧視竟然是個好東西?

正確答案是,歧視不純壞,某種歧視真的可以帶來好處,甚至是雙贏的好處。西方學術界對這個問題有詳盡分析,但為了破題,不妨首先借用中共國父毛澤東思想裏的「一分為二」說。毛認為,世間所有事物都是一分為二的,沒有東西是純壞,壞東西裏也一定包含好種子;所以,連種族歧視這一般人都認為是壞的現象,也有好的一面。但是,這個好,好在哪裏呢?

芝加哥學派大師、法律經濟學開山祖之一的Richard A. Posner,在他的《法律的經濟分析》一書裏,有一專章對歧視作了深入探討,既指出一些不足法的歧視,同時也給出另一些重要的、有益的歧視。按照他的理論,當下世人因中國不斷發生和輸出瘟疫而產生的那種對中國人的歧視,基本上屬於後者,無害而有益。

我先講Posner認為哪些歧視是有害而無益的。(善意提示:跟着的兩段文字,要求比較謹慎的邏輯推理。不看也可以,直接跳到下面第三段那簡短的概括,但你就會錯過欣賞Posner的精闢論述。)

設想有一公司老闆歧視所有非他族類,所聘員工的膚色都是要和他一樣的。這種態度,對被排除的異族人士來說,當然不好,因為他們因此失去了一些工作機會。然而,對這公司老闆來說,採取這種態度也並不明智。原因很簡單。假設員工質素高低的分佈與族裔無關,那麽,如果公司要優化僱員的整體質素,聘人的時候,卻每次都因為要搞歧視而把choice set事先就縮小了,那顯然不可能達致原先設定的優化目的,公司的賺錢能力因此削弱,他自己也受害。這種歧視,因而是雙輸的。推論是,如果所有公司老闆都以賺錢為唯一目的,市場經濟裏就不會有族裔歧視存在這回事。反之,如果市場裏有族裔歧視,則必然是因為有些老闆從族裔歧視裏得到快感,把歧視當成一種消費品,其影子價格就等於老闆因歧視而少賺了的利潤。(從這個角度看,利潤至上可以是個好東西;面對這強邏輯,反市場的讀者也許會感到不順意。)

不僅如此,Posner還進一步推論,弱勢(少數)族裔的老闆如果要那樣搞歧視,自己受的害要大於同樣搞歧視的強勢(多數)族裔的老闆。那是因為,少數族裔老闆搞歧視,招聘時把數量很大的多數族裔排除,那麽他的choice set就會縮得很小,聘得高質素員工的或然率就相應很低。反過來說,多數族裔老闆搞歧視,choice set只會有輕微收縮,影響不大。推論是,就算消費歧視的傾向在任何族裔裏的分佈都是一樣,在市場裏,事實上觀察到的歧視,也會更多是多數族裔老闆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因為歧視作為消費品的價格——即上一段提到的利潤損失——對這些老闆來說比較低。這個推論,大致和一般人的印象是脗合的。(反過來推論,例如在美國,有色人種老闆少搞歧視,可能不是因為他們本身不喜歡歧視——或者說,道德高尚一些,而只不過是他們是少數族裔,要消費歧視,成本比較高,因而少搞。一些進步派讀者看到這個邏輯,也許會感到納悶。)

故此,Posner認為,把歧視作為一種有價消費品,以歧視他人而得到快感,是一種反社會行為,對別人不好,對自己(的公司)不好,影響市場效率,有損GDP。然而,Posner跟着指出,有另外一種性質的歧視,卻往往無可厚非。

舉例說,某天某小鎮旅館有一間空房,卻收到兩個訂房申請,分別來自一個中國人和一個日本人。老闆不假思索就把房間租給日本人,因為按他的經驗,中國遊客不檢點多的是,日本人則一般乾淨斯文。顯而易見,這種慣性行為的出發點完全無關種族歧視,其目的不過是旅館要減少篩選租客的交易成本而已。其他類似的事例多得很:你會教導你在紐約念書的女兒深夜坐地鐵要避開經過哈林;澳紐大城市的地產經紀一般會提議賣方對亞洲客開高一點的價;大公司招聘主任首輪篩選會撇除所有非名校畢業生,等等。的確,這些做法對個別人士而言,可以很不公平;但如果要在所有這些事例裏強求公平,勢必導致社會無法有效運作,有時甚至會導致人身危險(例如上述坐地鐵的例子)。

這類非消費性歧視,西方進步人士稱之為stereotyping,備受批評,但其性質歸根到底不過是一種統計歸納,一種簡單的常識推理,經濟學稱其背後的概念為signalling。目下世界各地因武肺瘟疫而出現對中國人甚至是對所有黃種人的歧視,主要是這種歸納性、推理性歧視(當然不排除可能夾雜了一些消費性歧視)。

意大利:教宗也中招?

其實,古往今來,人類避凶趨吉而能生存至今,推理性歧視乃一種必不可少的survival skill。這種歧視,連中國在內,到處都有;武漢人今天不能進北京,雖然99%的武漢人並不帶那可怕的病毒,乃是推理性歧視的犖犖大者,卻顯然非壞事。因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嚴厲批評西方國家和媒體搞歧視,其實沒多少道理,反惹惡人先告狀之嫌。是你的一部份人民飲食習慣屢屢出問題引出新病毒、你的政府上層處理不當導致失控形成瘟疫,你的發言人卻反過來指控本能上避凶趨吉的他國人歧視你,也着實過份了些。

近日,各國民眾中間出現最多對華人歧視乃至仇視的,要算意大利,儘管該國政府是在歐盟裏最親中的。本來,意大利人自馬哥波羅的書問世以來的幾百年裏,都對中國人有好感;態度大轉變,今年的中國瘟疫只不過是激化劑,緣起卻20多年前已經種下。那是因為改革開放之後有些先富起來的中國人腦筋特別靈,見意大利時裝世界一流卻成本極高(因為很多都是手作),於是跑到意國把一些經營困難的時裝品牌買下,然後在該國北部工業區附近的小鎮大量開設工場,僱用的工人都是中國前往的合法非法勞工,以超低成本生產「意大利時裝」行銷全世界。

這樣子經營,少不免要給當地的官員一些好處,但那是太容易了,因為意大利的貪污在歐盟裏還比較普遍。目前在意大利的中國勞工人數在30萬以上,這些勞工攜家帶眷,穿梭來往中意之間,於春節前後尤其頻密,碰巧遇上武肺,病毒於是越洋。比起南韓、伊朗等中招最嚴重的國家,意大利和中國的貿易額比例很低,只5%左右(南韓是22%,伊朗是35%),但在世界武肺中招排行榜上卻位列三甲,排在伊朗之上。近日一度傳聞,政治上親中的教宗方濟各也可能得了武肺。如此,一般意大利人怎可能不對中國人「有感」?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3月6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聶德權:兩日包機共469人返港 將按緩急先後分批接載剩餘港人(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