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林鄭宣布向全球發紅色外遊警示 不包括大陸及澳台(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波蒂略|姚啟榮網誌

2020-3-16 23:23
字體: A A A

看見氣象預報天氣不錯,於是在聖地牙哥的最後一天我們參加了一個往波蒂略(Portillo)的當天旅行團。波蒂略本來不是我們的行程表內。計劃是逗留在聖地牙哥三天,第四天返悉尼。首兩日天陰,第二天還灑了些雨,參觀聶魯達故居不成,沿街往西隨便逛逛竟然又回到大市場。但外邊下雨,經過蔬菜市場,走入魚市場避雨。這個魚市場既有售賣海鮮的部分,也有餐廳的部分讓你大快朵頤。市場的中央有幾間小型店鋪,紀念品店是其中之一。走進去看,都是一般貨色,是些不買不會損失,買了又也許令自己後悔的無聊東西,例如是些細小的駝羊之類。有些人喜歡旅行後帶手信回來,每人給一份。以前往海外旅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帶回一份富有當地的特色物品給親友,真的是一份不小的心意。可是現在國與國的飛行距離已經縮窄了許多。只要你的雙腿還走得動,前去旅行已經不是什麼大問題。總之,朋友間送贈手信這回事,也許早已經不再流行了。如果要說要為個人的旅行回憶加添色彩,不是為自己買些紀念品,而是認真的拍攝一些好照片,或者製作一段又一段的錄影上載社交媒體分享。

逛過了紀念品店,來到一間舉辦當地遊旅行社的前面,才想到要查詢位於附近的一個風景美麗的人工湖有沒有開放。記憶中前往這個地方的公路剛發生山泥傾瀉,兩人活埋喪生,不會短期內重新開放。旅行社的職員証實這是千真萬確的。但聰明的他知道沒有你要的橙出售,倒不如考慮一下手頭上的柑又如何。所以這個人工湖不能去的話,他就爽快的介紹波蒂略。波蒂略是一個冬季滑雪勝地,山中有一個大湖。而且天氣好的話,風景也不錯。這個小型十多人的旅行團,團費每人四萬九千披索(約九十五澳元),十小時來回的行程,還包括了一個湖邊酒店的午餐,可以消磨一天的時光。

主意已定,跟這個職員多聊一會兒,才知道這個叫Franco的年輕人來自悉尼,家在我們社區的附近。在澳洲完成了商學院的本科後,三年前來到這裡工作,覺得很喜歡,便留下來至今。不過可能生活在西班牙語的環境一段時間之後,他的澳洲口音好像消失了,變得與其他當地說英語的人一樣,帶有些怪怪的語調。這是一個很自然的現象,倒是像我這樣年紀的人,英語的發音,無論如何刻意改變,總是非常的香港。來了悉尼多年,以為自己滿口澳式辭彙。偶爾聽回自己說英語的錄音,原來仍有那種香港的口音。原來即使膚色曬得黑黑,或是名字改了叫John或者Mary,生活在原地四十年的烙印,一樣不經意流露了出來。倒是像Franko那樣年輕的人,融合了當地生活的環境,才有如此的改變,變了一個智利人。而且他還推薦我們下榻的旅館附近的Santa Lucia區,那裡有特色的紀念品,價錢也較合理。証明他下了一些工夫,很瞭解旅客要知道的訊息。

第二天清早一輛小型旅遊巴士接我們從旅館到了一個旅遊巴士的滙合點,然後再登上開往不同地方的巴士。我們的巴士也是一輛小型巴士,團友不多,看來這個春天的時間,不是滑雪季節,有興趣的旅客不會太多。這種避開旺季人潮的心態,並不限於我們。選擇這個時候去,當然不是想滑雪,看的也並非雪景。即是等於春天走到澳洲新州和維州之間的大雪山,大部分雪已經消融了,但遍地野花,開得燦爛,比雪景更令驚喜。但波蒂略此刻如何,尚待揭盅。

波蒂略位於聖地牙哥東北,接近阿根廷邊境。小型旅遊巴士出了城,取道57號國道,然後進入山區的60號收費國道,全程約兩小時八分鐘。旅行團當然不會直接前去波蒂略,中途停留在一個家族經營的酒莊。我們不嗜酒,無緣嘗試究竟它們的美酒品質如何。不過聽聞智利出品的紅酒,曾經也是世界的十大之一。旅行團領隊的如意算盤,必定是希望你能慷慨解囊。後來登車時發現不少團友買了數瓶佳釀,總算有個交代。

60號國道的精彩之處,在於那十九個髪夾彎角,而且往往見到不少大型貨櫃車在彎道中來去自如。相信這些超級貨櫃車的司機都是個中能手。即使論重量和靈活,小型旅遊巴士應該穩操勝算,事實卻不然。貨櫃車在山道上爬升快捷,我們的巴士追不及前面的貨櫃車,後面的也不時追上來,好不刺激。網上很多人都說,這個叫Los Caracoles的路段,是60國道的精華所在。過了波蒂略,繼續前往阿根廷,風景依然壯闊。

波蒂略的主要風景,就是那個長長的印加湖。在波蒂略酒店,隔着窗可以眺望湖面及湖最盡頭的雪山。我們在餐廳內吃了一個午餐套餐,包括沙律、主菜(魚或牛扒)和甜品。以為煎魚美味,原來不及烤牛扒。不過總括來說是不錯的。餐後的自由時間,我們可以走下山坡,接近印加湖邊。印加湖的遠處盡頭是白雪覆蓋的山頂,其實極像加拿大Alberta省的路易斯湖(Lake Louise)。不知道印加湖或路易斯湖誰較大,但印加湖高二千八百公尺,比路易斯湖高得多。但這天印加湖灰雲覆蓋,沒有藍天,湖水當然不美麗。但我們在路易湖住了一晚,看了黃昏和清晨的景色,當然留下最美好的回憶。

如果時間容許,走一會在湖邊,可能更好。氣溫低,風吹過還是覺得陣陣寒意。人間的美景還是要天意配合。結果在湖邊逗留一會就回頭登車回去。旅遊巴士在駛下彎角時還特地停下來,讓我們走下車,看一看這一段崎嶇的山路,那十九個髮夾彎角。不斷有車子爬上來,也不斷有車子駛下去,真的令人驚心動魄。

來了波蒂略,總算看到智利的壯麗山區。回程是下班的時分,聖地牙哥的路面不時交通擠塞,我們的旅遊巴士在市內走得慢吞吞。城市就是如此令沮喪。如果可以選擇的話,寧願住在郊外或山上,讓我們多一點呼吸和伸展的空間。

(讀者如有興趣看看這段旅程,可到訪我的YouTube頻道:https://youtu.be/-rdz59UC-RE)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3月1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3.16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