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考慮退黨有前科 倘倒戈政改通過機會增

鏗鏘女人花

2013-12-30 22:35
字體: A A A

她雖是歌女之身,但卻偉大到幾乎在某些特定的日子,都叫世人倍感思念難忘,想念她的美、她的好、她的鏗鏘,她是在離別我們十年後,仍叫無數人無比敬重的百變女皇,她是梅艷芳。

六四那一年,她不畏強權,敢怒敢言,寧願捨棄如日方中的事業,在「民主歌聲獻中華」中站到最前,唱下了一首叫人又傷又痛的《血染的風采》。

對於支持民運,有人以為她只是單單捐款給「黄雀行動」,但其實她早已展露出拋頭顱灑熱血的氣魄,辭演了關錦鵬導演為她度身訂造的電影《阮玲玉》,為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繼續撐平反六四:「我做每一件事都好積極,如果我在支持(平反)六四方面半途而廢,就會好浪費以前所作的一切,如果我現在放棄,就連一線生機都沒有了,她說雖然有關方面說不介意我搞過民運,不過如果有人留難我,要我寫悔過書,我是絕對不可以忍受,衝突爭持不下,不知會搞出什麼,可能會連累到其他工作人員。」結果,她上了黑名單,理所當然遭封殺,很多年不能回內地發展,賺少了很多錢。

當今天不少人都把「愛國」二字掛在口邊,梅艷芳對「愛國之情」卻是如此演繹:

「在六四前,我以為自己經歷滄桑,十分成熟,但六四那段時間,我卻真正經歷到前所未有的悲憤心情,那時我才瞭解到,除了工作外,我們人生在世要面對很多問題,從那時開始,才對自己說要做一些東西,我不敢說自己立志幫中國人,但卻希望為中國人做一點事。

「我覺得,有些人罵中國政權,有些人在幫,這是十分好的事情,就如小朋友一樣,要有嚴父罵他,也要有慈母正面幫忙,中國實在太多文盲,教育水平低,辦奧運能影響文化,加快文化發展和民主步伐,在全世界的注視下相信禮儀也有所改善。

「現在,許多人到大陸投資及工作,慢慢地會改善教育,整個國家會朝好的方向走。我希望見到中國有朝一日在國際真的有地位,不想中國人到外國要垂下頭來。我感覺到,無論做什麼,數年前六四罵她,現在以正面手法幫忙,也是想中國快點富強,人民脫離苦海,但這幾年來,中國實在開放得太快,太急進,太多人在當中從中取利,希望能有朝一日改好吧!」

愛國的方式,可以是愛之深、責之切,或許在梅艷芳離開了十年的今天,代表的不只是歌與影的損失,更令娛樂圈少了一份高尚情操的體現,最少,在今夜的舞台上,昔日梅艷芳押上個人唱出的那首《血染的風采》,沒有重現,又或許,已沒法重現。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30日 下午10:3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點評:指港若無普選勢殃及北京 《環時》稱中央宜爭港人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