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3.20衛生署漁護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

高教公民

學術自主、公民自強

教學在瘟疫蔓延時|高教公民

2020-3-20 22:30
字體: A A A

在上學期,經歷反送中運動之際,我曾在本欄探討運動對學習的影響,指出傳統課堂的授課模式刻板沉悶,至今仍一味着重自上而下的灌輸。尤其是師生比例較高的課堂,互動交流的機會更加有限。因應新一代接收資訊的習慣,大學近年已積極推動電子學習模式。不再依賴面對面的傳統教學,反倒能「拉近」師生教與學之間的距離。

卻想不到,就在不到半年之後,在武漢肺炎疫情的影響下,網上授課正普遍代替課堂授課,電子學習模式已正式全面實行。校方大概會「慶幸」有過上學期的實踐經驗,因此現時也不至手忙腳亂。加上網上會議或教學軟件趨於成熟,串流暢順程度已經相當高,教師和數十名學生同步進行網絡溝通,已基本上沒有太大的技術困難。

《1984》的「老大哥」

我即時把自己代入大學高層的角色,想像他們對此會作何反應呢?我想他們肯定已在暗自高興,因為電子學習長遠若能普及,將大有機會裁減教師的崗位,為大學節省大量的資源。更為重要的是,勞資之間的權力平衡亦會改變,教職員的議價能力將被削弱,管理階層的權威將得以鞏固。而大學的人文氣息亦將進一步消減,淪為真真正正的「文化工廠」。

進一步而言,則一切網上授課細節均盡在校方掌握之中,教師和學生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將有可能更細緻地被監控——那些教師的教學質素有問題?那些教師在課堂上觸及敏感言論?那些學生經常遲到早退?一切在攝錄鏡頭下均正無所遁形。本文執筆之際,剛好收到了上月學生網上出勤的紀錄,校方並著教師們均需主動接觸缺席者。此一簡單事例,足見我的憂慮實非危言聳聽。

當然,即使校方不主動作出監控,但只須保傳網上授課的紀錄,已經猶如頭上一把刀,足以製造相當的白色恐怖,迫使教師和學生「更守規矩」。這徹頭徹尾就是《1984》中的「老大哥」,在現實生活中全面如實應驗。不說不知,現時最流行的課堂錄影軟件,名字正是Panopto!

網絡霸權下的「帝制」

無可否認,作為人文或社會科學的老師,假如只側重於概念和文本的研討,依賴網上溝通的困難不大。但對於強調動手做實驗的理工科,又或是強調臨床實踐的醫護學科,能通過網上傳遞的知識便極為有限。不過就我個人經驗來說,即使社科學生也必須走到現實場景,通過田野考察認識社會具體運作,這在疫情影響同樣是舉步維艱。

更為深遠的影響卻是,當學生日漸適應電子學習的環境,多姿多彩的校園生活亦將大幅削弱,人與人的互動模式亦進一步全面改變。就正如電影《挑戰者一號》所預言的,學生日漸退卻到虛擬世界的生活中,盡皆被培養成「宅男」和「宅女」,並且日漸忘卻現實世界的生活。由這些新生代所構成的,又將會是一個怎麼樣的未來社會呢?

正如我在《後就業社會:誰是科技貴族?誰的人工智能?》一書中指出,資訊科技和網絡霸權的發展,看來已是無可避免的大趨勢。假如科技仍如常由一小撮人操控,也就相當於政治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其餘所有人皆只能乖乖當順民。設想《挑戰者一號》中的社會真的出現,相應的政治模式便會是「帝制」;相反只有知識和科技皆能民主化,整個世界才不致過於沉淪墮落。

(撰文:鄒崇銘,高教公民研究總監;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嗚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3月20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紐時》評論:中共認為可透過Twitter等方式吸引全球受眾 驅逐美籍記者以壓制異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