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人入圍終院首席法官最終候選名單 僅張舉能願意接任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一支竹仔更有力量|陳頌紅網誌

2020-3-24 14:06
字體: A A A

有一隻狗被頑童用塑膠彈射得傷痕累累、有一隻貓被人踢來踢去以致重傷、有一個自力更生的婆婆竟被沒收地攤所有貨物──看完這些新聞和圖片,都會引起社會很大迴響。大家義憤填膺,更希望盡力幫助這些可憐的老人和動物。

既然愛心滿載,當中有其多人,會定時做義工,或長期捐款給協助老人家的機構及收容流浪貓狗的組織?可能不多。

能激發大家善心的,原來是靠個體的單一事件。當我們看到某一隻狗、某一個婆婆,我們的注意力統統放在對方身上,很容易被觸動情緒。二百萬個顛沛流離、無家可歸的人,跟一隻失去巢穴的老鷹,誰更值得我們幫助?道理上當然是二百萬人。但事實卻是,在二oo七年,一隻本來住在紐約曼哈頓的老鷹,因為被驅趕,被搗毀巢穴,更能引起廣泛注意。為牠發聲的人數,比同年為蘇丹西部達爾富爾地區,因種族滅絕而失去家園,最後被趕進難民營的二百萬個蘇丹人,似乎更多。

並非紐約人對動物比對難民還要好,而是數字有可能形成精神麻木,反而不及個體的影響力。一般認為,需耍幫助的人愈多,我們的善心愈見澎湃,因而採取更多行動。其實剛好相反。當數目愈大,對我們來說愈顯得抽象,它的力量反而降低。

芝加哥大學做過一項實驗,請受試者想像一個情景:一位小學校長請求他們捐錢給二十個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作為他們買聖誕禮物之用。但其中一半受試者要把注意力放在一個小女孩身上,並回答「我願意捐多少錢給她」。結果,把注意力放在一個孩子身上的受試者,願意捐錢的金額,比另一組多兩倍。

慈善團體也常用「可識別受害者效應」,讓大眾看到需要幫助的人之樣貌、名字、身體狀況,比起只呼籲捐款給無名群體,更為有效。一支竹仔會易折彎,但也由於它脆弱,更能令人伸出同情之手。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3月24日 下午2: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鄭引基本法講出入境自由,即時自曝其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