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now員工初步確診 新聞部將關閉消毒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從聖地牙哥回家|姚啟榮網誌

2020-3-23 23:23
字體: A A A

逗留在聖地牙哥,只有短短四天,因為從秘魯回悉尼的澳航,必須停留於此,於是就多遊一個地方。四天當然不可能充分了解這個住了七百萬人的城市。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聖地牙哥的市中心的確是人山人海,跟香港的尖沙咀、旺角,或者悉尼市中心的Town Hall火車站附近沒有什麼分別,也可能更多。上班的日子早上人潮湧出湧進地下鐵路車站,出來的人匆匆四散了。行人路上候車的人龍長長,而且有不少流動攤檔售賣小食,所以更覺得擠迫。剛開門營業的店鋪都是咖啡店和快餐之類,大家買了簡單的食物和飲品就趕快離開了。十月是南半球的春天,只覺得微涼,披上薄薄的外衣便足夠,感覺還是不太差。這十多天的南美之行到了尾聲,拜上天所賜,總括來說晴朗的日子多,只有數天陰霾籠罩。選擇了這個季節到來,其實還是要做一些功課,搜索網上的資料。幸好不少人把個人的寶貴經驗分享出來。如果不是資訊流通,選擇了七八月的雨季,就很掃興。

即使黃昏市中心也一樣人潮洶湧。那天從波蒂略回到旅行社的巴士中轉站,差不多六時多了。我們登上另一輛小型巴士,帶我們往旅館,竟然又遇上交通阻塞。塞車情況似乎是大城市必然的風景,不管你喜歡不喜歡。當巴士經過市中心一些熟悉的建築物時和街道時,看到還要塞上三十分鐘才到旅館,便對司機說,我們希望在這裡下車,徒步走回去。除了多看一些街景,還可以看看有沒有適當的地方進晚餐。結果我們下了車,走了百多步,回頭一看,巴士仍然原地踏步。

下了班,大家都有回家的心情。當然回家路上,不忘買一些食物準備晚餐,也是常態。於是在其中一間大型連鎖超市逛逛,發現其實什麼東西也有出售,只是新鮮的水果欠奉。放在架上的,只有香焦像樣,其他的都似乎擺放了好一段日子,顏色悽慘。悉尼的超市水果從不欠奉,因為澳洲是水果出口大國,主要出口橙類和葡萄往中國和香港。說真的,超市日常最普遍的產品,當然是香蕉。看香蕉的零售價格,就知道到底最近水果是豐收還是欠收,有沒有受到天災影響。我們的在聖地牙哥看到香蕉,其實來自美國,形狀長長彎彎的,近似澳洲出產的Cavendish,不是短而肥那個品種。

在這間超市的對面,有一間鋪面很小的食肆,但門外總是有數個人排隊。店鋪標明是台灣菜快餐店,跟其他的中餐廳有別。樓下主要是櫃面和廚房,踏上窄窄的樓梯到閣樓,後來有人走下來,才知道有這個小小的樓上的地方作了堂食。櫃檯收銀的是個女孩,在開放式廚房煮食的都是年輕人。我們看了貼出的廳牌一會,才下定主意叫了外賣雜菜雞飯和三個菜肉包。其中有個答咀的年輕人竟然跟我們說起廣東話來。聖地牙哥的華人應該不少,但說廣東話的卻是第一次。好奇再問下去,卻不願意說來自那裡。最後他勉強說從委內瑞拉來。但他的廣東話,不像國內的,而多像是港式。但只是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了。他鄉遇見說廣東話的人,都好奇地想知道他們是否來自香港。香港的廣東話,反映了香港人的生活和文化,當然有它的特色。可是現存的政治生態,看不到有心保留文化的多元,反而正一步一步摧毀香港的一切,絲毫沒有包容的心胸。

昨天我們在大街上也看見兩間平民式的中菜餐廳。其中一間較大,桌子較多,門口站了一個亞洲臉孔的大漢,樣子黑實,可能是來自國內,但不知道為何店內顧客沒有半個。另外一間小小的,似乎以外賣為主,說是快餐廳可能更適合。店內坐了幾個食客,侍應是兩個年輕的當地女子,自然令人較為安心。我們坐下來,拿著餐牌,看見都是中式的粉麵飯為主,正在不知如何是好之際,櫃檯後廚房一個漢子走出來,用普通話向我們介紹他認為不錯的飯麵,見他那麼熱心,就依他的介紹,叫了每人一碟飯和麵,漢子逕自回店的後面去了。午餐送來,賣相不俗,只是跟一般外面食物的普遍情況近似,飯粒油光閃閃,味道也較重,可能是因為調味下手得重的緣故。但份量足夠,吃得飽。這個漢子不是廚師那麼簡單,可能他是小店的老闆,希望直接向客人介紹他的拿手好菜,也想給客人一個好印象。不過我們不是什麼美食家,也不像日本電視片集《孤獨的美食家》的主角,走入大街小巷的小店吃個不亦樂乎。須知道,在電視片集中的所謂寫實,其實是劇本的一部分。你看得投入,是因為劇情合理,角色演出令人滿意。我最有興趣的,反而是最後劇末漫畫原作者久住昌之重溫該集介紹的餐廳的真實環境,以及他一邊喝酒一邊吃的感受。

我最後在聖地牙哥旅店附近的小店買了一張由Jose Zariz木笛吹奏的音樂集CD。裡面有在秘魯經常聽到的《El Condor Pasa》。但我們經常聽到的反而是Simon and Garfunkel唱的版本,Paul Simon作曲。但這首曲是秘魯人Daniel Alomia Robles於一九一三年所作,用於同名的音樂劇,並非傳統民謠。Zariz 這張CD有十四首曲,首首都很動聽。木管也是南美常見的樂器。他用的是22管,比一般的複雜,音色也較為豐富。這家小店,其實出售不少像是盜版和二手的CD。你看看那些怪怪的封套設計,就知道裡面是什麼貨色。

從聖地牙哥回家,乘搭澳航,由航空公司系統安排Premium Economy的左邊座位,飛行時間十四小時多,比從悉尼飛過來長兩小時。為什麼?答案是澳航特地飛近南極洲上空,讓你一睹人間最後一片淨土。南極大陸在澳洲下面,一般乘船前往,卻要從南美的國家例如阿根廷出發,不過冬天苦寒,只有夏季可以踏上陸地。但現今旅客人數過多,只有帶來生態災難。大海上風高浪急,若果你容易暈船浪,的確絕對不好受。如今航機飛近南極洲,下面那片藍天和雪白的大地,令人目眩。不過許多愚蠢自私的人,不會珍惜如此的淨土,只顧自己個人的快樂。踐踏過後,加速它的衰亡。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3月2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巨人媽媽|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