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問大會 | 泛民議員衝出包圍梁振英 一度暫停會議

史物夫網誌│國富論│梁粉兩大死因

2014-7-3 09:30
字體: A A A

「又要我鬧吳亮星?」有朋友叫老史,無論如何都要再鬧吳亮星。老實講,成個中環都鬧緊呢件三流中資行經理,多我一把聲唔多,少我一把聲唔少。

吳亮星,論身份論學識論人品,統統唔入流,好多人都唔明,點解會由呢件二打六代表銀行界。論形象,論政治觸覺,出身銀行世家嘅陳智思,至少高四、五班,不過人家有頭有面,呢個時勢做建制派打頭陣為政府護航,非死即傷,又有邊個肯去做?

好似某的人,明知廚房熱到死,都趕入去,而且為思歪護航義無反顧,無非權慾薰心,又或者想以權力換取其他野;由劉夢熊、陳茂波、張震遠再到吳亮星,呢班人有個共通點,就係行業入面,唔係一等一,但政圈入面,又唔夠脈絡。數數下,數漏兩件,一個叫張炳良,一個叫馮偉光,呢兩個人一直不被民主派中人取信,當中梗有原因。

思歪帶領一眾失落者上位,一則唔熟架步,二則急於表現;全部梁粉,除張良以外,死因都可以追溯至呢兩大因素。

講返對上一班金融業代表:陳智思當年循保險界入立法會,代表銀行業嘅金財界功能組別就由李國寶去擺平各華資外資中資銀行。呢個係一種默契,大家好清楚自己不同場合嘅角色同功能,心入面亦明白到眾人爭取各自利益同時,亦都維繫某一套遊戲規則。

梁粉嘅分別就係,佢地利益都未搵到,就先破壞遊戲規則。結果係點,大家有眼睇。

何謂維繫某一套遊戲規則?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說話當年,金勞詹對銀行界踩埋股票呢行,甚有意見。不過,金勞詹會唔會同李國寶死過?唔會。你可以話金勞詹份人思想正面,凡事從好嗰邊諗。總之,唔做一般零售業務,只要有條生路行下,大家咪繼續搵食囉。所以,大家從來都唔會見到金勞詹同李國寶攬頭攬頸,但兩家又唔會係殺父仇人,銀行做生意,但又未至於趕盡殺絕,畢竟證券行賴以為生嘅信用額,條數最終咪又係銀行放!

講返李國寶,其實一般社會棟樑以為佢三點不露,係懶。無錯,不斷咁開會就叫勤力,呢代後生價值觀膚淺,都要怪輿論一直反映乜野訊息。不過,我個人就好欣賞佢。2008年,佢曾經就《種族歧視條例草案》反對政府提出嘅豁免修訂。當時好多對中環人脈關係認識唔深嘅小朋友記者,仲以為寶哥哥投錯票。原來寶哥哥刻意返立法會,表面上係政府箍票不力,寶哥哥聲稱自己認同李柱銘,實際上呢?亦有可能係寶哥哥要話畀政府聽,有的事,佢仍然自有主張,唔好以為堂堂一個大少爺係政府投票機器。

其實,寶哥哥、李柱銘、曾蔭權甚至某幾位傳媒大亨,私下有交情;都係之前個句:「大家好清楚自己不同場合嘅角色同功能,心入面亦明白到眾人爭取各自利益同時,亦都維繫某一套遊戲規則。」

當然,呢的已經係上個時代嘅事。自從思歪同一眾失落者上位之後,玩法已經變得露骨。思歪上位之前,社會棟樑好想改變遊戲規則,如今遊戲規則面目全非,我老史想問下佢地生活有冇好到?上一代權貴,香港點變,佢地副身家仍然夠對落三代人慢慢摵。改變遊戲規則,對社會棟樑來講,只會更加難適應,因為班失落者自己都未座暖屁股,新權力圈子,一層層向下重新分配;社會棟樑想乘亂而起?講呢啲,盛世都未上到位,亂世飯都冇得你食呀!

 

(原圖取自:維基百科Sjschen)

 

(作者:史物夫)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3日 上午9: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即時關注│《人民日報》首天發炮 逾2000字批預演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