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叔叔勿再道歉,習大大勿再認叻!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認得蒙面人|陳頌紅網誌

2020-4-8 16:17
字體: A A A

看古裝片最不能理解的劇情,是主角以黑布蒙面之後,再沒有人認得他或她。更離奇是,連親人愛人都不知道眼前蒙了面的「陌生人」是誰,以為對方是仇家是刺客。僅僅加了一塊布而已,尚露出勝過千言萬語的眼睛,並非以《天龍八部》中阿朱的超凡易容術,變成另一張臉,怎會認不到?

別說是身邊人,即使只是普通過普通的朋友,都不會因為遮掩了鼻子下巴而忽然有辨識困難。前陣子在街上碰到一個一年見一次,嚴格來說是「朋友未達」,只能稱為「算是認識」的女士,大家都戴了口罩,迎面走過時仍一眼認出對方,主動打了招呼,聊了兩句。

認得的人,自然認得。戴上口罩,甚至再戴了眼鏡和帽子,我也未有「閣下是誰」的困惑經驗。十年八年前,經常光顧一間韓國時裝店,後來迷上印度服飾,便少去了。上星期在麵包店偶遇戴了口罩、帽子和橙色太陽鏡的韓店老闆娘,還是一眼認出她。她笑著說:「你眼利」。

眼利的原因,或者是女人的認人本領天生就強。瑞典有研究發現女性辨別臉孔能力之高,是不管陌生人的髮型和表情跟之前她們看過的有多大分別,都有本事認出來。加拿大約克大學心理學家Jennifer Steeves解釋,女性會同時運用大腦左右半球辨別臉孔,但男性只用右半球。即使一些明顯特徵如痣、頭髮、眼鏡等有所改變,女性依然有辦法找出見過的那張臉。

紐卡素大學心理學家Melissa Bateson指出,人類神經系統對眼睛的感知特別敏銳。麥可.席姆斯在《亞當的肚臍》中這樣形容雙眼的魔力:「我們在人群中也許會偷瞄陌生人的雙手、衣服,或者頭髮,但我們總是避免四目相接,因為注視的力量太過強大。」眼睛是如此獨特,眼神是如此迷人,即使蒙了面,我們仍可以用雙眼交換不必宣之於口的情感,繼續訴說疫情下要保持距離的哀愁。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4月8日 下午4:1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警方反修例期間用逾3萬粒彈藥 出動水炮車65日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