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流行的強迫症|陳頌紅網誌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Social Distancing|姚啟榮網誌

2020-4-13 19:30
字體: A A A

直到四月十二日的今天,澳洲感染新冠狀肺炎病毒的患者有六千三百,死亡人數為五十九人。這是個復活節長週末,由復活節星期五開始到復活節星期一,共有四天,比一般長週末多了一天。正常情況之下,如果配合孩子的學校假期,上班一族可以請假有連續一星期長或者更多的日子。按照大家假期往外跑的慣例,南部和北部的海岸應該人山人海了。可是疫情肆虐,州政府提出的假期模式是Staycation,即是把一般的休假vacation改作留待在家stay at home。這個新造的英文生字,正好呼籲大家應該遵守這個新的生活習慣,每人出一分力,阻止病毒繼續橫行無忌。

州政府抗疫的措施已經到了第三階段,每個人的活動範圍給再規限了,比上一階段更少。限制活動範圍和社交疏離(Social Distancing)已是唯一的措施。由最初的四立方米的距離,到彼此相距一點五米,到現在的兩個手臂長,都考慮過實際推行的困難。戴口罩可能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的必要措施,但普通人要買口罩,其實很不容易。就算不計大批口罩給人瘋狂搜購運出境外這個情況,澳洲人甚少想到要購買口罩。現在很多朋友說口罩已經有供應了。有人可以在兩元便利商店購買到一盒口罩。也有商店為了使顧客安心光顧,購物兼送口罩。但如果口罩不是獨立包裝的話,有可能受到感染,也不可循環再用。至於市民除了在Bunnings這類連鎖的建築材料倉庫供應的正宗3M製造的N95口罩之外,還有許多不知來歷的產品。細心一看,除了清楚產地一項來自中國大陸,其他的資料都語焉不詳。可以阻擋塵粒的口罩,不等於可以過濾病毒啊。這些形形式式的口罩,有不同的包裝和說明,價格差異很大,貴的不等於優質,有些更便宜得離譜。這個時候,你擔心的不是病毒,而是驚訝為什麼在口罩缺貨中,還有人如此善心體貼劈價賣給你。

每逢星期一公佈的患者的數字,總會稍為回落。官方的解釋是因為週末檢驗的數量,較平日為少,所以才有這個誤解。事實上,整體數字暫時只有不斷上升,但速度已經減慢。是否已經完全受到控制?其實未必。但依照公佈的數據圖表,疫症的新增數量正在下降,即是普遍認為已到了flattening 的現象。大家說聯邦政府起初反應慢半拍,但到了三月十九日,澳洲首先宣佈由二十日午夜過後關上大門,只准許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回國,等於正式的封關。鄰國新西蘭亦緊隨。回國的人要強制隔離十四天。飛扺新州的國民,不再送往聖誕島或北領地,而是入住悉尼市中心的酒店,例如五星級的希爾頓(Hilton)和洲際(Intercontinental)大酒店。住在洲際大酒店的人,更可以看到美麗的悉尼海港大橋。但關在房間內十四天,每日的膳食可能並非完全合胃口,而且也沒有什麼行動自由,活動也僅限於房間內。即使面對良辰美景,也會乏味。其次也可能擔心自己是否隱形的病者。這種痛苦的滋味,並非我們可以想像。

澳洲的病發個案,都是由境外傳入。聯邦政府的網站上發佈,第一宗新冠狀肺炎病毒的患者是武漢人,一月十九日經廣州乘搭中國南方航空公司編號CZ321班機飛扺墨爾本,覺得不舒服,星期四戴了兩個口罩見家庭醫生。那時候大家尚蒙在鼓裡,所以醫生並不察覺他有任何異狀。翌日他又再往另一間診所見醫生。這次診所的醫療人員不敢掉以輕心,立即把他隔離,隨後驗出患上新冠狀肺炎。首位家庭醫生找不出病因,他翌日還要堅持要見另外一個醫生。他或許早就知道,自己今次患上的,並不是普通肺炎那麼簡單。

其後澳洲証實的三個個案,患者年齡介乎三十至六十歲,都是從外地飛扺新南威爾士州。第一個五十多歲的人於一月二十日乘搭中國東方航空公司編號MU749班機從武漢飛到悉尼,第二個一月六日到悉尼,十五日出現病徵。他並沒有到過武漢,但接觸過一個病者。第三個到過武漢,一月十八日扺達悉尼。到了一月二十五日,他們三個人全部証實患上這種新型肺炎。從這天到三月中,肺炎慢慢傳播開來,其中關鍵的,令疫情雪上加霜的,是新州政府容許回到悉尼的郵輪「紅寶石公主」號泊岸。

三月八日這艘郵輪開往新西蘭,船長在致新州的港務局(Port Authority)的電郵中,說他們的船上沒有一個乘客和船員有新冠狀肺炎病徵。因此郵輪獲准於三月十九日回程後靠岸,全體二千七百名乘客在下午數小時內匆匆下船四散。事後得知,船上早已有一百五十八人出現不適,但只有兩名乘客獲得轉送岸上治療。但衛生署沒有把它的情況一個月前困在日本橫濱的鑽石公主號的肺炎大爆發連繫起來。如果不是這般後知後覺,讓乘客下船沒有跟其他海外返回悉尼的人做隔離,大概不會導致十一人死亡,六百人受到感染。現時紅寶石公主號停泊在悉尼以南的Port Kembla十天,讓它補給充畢,駛離澳洲水域。不過Port Kembla附近的居民反對,認為會傳播病菌。而船上一千零四十的船員已陸續出現病徵。最新的檢測結果顯示,受檢的九十七名船員中,四十六人已患上肺炎。看來紅寶石公主號跟它的姊妹船鑽石公主號一樣,隨時出現大爆發。州政府已經下令警方循刑事調查死者的死因。

社交疏離禁令一出,天下莫敢不從。犯者立刻獲得告票,當然各州有當地的具體措施,有些輕,有些重。新州禁止居民外出除了購買食物、上班、做運動和見醫生買藥等等。親友互相探訪當然不行;見情人是兩人聚會,有助心理健康,還是可以。但你有另外一個渡假屋,現在就不能前往。新州的藝術廳長唐·哈溫(Don Harwin)被發現悄悄地從他的市中心大廈住所走到中部海岸的小屋避疫,結果給州長召回。因為觸犯公共衞生條例,哈溫被罰款一千澳元,事後他引咎辭職,但卻發表聲明說沒有犯過。公眾眼睛雪亮。不過哈溫沒有賴死不走,起碼建立了一個好榜樣。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4月13日 下午7: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郭榮鏗稱港澳辦指控無的放矢 譚耀宗認為非干預香港內部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