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林鄭行會前見記者 宣布延長限聚令14天(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瘟疫下的自由|姚啟榮網誌

2020-4-20 23:23
字體: A A A

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大家在悉尼的出外的自由有限。遇到執法者,你的外出是否必需,將會是解釋清楚的重要關鍵。買食物充饑,買生活用品,都是外出的大理由。做運動也是理所當然。踏入秋天,早上不過低溫攝氏十多度,要離開暖暖的被窩,畢竟有太多的心理掙扎。所以黃昏時才看見大家紛紛走出家門,散散步,呼一口悶氣。按照手機運動程式日常訂下的每天走一萬步的標準,到了這段日子,才知道有多困難。住在獨立屋的人尚可以隨意在前後院和房子四周走幾趟,環繞着打幾轉。但住在大廈的人,可能要走出街上去。就像我的鄰居的那頭灰色的貓一樣,偶爾才在我的前後院草坪施施然走着,又施施然離開。走得這麼優悠,總不會對健康有什麼好處。難怪沒見牠好一陣子,身軀變得脹鼓鼓的,卻依舊對你愛理不理。你走前去,原來牠還很乖巧,霎時間就跳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新州執行社交疏離令好像沒有維州那麼嚴格。執行初期,據報墨爾本有六個海外學生在其中一人的家中聚集一起吃東西,給人告發,每人收到一千六百澳元的告票。一個母親陪同女兒在街上練習駕駛,也當場收到告票。這個新聞傳開來,上了電視,大家才恍然大悟。在澳洲,有正式駕駛執照的成人可以幫助他人練習駕駛,累積到了一定的總練習時間,才可以參加駕駛考試。可能考試臨近,兩人說練習駕駛是必須,但警方不同意,認為她們應在疫情舒緩的時候才上街。事後警方網開一面,收回了告票。但他們告訴公眾,練習駕駛依然是犯法。悉尼市中心近唐人街的一間按摩店的老闆、員工和顧客各被罰款,因為在禁令下,不能開門營業。老闆和員工偷步,主要是因為老闆擔心減少收入,員工擔心失業。但聯邦政府不旋踵推出了Jobkeeper計劃,向僱主提供了每位員工每兩週資助一千五百澳元,以免員工失業,追溯至三月一日開始。疫情擴散初期,許多行業暫時停止營業,失業大軍紛紛湧到Centrelink排隊申請失業援助。Centrelink是一個提供不同的福利援助的政府部門。從電視畫面所見,每區的Centrelink辦事處門外,排隊的人遵守社交疏離的一點五米,結果人龍排得很長很長。大家親身到來,原來Centrelink網站大擠塞,根本無法登入。為什麼網站總是大家最需要它的時候才發生問題,當然政府無法自圓其說。

為失業者在疫情間提供現金補助這個主意,最初由英國政府提出,向每位提供百分之八十薪金的援助。澳洲總理莫理森最初並不採納。後來政府才姗姗來遲,公佈這項耗資一千三百億澳元的計劃。大家以為,每兩週資助一千五百澳元,對許多人不是比一般收入還好嗎?其實澳洲的最低工資為每週七百四十點八澳元,一千五百差不多不就是兩週最低工資。Jobkeeper計劃中的合資格人士,必須是全職、兼職或連續做了起碼十二個月的臨時工。根據工會的估計,長期以來,許多僱主都是聘用臨時工,根本不會超過十二個月。合約完了,員工就要拜拜。所以即使Jobkeeper號稱照顧失業人士,但不合資格的就業人士將會達到一百萬人。這些不合資格人士,包括非澳洲公民或永久簽證人士,不包括持簽證444的新西蘭人和臨時的移民工人,靠臨時工補貼生活的海外學生也不能受惠。

當然聯邦政府是自由民族兩黨聯盟,他們的施政往往由僱員角度出發。這次撥款也是由僱主申請。員工的聲音太微小,根本沒人理睬。疫情爆發,Coles和Woolworths兩間超市起初不願意在儲存倉庫採取社交疏離的措施和提供消毒液給員工,後來恐怕消息外洩,引起公眾注意,才作妥協。至於抗議活動,政府也有相應措施,禁止工會把事情鬧大。據說工會曾經試圖發起車隊遊行,迫使政府改變初衷,容納不合資格的人士,但集會主辦人遭到檢控,也被罰款四萬三千澳元。

確診的數字持續下降,大家可能以為這個禁令很快會解除。但州政府為了防止傳播,禁令仍然繼續執行,所以市况繼續蕭條。除了從事速遞行業的人,我想不到有其他人比他們更忙碌。如果不出外,網上購物已經變成了我們的日常。大型連鎖超市的營業時間都比正常縮短,為的是應付顧客的網上的訂單和處理送貨。但觸目所見,超市的貨架上,廁紙、麵粉、意大利麵條和洗手液等永遠缺貨。到底是去了網購的人那裡,還是供應依然有限?我們仍然如常每星期兩次到商場購買日常用品。社交疏離令下人流稀少,超市也有限制進入店內人數,所以我很不明白,為什麼廁紙架上依然空空如也。它們到底在哪裡?

至於速遞人員的奔跑速度比以前更快。這一刻聽到門鈴響,我打開門,他已經開動了引擎準備離開,真正做到無菌接觸。由於訂單太多,送貨時間拖延了,不知道速遞公司有否延長派遞時間和增加人手。但我見過有些名貴跑車和房車的車主加入速遞大軍,更有些工作至晚上八時九時。有些生意的確需要暫時休業,有些卻比以往更忙碌。

週末呆在家中,想要吃點心。想到超市購買,回家還要蒸煮一番,倒不如到附近一家點心專門店買現乘的、新鮮出爐的包點。店在一條小街,只有四五鋪相連。附近盡是獨立屋,對面是小叢林。車未至,遠遠看見十多人在門前遵守一點米的距離排隊。下了車,只好排在尾後。點心店多番易手,但顧客熱情不減,星期六日更有油炸點心如义燒酥、咸水角和酥皮蛋撻出售。出來的顧客每人手執兩大袋食物,大家買得比以往更多。到我們入內,急凍點心已去了八九。炒米和甜酸齋都賣光了,只好叫了些油炸點心、乾炒牛河、炸兩和急凍水餃一包等等。心想大家的心理都一樣:好不容易來到,不如多買,免得時常來。你多買,我也多買,按理這間點心店的生意一定更勝以前。

我前面的兩個女人手執點心,邊走邊說:趁熱不如找個附近的地方吃吧?其實現在坐在街上吃東西,警察會送上告票的,希望她們好運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4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法政匯思就中央對一國兩制的嚴重威脅及香港政府針對民主派人士搜捕的聲明|法政匯思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