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42建制議員聯署譴責民主派荼毒青年 助長暴力升級推港入萬丈深淵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終日抹抹抹|陳頌紅網誌

2020-4-27 17:00
字體: A A A

原來我沒有過度憂慮。連何柏良醫生都說了,在外面買東西回家,蔬菜水果也好,麵包罐頭也好,在存放之前,最好先拭擦乾淨,以免把外面的病毒留在家中。

在《清毒工作真「輕鬆」》一文中已提出疑問:專家常叮囑我們回家後要抹手機,要好好清潔包包,但細心一想,還有無數從外面帶回家的東西,它們的包裝袋、包裝盒都會被數不清幾多人摸過碰過。既然自己用的包包和手機都要消毒,其他東西,豈不是更加需要消毒?

跟姊妹淘在群組中討論過這個問題,她們不約而同認為我憂慮得太過分。如果每件東西都要逐一清潔乾淨才放入櫃子或冰箱,長此下去會令家居變成無菌狀態,人的免疫力自然削弱。外出時即使接觸到少量細菌,都因為不適應而更容易染病。

她們有她們的道理。但現在面對的不是普通細菌,而是傳播力極高的新冠肺炎病毒,終於,連專家都提議這樣做。

其實在寫完《消毒工作真「輕鬆」》之後,我的家居清毒工作,變得愈來愈繁重。每次想起新聞報道說北角佛堂的經書上有病毒,對新買書本進行徹底清潔的步驟便不敢怠慢。雖然已經不再親身逛書店,只是在網店訂購,深信接觸過新書的人不會太多,但也不能排除當中有誰的手帶有病毒。每次打開紙箱,先向紙箱狂噴稀釋漂白水,等一兩小時,再小心翼翼把書本逐一拿出來,以酒精濕紙巾拭擦。

藥物、護膚品的盒子,第一時間會丟掉,再清潔瓶子。餅乾、即食麵、通心粉的外層塑膠袋,都仔細抹。從疫情剛開始時,回家只是清潔手機和手袋內外,進化到現在,幾乎要清潔所有在外面帶回來的物品,這樣的日子,不可能輕鬆。

相比起今天,以前的自己,原來一直辜負了「潔癖」二字。但也擔心,萬一這些消毒工作變成習慣,將來疫情過去還是繼續擦擦擦抹抹抹,會不會愈變愈瘋癲?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4月27日 下午5: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連續兩日零確診 防護中心續取消記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