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公務員下周一起恢復正常上班 圖書館等公共設施重新開放(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生活如常|姚啟榮網誌

2020-4-27 23:23
字體: A A A

許多人都說,希望疫情快點完結,生活回復正常。問題是,疫情沒有想像中那麼快完結,生活嘛,也沒有可能回到正常。即使正常,也必會是新的正常。譬如說,以前大家都希望有機會嘗試work from home。這個上班的模式早已經寫好在僱員的服務條件中了,但有些上司總是希望你永遠在他們的身邊,等候差遣。如果你不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就可能是開小差了。所以即使對僱員的身心有百般的好處,但你永遠沒有可能跟你的固執上司爭辨,讓你在家中工作,因為他們的思維還是停留在他們個人最熟悉的經歷上,沒有隨時代改變。疫情開始,社交疏離令下,仍然運作的公司和機構,大部分的僱員的人就自然開始在家中工作了。以前讓你不能work from home的理由,頃刻之間也不再存在。以前不可能在家上班,現在為什麼在疫症蔓延的時候又可以?只能說,沒有永遠,也沒有正常。

沒有人想過有一天work from home變成了工作的正常模式,回到辦公室才是異常。那天回到上班的大樓,四野無人,除下了口罩舒一口氣。走進另外一個房間,才發現同事竟也回來了,跟他匆匆打個招呼。他竟然在室內戴上醫療用的那種級別的口罩。當部分澳洲人還是氣定神閒,抱着疫症與我無關的態度時,我的同事竟然如此認真防疫,真的出乎意料。

為了挽留學生,大學決定把商學院的全部課程改為網上授課。這所澳洲最古老的大學,以研究為主,一向被視為不會在科技上搞什麼創意的授課方法。前些日子一份學生對大專院校的滿意度調查研究中,新州兩所歷史悠久和國際學術地位排名較高的大學,滿意程度都位於榜末。網上課程更不是它們的主力所在。即使學生不很滿意,國際學生趨之若鶩,就讀人數依然位於榜首。不過話得說回頭,用學生的滿意度來量度一個課程的成功,值得商榷,其實還有其他的因素。即使完全運用多媒體,內容靈活,學生也未必滿意。有些講師把多媒體內容搞得不倫不類,自己變得疲於奔命,結果學生還是不滿意。想起某位影視天王說過:「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唔夠架」,可能是真理了。顧客付鈔,當然對服務和產品有要求,大學不能坐視不理。海外學生平均付出一年近五萬澳元的學費來就讀,自然成為眾多大學的cash cow。沒有這些學生,大學的日常運作有困難。大學的增長,直接間接都是因為要應付這些增加了的學生。學生不滿意服務,進而退修或輟學,大學當然捐失了龐大的收入,沒有影響是不可能的。

本來以課堂講授為主的授課模式,現在變成全部網上授課。起初沒有人想到走到這一步。大家由沒有網上教學的經驗,到現在全部網上授課,不正常變成了正常。不過大學冒險走這一步,起碼挽留了大部分學生。本科生迎新講座,演講廳坐滿了人。本科生是以本地學生為主,大家都對出席率都不很意外。硏究生課程迎新活動,不料卻見人山人海,海外學生出席者大不乏人。不過那時候是二月中,澳洲仍未意識到瘟疫來勢洶洶。到了封關,海外學生不可以進來,這時候,網上授課完全變成必須。留住已經註冊的學生,也保住了部分的收入。據說不正式的統計,商學院本學期少了三千個海外學生,回到了二〇一六年的水平。另外一所大學在開學前,大膽決定停止海外學生本學期註冊,由第二個學期才直接就讀。看來他們本學期的虧損,應該比我們更大。

要準備教材和視像會議,許多不正常又變成正常。首先是視像會議不能沒有視像鏡頭。一般手提電腦已經配備了鏡頭,但是桌面電腦還是要額外添置連接。不能外出搜購,不如上網查看。原來視像鏡頭早已銷售一空,只餘下一些不知名而且鏡頭質素差劣的牌子。有些網站更趁機把價錢提高兩至三倍,甚至說要等候四至五星期才送貨。在家工作也引致枱椅銷量大增,有些公司更因此缺貨。大家多用了視像會議,才發現許多人出現在電腦畫面上的臉孔都朦朦朧朧,甚有抽象畫的味道。原來是大家用的視像鏡頭,不管電腦配備了的或額外添加的,質素都強差人意。其次家中的寬頻,原來是「貧」,不及格。聯邦政府建設的全國寬頻網絡,在大城市也許達到寬頻,但鄉郊地方,上網的速度原來仍然非常龜速,經常出現畫和音不配合的情況。城市和鄉郊的設施,原來還有那麼多的差距。

確診病例的數字逐漸下降。四月二十六日的今天,只是六千七百零十宗,死者八十三人。你看小酒館關了門,但酒的銷路反而上升就知道了。大家飲得開心,也可在家解悶。大家都夢想社交疏離快要鬆綁。新州著名的邦迪海灘將會重新開放,因為澳洲人早已忍不住要跳進水裡去。即使踏進深秋,氣溫驟降,都阻止不了困在家中多天希望掙脫牢籠的靈魂和身體。政府也早知道我們是個著重社交的民族,受夠了。於是今天聯邦政府政府推出一個智能手機程式COVIDSafe,希望大家裝上。這個程式改編自新加坡的設計,容許衞生局追縱疫症如何擴散。程式使用藍芽裝置,互相確認和記錄手機使用者和另一個手機使用者近距離的接觸日期和時間,做一個數碼式的握手。假設其中一個人感染疫症,政府便可以利用手機上的資料迅速追蹤到擴散的範圍。據說傳送的資訊已經加密。為了消除私隱的疑慮,政府建議大家於疫症消失後刪除程式。只好做個好公民吧。

看來疫情反反覆覆,不會完全結束。加上澳洲踏入冬季,可能令瘟疫蔓延到冬盡春來,那時候已經是九月或是十月了。一向以來,大家總是用雪萊的《Ode to the West Wind》的尾句: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來鼓勵自己。老調可以重彈,生活卻回不了舊時。那天網上看了許冠傑的一小時的演唱會,那段逝去的日子還令人回味不已。不過歲月的確無情,原來不經意地,宣告了一個光輝時代的沒落。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4月2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練乙錚《紐時》撰文:中國邁向「全面管治」 消滅香港剩餘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