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職工盟抗議美孚富臨迫員工無限期放無薪假 警方到場指違反限聚令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山不是山,水不是水|陳頌紅網誌

2020-5-10 14:00
字體: A A A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說的並非宋代青原行思禪師提出的參禪三重境界(最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略有所悟便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真正大徹大悟就回歸看山是山,看水是水)而是生活中很多誤導我們的奇怪名稱。

咸豐年,朋友在日本旅遊回來,問我喜不喜歡吃羊羹,說她帶了幾盒回來,想送一盒給我。孤陋寡聞的我連忙搖頭,「我不吃羊,怕羶。」她一愣,然後大笑,「羊羹不是羊啦!」她解釋,羊羹是日本一種傳統糕點,外形和味道都像紅豆糕。啊!原來羊羹沒有羊。

又是咸豐年,去朋友家裡吃火鍋,朋友說:「還有一些獅子狗在冰箱,我去拿出來。」當時呆一呆,吃獅子狗,太「客氣」了吧?直到朋友手上的白色卷狀物,說是日本魚肉卷,才吁出一口氣。那是第一次看到「獅子狗」,嚇得我。

羊羹不是羊,獅子狗不是狗,不就如周星馳的《國產凌凌漆》:你別看它是一隻皮鞋,其實它是風筒;你別以為它是一個風筒,原來它是鬚刨。

有一種動物,叫做「冠魚狗」,單看名字,你認為牠是什麼?一種專門吃魚的狗?似狗的貓?惡得像狗的魚?統統都不是。牠是一隻鳥。一隻居住在溪河邊的鳥,擅長捉魚。牠喜歡站在溪河邊的石頭上,牢牢地瞪著經過的魚,然後看準時機,以超敏捷身手,像奧運跳水運動員一樣,直插水中咬起小魚。牠的外形一點也不像狗,不明白為什麼不叫牠「冠魚鳥」,偏偏要叫牠做狗,很懷疑這個名字會令牠產生嚴重身分危機。

想起來,熊貓也是。明明是熊,卻被人叫做貓。相比起來,蜥蜴就幸福多了,叫做壁虎,橫看豎看都跟老虎無半分相似,卻擁有如此威猛的稱號。

正如中環廣場不在中環,而在灣仔;半山一號不在半山,而在土瓜灣,好混亂。還有一些像人的人,其實,也不是人。

(圖片來源:Indian Bird Videos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1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爭做世界一哥,中共點解輸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