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國際示威遊行日」不准遊行!|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經濟復甦|姚啟榮網誌

2020-5-11 23:23
字體: A A A

全球新冠肺炎感染人數超過四百萬,澳洲佔了六千九百二十九人,死者九十七。從數字看,的確比其他許多北半球的國家少。三月二十八日那天是最高峰,感染人數為四百五十七。從這天開始數字回落。澳洲給人的感覺是凡事總比北半球慢半拍,但願這次是個例外,疫情比別人快些完結,大家開開心心過日子。新州在這次疫情為全國之首,患者三千零五十一人,死者為四十四,差不多達到全國一半。新州八百萬人口,差不多是全國的三分之一,無怪乎數字也比其他州或領地高。最幸運的是北領地,感染者二十九,零死亡,的確可喜可賀。不過北領地(Northern Territory )只有全國人口的十分一,人口密度也較低。大城市只有達爾文(Darwin)一個。有一次在達爾文轉機,才發現機場比一般國內線的機場還少。機場小,就是因為乘客稀疏、使用量低的緣故。但澳洲境內的奇異風光,包括巨大的岩石烏魯魯(Uluru)和卡卡度國家公園(Kakadu National Park),都在北領地。北領地的平均溫度較高,不知道是否有效減低疫症傳播。但已經好久沒有發現新症,証明拒絕遊客入境是個好辦法。

澳洲疫情緩和。封關了數星期,加上實施社交疏離令,真的是百業蕭條。唯一興旺的是速遞。要保持適當距離,大家都倡議零接觸。Dominic Pizza 的廣告先在媒體出現,大力宣傳他們預備好了的零接觸方案,送到府上的薄餅只需要二十五澳元。Westpac銀行也在電視大賣廣告,教你如何用在網上登入處理帳戶的交易。但賣得合時與否,也有爭議。這個時間大家都在家工作,銀行上班的職員寥寥可數。如果網上平台出問題,根本無人可以解答。一個星期前想澄清一些電話帳單上的問題,本來網上的聊天室是最快的平台,以前稍等一會,便會有人回應。現在疫情影響,銀行節省開支,聊天室的職員可能早已給炒魷魚。所以你打了數句查詢,只有一個網絡機械人(cybot),回應你一些非常標準的答案,或者建議你查看某些連結,結果大家就在那裡團團轉,給弄得頭昏腦脹。在此非常時期,銀行也減少許多他們認為不必要的服務。Westpac銀行的廣告可能是特別公開強調,顧客將會獲得一般水準以下的服務。如果不想自尋煩惱,就乖乖的學曉建立網上銀行戶口,登入處理個人的金錢交易。你必須明白,銀行已經沒有了櫃面服務員。不管你要處理的金額大或小,在網上的世界只要一按,再確認,就在虛無飄渺之間完成了。

不必要的銀行分行,都紛紛閉門,據說是減少無謂的開支。也許那面對面的接觸,其實真的不需要。如果不是疫情影響,大家不會直接面對如此的景象。減少了面對面,天真的我以為網上的服務可能會大幅改善,但還是等啊等,等閒要等起碼四十五分鐘到一小時。說老實話,可能等,比你親自驅車外出找間分行當面查詢還要快。即使見到面,不必奇怪你還是要等一個約見,可能要到下星期。因為社交疏離令下,大家都躲在家中嘛。結果還是自己在網上跟隨聊天室的指示,找到竅門。我也遇過有些頗細心的職員,給你一些答覆,也認真在網上一步一步給你需要的指示。在這個電子世界,越來越覺得不要以為一切會回到像舊時。也不必奇怪有一天站在你面前的,有眼耳口鼻的,會是一個真實活生生的人。

聯邦政府知道疫情減退,數字說明一切,大家不大可能依舊遵守嚴格的社交疏離。加上要振興經濟,再如此下去,許多行業將會雪上加霜。除了速遞興旺,寵物用品和食品也有許多人購買。受重創是零售和餐飲業。現在餐廳和咖啡館可以容許十個食客在內,運動場、遊樂場和健身中心也重開。婚禮可以容許十位賓客。至於葬體,室內可容許二十人,室外可容許三十人。戶外大家聚首,不可超過十人一起。如果探訪親友,包括小孩最多五人。鄰居史密夫先生太太有多個孫兒,要多分批到來才可以了。不過這週末適逢母親節,大家希望州政府能放寬禁令就可能失望了。聯邦政府決定了的政策,州政府有彈性處理,其實也是合理的做法。北領地早已進入了第一階段復原期。當其他州政府正猶豫之間,可能它已經比別人更快復原。新州的新症減少,表示疫情受控,但就是害怕大家已經勝利沖昏頭腦,短期又再爆發。所以新州的衛生廳廳長Bradley Hazzard千叮萬囑,叫大家在母親節當天,不要親吻媽媽。

親吻是極之普遍的禮儀。大節當前,大家是否聽話,的確成疑。聯邦政府宣佈疫情舒緩後,大家已經像長了翼的鳥,到處飛翔。馬路上車子逐漸多了起來,差點就像平日上下班一樣繁忙。到了商場,原來大家早已經蜂湧而至。商店紛紛開門,到底新一階段的社交疏離如何執行,無人理會。以前有人在超市門口當值,點點人數,現在消失了。以前有專人拭抺購物車,現在也不見了。消毒清潔手液還在,大家隨意使用。超市內肩摩踵接,一轉身,隨時碰上身後的人。一經鬆綁,大家都雀躍不已。

要經濟好轉,沒有遊客和海外學生是不行的。兩者是澳洲的主要收入來源。通關之後,是否有十四天的隔離是關鍵。據說我們有二十五萬的海外學生要回來。如果我們今年的第二學期沒有他們的偉大經濟貢獻,許多人,包括教職員,靠學生住宿和花費的行業,將繼續受到嚴重打擊。舉例說,課程的導師的工資是依時薪支付。少了接觸學生,他們少了收入。大學的食堂咖啡館的員工,沒有學生買飲品食物,也一樣零收入。原來轉到全面網上教學只能養活部分人。

那天回去工作,順便到咖啡館買點東西作午餐。店內只有兩個侍應,但足以應付輪候的顧客。大家心翼翼排隊。店內的座椅都給封條圍着,不能留下吃東西。校園內人流疏落,頗近死寂,天氣漸寒,但店外陽光燦爛。滿足地拿着食物走進陽光裡,感受一下一個很久沒有過的微,熱的深秋下午。悉尼的尋常日子,本來就應該如此,如此簡單美好。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1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當愛變成負累|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