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銅芯口罩鐵石心腸,金身泥像銀樣蠟槍!|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歡迎海外學生|姚啟榮網誌

2020-5-18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究竟有多少個來自海外的學生?網上的搜索結果是二〇一九年有七十二萬人,比上一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一。澳洲人口不過是二千多萬,可知對我們的經濟有多重要。七十二萬之中,佔了超過四成是來讀大學,十多萬讀英語,其次是職業教育,餘下小部分是中學和非文憑的課程。學生的聚腳地點,應該是熱門的大城市例如悉尼、墨爾本和布理斯班,所以難怪一般的住宿和交通的需求沒有減少過。今年肺炎疫情影響封閉了大門,部分海外學生進不了來。但上年度學期結束後,許多海外學生根本沒有回到自己的國家,而是逗留在這裡,直至新學期開始。聯邦政府給予海外學生的簽證,基本上涵蓋了整個學位課程的就讀時間,讓他們自由出入境。海外學生更可以在兩星期內工作四十小時。以最低工資稅前每小時十五點九六澳元計算,他們可以用這些微薄的收入應付一般生活所需,例如交通、住宿和三餐。聽聞有些僱主用現金支薪,學生得到較低的工資,不用交稅,但又沒有了公積金供款。學生這個年紀,很少想到公積金的問題。到了五十五歲,才夠資格領取公積金。一件太遙遠的事情,好像與目前的日子甚至關係也沒有。

星期五社交疏離令鬆綁了,店鋪尤其是食肆開門營業。從電視畫面所見,隔離久了,待在家中長時間悶得發慌之後,大家都不顧不得什麼距離了,紛紛湧到餐廳,坐在戶外暖暖的陽光下慶祝。許多餐廳和食肆,其實是海外學生當臨時工的地方。鬆綁了,可能可以復工,海外學生才有工作機會。聯邦政府推出的保障受疫情影響收入的Jobkeeper計劃,許多臨時工是不合條件申請的。所以有些澳洲人可能每週做數小時,但在Jobkeeper計劃下,不論多少,都會得到每週七百五十澳元,多出以前的收入許多。這正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政府以為大灑金錢可以挽救失業的工人。但澳洲人生性優悠自在,有些人知道政府如此慷慨,公司有了財政支持不會倒閉,就不願意上班了。

不要奇怪許多海外學生在這段時間沒有收入,苦況不外人道。日常開支例如房租、交通怎麼辦?甚至找食物充飢也成問題。Twitter的一段帖子引述澳洲廣播公司的新聞,說悉尼市中心的一間泰國餐廳Jumbo Thai,為泰國遠道來的留學生送上免費的飯盒。店主人Jack Anuwat說他起初每天派二十個,後來增加到三十、四十到現在七十個,都是一份無比善良的心腸。帖子下面的回應都說這樣做非常難得。有人說Jack不是趁此出風頭,更建議有人推薦他得到政府的獎章鼓勵。想不到悉尼這個表面富裕的社會,一樣有人為了一個免費飯盒,在店外排隊等候。我曾經在團購網站購過Jumbo Thai八澳元的午餐券,可以換得足夠份量的一個午餐和飲品。在市中心和悉尼科技大學的附近,可以用八澳元吃到午餐,價錢其實非常合理。

很多人奇怪:海外學生不是有足夠的金錢儲備才能到來的嗎? 不過我二〇〇三年初來悉尼時,住在國際學生宿舍一年,就略知道生活一二。例如從悉尼大學的Chippendale區到唐人街甚至悉尼海港大橋的環形碼頭(Circular Quay),大家都靠雙腳走路。唐人街和大學相距一點七公里,步行二十一分鐘,尚算可以吧。至於到環形碼頭要五公里,要差不多一小時。這樣做,無非是省下乘搭交通工具的車資。乘搭公共工具,海外學生沒有本地學生的優惠,價錢貴近一倍。宿舍包了三餐,大家都可以吃個飽。至於所謂大學飯堂,不是想像中那麼大眾化。聽說裡面的食肆的租金不便宜。學校假期學生都不回來了,但依舊納租開門營業。如果想有學生優惠,必須付費申請一張優惠卡,有百分之十至十五的折扣,平均十澳元左右有交易。現在如果要再節儉一點,可以走到附近的Newtown區。不少泰式餐廳提供一碟雞肉炒菜飯,不過是七點五澳元。大學的教職員也喜歡到那裡,貪其方便又便宜。

海外學生之中,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最多,其次是印度、巴西和馬來西亞等等。總之亞洲臉孔充斥着校園每一個角落,單憑外表,根本不能說出他們是們是否來自哪個國家。有時候只好靠他們的對話知道他們說的普通話或國語。再憑手機上的簡體字估計他們來自中國大陸。不過教職員當然知道學生的背景,有些研究生課程的中國大陸學生人數佔了百分之九十以上。海外學生都是大學的主要收入來源。他們不能入境,當然影響課程如何講授,也影響收入。新南威爾士州大學今年年初決定不收海外學生,要他們報讀第二學期。跟悉尼大學一樣,第二學期的授課全部網上進行。不過新南威爾士州大學一年有三個學期,悉尼大學則是傳統兩學期模式。第一學期改了全部網上教學,留住了大部分學生,悉尼大學更在Facebook公佈了延遲第二學期的開課日期,於十二月才完結。學生的反應很有趣。有人大表不滿,有人覺得沒有所謂,叫好的人可能是說反話。反對的聲音都是說,我付出一樣的學費,但沒有了面對面的接觸,很不公平啊!為什麼不減收學費。也有人說為什麼要延遲開課。延遲的理由相信很簡單:為了等待政府開關,容許學生回來。據說大學少了四億澳元的收入,血流成河,止血策略正是要如此。

我的弟弟到美國讀大學本科,只儲蓄了一年費用就出發。當年到美國領事館簽証,要一個同鄉的世伯幫忙,用他的銀行戶口証明弟弟得到他的支持,有能力在彼邦生活。那年代在香港讀大學不易,到外國去還是個好方法。那時候和這年代,吃苦洗大餅吃馬鈴薯的日子,不會不相同。許多在悉尼的海外學生,少數當然炫富得非常,不時看見駕駛三四十萬的超級跑車代步,但有些卻低調得很。以前甚至有學生家長親自向教授送上金馬一座,希望多多關照一下。今天可能不會如此瘋狂吧。不過校方很清楚,學位是個投資。海外學生千山萬水到來,不能夠令他們空手而回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1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游清源短打】歷史試題爭議成文革2.0起點・限聚令恐怕延長再延長・譚德塞繼續避談台灣・李小加指中美關係升溫香港更顯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