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敖暉撰文稱警謀殺周梓樂 遭律政司發信要求刪除文章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第一次獨留家中|陳頌紅網誌

2020-5-21 14:12
字體: A A A

到底是我成長的年代,小孩太多,父母工作太辛苦,以及整個社會的風氣都如此,所以孩子年紀小小都能獨立;

抑或,現代多獨生子女,太矜貴,個個被捧於手心中奉養,直昇機家長也太多,以及整個社會風氣都如此,以致他們長大成人仍像孩童般需要被照顧呵護。

某天,因為扭傷腰和腳,正俯在中醫診所床上做針灸。由於不想被打擾,事前把手機設定為震動模式,放在手袋裡。忽然,聽到手袋傳來手機震動聲響,以為又是推銷什麼的,沒在意。但震動聲連續響了幾十次。什麼推銷員竟然鍥而不捨?還是外地親友有緊急情況?不,他們有我丈夫的手機號碼,找他也行。那會是誰?銀行?難道是戶口被用作洗黑錢?會不會是大廈管理員?是否我沒關水龍頭,水都流到樓下了?

愈想愈恐怖,愈想愈焦急。但半身插著針,還連接了電源,不能動彈。終於等到姑娘走進房間替我拔針,連忙爬起來看手機。三十七個未接電話,全部來自同一個友人。立刻回電,問她發生什麼事。她笑了幾聲,「其實也沒什麼特別,只是明天我和老公上廣東玩兩日一夜,女兒不去,便想請你代為照顧,那是她第一次獨留家中。」

我笑了。一來因為鬆一口氣;二來因為朋友的囑託。被她獨留在家的女兒,芳齡十九,正念大學一年級。基本上,在香港已過了喝酒、駕車的法定年齡,而她媽媽卻仍擔心她獨自在家會有危險。不過為了令友人放心,依然拍胸膛承諾,她女兒若有任何需要,即使撐著拐杖都會去幫忙。

那兩日一夜,跟她女兒傳短訊,她說一切安好,自己也會做飯,沒問題。看,父母多慮了。她女兒手機中該有不少阿姨叔叔的電話號碼,還有同學老師,可以求助的網絡不小,而且居所治安向來都好,不必太擔心。當父母捨得放開一直牽著子女的手,才可以看到,其實他們走得比想像中好。

(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21日 下午2: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潘焯鴻申司法覆核 要求推翻沙中綫報告重新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