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潤雄稱考評局撤題屬最負責任做法 教局副秘以吸毒為例斥「跌破教育道德底線」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任它腐爛也不送你|陳頌紅網誌

2020-5-23 14:32
字體: A A A

昨天在專欄提到,屬於我們的東西,一旦落入陌生人(尤其是令我們產生壞印象的陌生人)手裡,即使那並非名貴或有紀念價值的東西,我們依然會出現不自在的感覺。

美國賓州大學心理學教授Paul Rozin指出,可能基於「不想被別人霸佔了自己私有物」的同樣心理,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仍有不少人拒絕於死後捐贈器官。即使死後已無感覺,但挖掉跟自己與生俱來的器官,植入別人身體,對一些人來說,始終難以接受。

英國和美國都曾做過大型問卷調查,結果顯示,雖然九成以上受訪者「非常贊成」死後捐出器官,大家也說得瀟灑:「人都死了,留下會腐壞的肉身幹嗎」、「可以幫助別人,自己又再無損失,何樂而不為?」但贊成歸贊成,實際情況卻跟問卷調查大相逕庭。在美國,平均只有四成多人付諸行動,簽署了器官捐贈卡(各州比例有很大差別,例如阿拉斯加有九成人簽署,比紐約多六倍);而英國也只有約三分一人簽署。

澳洲一項研究發現,不願意捐贈器官的原因,除了宗教信仰和社會文化,還有人們對醫療制度信任存疑,對醫學領域上一些問題感到不清晰。例如,如何判斷死亡。到底是腦死亡抑或心臟停頓才屬於真正死亡?醫生及家屬都可能有不同看法。更有人擔心,萬一醫生知道自己死後會捐贈器官,搶救時會否不盡全力?另外有些人是因為自己或親友曾經發生過醫療事故,因而左右了幫人的決定。

我的美國駕駛執照已經過期多年,因為不是長期居留當地,不能遙距續期。但當我第一天領牌時,已經簽了器官捐贈,在駕駛執照上也有顯示。一直沒跟父母說,後來無意中讓他們發覺,原以為他們會大力反對,會「啋啋」聲,誰知道他們若無其事,媽媽說:「到那一天,我和你爸已經化成泥土,還管你送什麼給別人呢!」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23日 下午2: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歐盟表明重視香港高度自治 強調立國安法需經民主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