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林鄭指卡拉OK等4類場所周五可重開 機場下月恢復轉機服務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瘟疫的真相|姚啟榮網誌

2020-5-25 23:23
字體: A A A

這個星期陰霾籠罩,晚間冷得很。五月底確是秋之將盡,過後嚴冬將來。雨連綿下了數天,間中更刮起強風來,真的是一片慘戚戚。早上趁晨光露出少許跑了附近一轉,還不算冷得張口要呼出熱氣來。四周還是靜悄悄。初經過人造草球場時看見數人在做運動,再回來時竟然人多了,再自佔了場的一邊鍛練起來,看得出大家都很認真。生活好像恢復一切如常。好消息的是再不只是說疫情緩和,而是關閉在家那麼久,終於聽到六月一日開始,許多地方都逐漸解封了。美容院、修甲店、動物園、水族館和爬蟲公園也在其中。距離家居不遠的一個樹熊動物園,相信也會在那天重新開門營業,給你看看可愛的小動物。去年底的新州的山林大火,葬身火海的樹熊據說近八千四百隻,佔了全州的數目三分之一。南澳袋鼠島的情況更糟,可能有二萬五千隻死亡。

不過更慘的是樹熊或野生動物的生態環境已經遭到嚴重破壞,要修復也不是一時片刻的事情。當然痛失家園的居民也一樣可憐。大火過後,呼籲大家前往災區旅行及在當地消費,本來是理所當然。但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令大家不能遠行,無法親自前往解囊襄助。不要以為澳洲處理撥款的速度會有所不同,不少居民現時還未收到脤災援助,重建無期,只得睡在家園土地上的帳篷內。行政主導的措施,只會令災民雪上加霜。

解封以後,遠遊成理,大家自然會趁機到處去,但有些鄉郊地方的居民仍有餘悸。例如藍山的鎮長Mark Greenhill表示他對於六月一日重新開放藍山旅遊景點,忐忑不安,擔心湧來的旅客㑹引發第二次疫症爆發。有些商鋪由三月二十三日停業至今,只靠Jobkeeper計劃維持生計,自然想遊客儘快重臨,對Mark頗有微言。藍山靠的是旅遊,沒有遊客,市面冷清清。不過遊客也不一定帶旺區內的生意。有一回投宿其中一間B&B,跟旅舍主人閑談之下,才知道一車又一車的遊客到來,好像很熱鬧。原來他們在別處消費過後,才在此處駐腳。只是逛逛看看,沒有作多少消費,所以並不是我們想像中那麼美好。藍山距離悉尼市中心短短兩小時車程,將來新機場就在藍山腳下,要登山更容易。但我卻喜歡從北面駕車入山,那裡經過舊鎮Richmond和Mount Tomah植物公園,車輛較少,中途又可停在幾個蘋果園的附設咖啡館喝咖啡。歲月悠悠,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經沒有速速上路的心情。

目前全國境內,因應疫情,只有新州和隔鄰維州和新州內的首都地區是自由暢通,其他各州或領地都封閉邊境。例如昆士蘭州就自我隔離,新州居民以往驅車直達黃金海岸的夢想,暫時仍未實現。昆州實施如此嚴格的措施,惹來新州部分人不滿,兩州州長更公開對罵起來。不過北上昆州仍是一家人週末或短假期的首選,因為那邊有數個主題樂園,一家大小自由尋樂。至於昆州的居民,也一樣喜歡到新州的海岸及獵人谷的酒莊試酒。兩州之間現在仍然封閉,當然商戶很不滿。官方高調抗議,其實是虛張聲勢。昆州隔鄰的北領地,不是一樣封了關嗎?其實民間許多人心水清得很,認為如果從健康著想,要多封關一段時間,很無奈,但不想冒險。新冠肺炎仍是一個謎一般的疫症。起源如何?擴散如何?美國《紐約時報》在五月二十四日星期日頭版刋登了因肺炎死亡的人的名字,教人矚目驚心。報章上幾句話說得好:逝者不是名單上的名字,他們就是我們。

追查起因是尊重死者。全球死了三十四萬人,美國死了近十萬人,澳洲死了一百零二人。每個地方的疫情都不相同,有些感染人數仍然上升,有些已經穩定下來。新州死了八十二人,兩個爆發源頭是悉尼西的安老院和郵輪「紅寶石公主號」。現在回想起來,應否責怪封關太遲及不等候檢測結果 讓郵輪全部的人下船?如果沒有找到真相,相信還有不斷枉死的人。不過到了關鍵的時刻,首當其衝總是真相。有些事總有不可告人的理由。我不是一個凡事懷疑的人。但總希望能夠還死者一個公道。

方方的在微博上的《武漢日記》剛出版了英文版:《Wuhan Diary: Dispatches from a Quarantined City》,由Michael Berry翻譯。英文版的前言叫The Virus Is the Common Enemy of Humankind,配合主旋律,試譯為「病毒是人類的共同敵人」。裡面有日記六十篇。武漢關了七十六天後,於四月八日重開大門。那一天也正是發佈日記英文版開售的日子。這篇前言正是一個局內人寫的感受,告訴你寫日記的動機和經過,也透露了一月二十日開始在武漢發生的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謊言和真相。回想起來,農曆新年前我們把悉尼購得的口罩寄回香港,誰料三月底疫症已經傳播到了南半球的悉尼。前言提到的四處張羅口罩的情況,簡直如在眼前。現在我們在悉尼買到的口罩,大部分都分都不是醫療口罩。出售口罩的店門前貼着告示:有口罩賣;下面小字寫着:只作普通用途。告訴我,究竟是怎麼的「普通」,究竟戴了有什麼作用?如此混水摸魚,實在無恥。

方方寫得很含蓄,所以題目「病毒是人類的共同敵人」是曲筆抑或是直筆,由你判斷。她說病毒散播得如此迅速,因為人類無知和自負,結果不單止中國得了教訓,全球也得了教訓,代價驚人。只有全球合作才可克服疫症,不過談何容易?我最後還是買了電子版支持她。因為她最後說到,售書的收益將捐給守護武漢的人。希望有天不幸的武漢能夠復元過來。

俄國劇作家契訶夫(Anton Chekhov)說過一句話:如果你要人變好,要讓他知道自己是什麼的人就會變好。我譯得累贅,英文譯文是這樣:Man will become better when you show man what he is like。這句子有個「人」的定義在裡頭,簡單的說,就是異於禽獸的意思。一場瘟疫,暴露許多和禽獸差不多的人出來,張牙舞爪在肆虐。我沒有契訶夫如此樂觀。執政者道德淪亡,高高在上,便為所欲為,殘民自肥。方方的日記,寫下瘟疫蔓延中的日常生活,不過是一個人看見的事實而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5月2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假如我是真的|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