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交代拘捕七一遊行組織者 警新聞稿留三大疑問

黃偉文:我下半世仲想抬起頭做人㗎大佬!

2014-7-4 19:06
字體: A A A

李克勤新歌《北京北角》因為以「中港融合」、「中港一家」為題,被網民狠批為「維穩歌」,MV在YouTube上更錄得逾8900個dislike,只得450個like,民意已非常清楚。

負責填詞的黃偉文也是被狠批的對象。他昨日就在instagram寫了一篇文章回應以及道歉。

他說,中央政府打算怎樣對待香港是一個課題,但兩地人民有沒有必要互相仇恨,又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北京北角》是首有關民族共融的歌,寫於『蝗蟲論』閙得最沸騰的時候。

他指,在這種大是大非的風頭火勢,歌曲會被理解成「向北京阿諛獻媚」也是有可能的,若果真的有人這樣詮釋,甚至真被維穩人士用作宣傳工具,「我會感到非常羞恥與難過……我衷心為自己並無考慮周詳,讓別人有機會作其他解讀而道歉」。

最後黃偉文表示,下半世還想抬起頭做人,意思是不會向中共獻媚。

順帶一提,黃偉文多年前曾為樂隊Beyond已故主音黃家駒一首遺作譜詞,是為《抗戰二十年》;其中一段歌詞是:「世界怎變 永遠企你這一邊!」比諸黃偉文今次事件,徒令人撫今追昔。

《北京北角》歌詞

黃偉文回應全文:

中央政府打算怎樣對待香港是一個課題,兩地人民有沒有必要互相仇恨又是另一個層面的事,「北京北角」是首有關民族共融的歌,寫於「蝗蟲論」閙得最鼎沸的時候。

隱喻式的創作素來有機會引致受眾對作者原意的曲解,網上熱議之後,我重看這份歌詞,覺得留下的「線索」也許真的不夠,再加上那個我未被知會、導演一廂情願的MV,在這種大是大非的風頭火勢,會被理解成向北京阿諛獻媚也是有可能的,若果真的有人這樣詮釋,甚至真被維穩人士用作宣傳工具,我會感到非常羞恥與難過,對錯誤接收這歌內容而引致不安不快的人,我衷心為自己並無考慮周詳,讓別人有機會作其他解讀而道歉。並真誠感激大家的提醒,以後寫詞會更小心斟酌作品,會否被和自己相反價值觀「騎劫」的可能性。

多謝有朋友因此誤會為我痛心過,但一個人的性格氣節,是一路有跡可尋的,係冇咁奇情一夜轉彎嘅,就算是轉,此歌寫於今年五月中,支持公投的微博事件發生於六月中,你說到底這個人是從哪裡轉向哪裡?在這個高度互相監察的年代,風水佬尚且呃不到你十年八年,何況像我這樣一個活在流行媒體的人?至此,我本來想以「是人是鬼,口講無用,就請你們看下去吧!」作結,然後諗諗,最想同大家講嘅其實係呢句:『點會唧!黐缐!我下半世仲想想抬起頭做人㗎大佬!」黃偉文上。(3/7/2014)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4日 下午7:0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黃毓民:食得鹹魚抵得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