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李家超《文匯》專訪:現屆政府將於餘下時間 盡快啟動23條立法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哈囉,乜咁啱|陳頌紅網誌

2020-6-1 14:14
字體: A A A

銅鑼灣是一處令人經常遇到挫敗的地方。

一來誘惑太多。每年新年伊始都許下諾言,「今年不再亂買東西」,卻因為到處都是向我招手的魔鬼,很快已失守。為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質疑自己意志份外薄弱,久而久之,容易對自己失望,自我形象會低落。

另一個原因是人太多。人太多除了製造緊張和不安之外,還有一個副作用:碰到相識相熟之人的機率奇高。偏偏有些人,只是在你的生命飄過,別說留下什麼痕跡,連空氣中的氣流都沒攪動過,於是,你只覺得對方面善,但抓破頭皮,卻怎也想不起他是誰。

真不熟悉還好,點頭微笑一下,假裝趕時間,便逃之夭夭。如果理應是曾經熟悉,卻又忘記他貴姓做盛行,就比較麻煩。

經歷過不少尷尬場面後,痛定思痛,「戙高床板」,終於想出「即使忘了你是誰」也不至於出糗的寒暄萬用句。

首先講一聲總不會錯的「哈囉,乜咁啱」,如果打完招呼,對方非但沒主動透露他身分資訊,更立在原地,期待跟你多聊幾句,例如跟你說「好耐冇見」,而你根本不知道到底「幾耐冇見」,在附和式地「係係」之後,不妨顧左右而言他,「咦,你響附近做嘢呀?」。「做嘢」的範圍很廣,上班、轉車、逛街、上美容院、約朋友吃飯,去旅行社報北韓團,都涵蓋。待對方回答了問題,而依然不記得他是誰,不要緊,說一句「喂,咁唔阻你,下次見」,對方更蠢也知情識趣地道別。

有些人只有數面之緣,都能輕鬆記住。但至少有兩、三成認識過的人,包括曾每天共處的同學同事,平均會在七年後忘記。記憶是如何分辨「應該記得」抑或「可以刪除」?答案向來只有一個:他對你是否重要。重要的人,縱然「我也曾決意想忘記,一轉眼偏又惦記你」。有些人,吞下整瓶補腦丸都記不牢;另一些,想忘,卻也忘不掉。

(圖片來源:Der Schulte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1日 下午2: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鄭若驊:香港案件在港審理最合適 惟不排除「有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