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當卑微變成卑鄙,當無知變成無恥!|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冬天來了|姚啟榮網誌

2020-6-1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秋冬多雨,嚴格來說不是旅遊的好季節。悉尼近日天氣時好時壞,陰晴不定。記憶中夏日熱浪迫人,冬日寒風凜冽,不過難得四季分明,不能抱怨。冬天來了,叫人懷念夏日。但大家豈能忘記去年十一月開始焚燒的山林大火。席捲不單止是新南威爾士州,而是全國。從網上的互動圖表一看,原來西澳州和昆州的北岸也發生大火。只因為新州和維州交界那場超級大火實在驚人,媒體報導集中在這裡,反而忽略了其他的地方。全國受災範圍五百萬公頃,房屋二千間焚毀,災後重建漫漫長路。那時的儲水庫的存水低過警戒線,悉尼尚在制水影響之下。豈料下了幾場豪雨後,水庫水位迅速上升,至今維持在百分之八十一。結果制水措施在不知不覺間回到一級,生活差不多一切如常了。

澳洲全國面積七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百分之八十六的人都住在城市,平均一平方公里只住了三個人,所以許多地方當然人跡罕至,旅客也沒有。大家心中想看的東西都不同。有人看自然風景,有人要逛博物館,有人歎美食,有人喜歡小鎮閒情,有人選擇深山看紅葉。不過秋已盡,紅葉難尋,也不一定要遠赴首都坎培拉才看到。坎培拉的國會大樓,深紅的葉子是最理想的秋天風景。不過近在咫尺的鄰居,他們門前的一株大楓樹,也有黃葉片片捲起漫天飛舞。至於我們後院的楓樹,今年看見一些紅葉夾在黃葉其中,果然也有不一般的美麗。只是一地的枯葉,可能要花些時間才可能打掃乾淨。以為掃浄了,枯葉又再落下。經常採取「時時勤拂拭」的態度的我,果然煩惱不斷。但我的鄰居是「本來無一物」的信徒,等待葉子落盡了才一併打掃,真的有道理。這段日子,每當大風刮起,枯葉自然吹散,不必刻意打掃。前數天看到,區議會有垃圾車沿途收集垃圾,把枯葉當做garden waste,把這棵樹的枯葉掃走不少。這棵樹高,黃枯葉又特別多,很多人經過,都不忘停下來拍照。所要看深秋的美景,不一定走到老遠。朝陽和夕照下,樹葉的顔色特別鮮艷,給你看個飽。去年在藍山一帶,參觀過數個私人莊園,秋日藍天伴着黃葉紅葉,就是最美麗的顏色。不知道山林大火過後,藍山會否及時復原過來?即使想看,原來也不行。瘟疫影響之下,州政府不許大家走得那麼遠。

六月一日正式踏入冬天,但全國的大城市的氣溫都不一樣:大概悉尼十八度,墨爾本十七度。北端的達爾文高溫三十度,那像冬天呢。在悉尼生活,說冷吧其實一點不冷,只要不瑟縮在房間內,趁陽光普照出外,一樣可以瀟灑走在路上。只是黃昏逐漸來得更早,四時左右天開始暗下來,五時多就全黑了。氣溫只是一個數字,如果肯享受戶外美好的一天,自然不覺得有多寒冷。這天也是瘟疫肆虐後普遍解封的開始,大家又何以重新自由走動。數天前朋友來電,談及這期間限制外出的範圍,才覺得困得太久了,終於開心等到這一天。由這天起,新州的居民可以自由在州內遊玩,雪山的滑雪勝地也將會在六月二十二日開放。不過限聚令沒有取消,只是因應社交疏離,接待的遊客需要減半。即是說,如果大家開開心心湧到郊外的熱門好去處,不一定能夠如願以償。每個地方都有人流的限制。

怎樣限制人流?戶外的地方,例如國家公園,應該不會限制多少人可以進入。但園裡的餐廳,跟城裡的餐廳一樣,原則上由十放寬到容許五十人同時進食。但法例也規定,大家要坐着,並且遵守四平方公尺互相的距離。老實說,如果嚴格遵從,條件非常苛刻。一間小店,恐怕沒有多少人能在裡面進餐。所以不少的店,關上門,門張外貼告示,叫顧客直接打電話叫外賣。今天經過一間在馬路旁的馬來西亞餐廳,就張貼了告示,上面寫着訂餐超過四十澳元還可以送上門。早陣子它剛新開張營業,裡面空間小,大家貪試新菜式,客人在店外排長龍。我們曾經推門進去,看到人頭湧湧,坐得肩碰肩,那會舒服,結果走到另一家吃午餐。這小店當然坐不到五十人,如果保持四平方公尺的社交距離,恐怕能坐五至六人。所以它們改做外賣,反而可以繼續生計。意大利薄餅Domino也間或推出三個大薄餅加小點售二十四澳元的優惠,實在難以抗拒。不過一個薄餅有熱量三百加路里以上。吃下一個薄餅,要做起碼四十分的運動才能消脂。如果不吃外賣,吃得健康,就要自己動手煮。難怪每個家庭的水電消耗,都要比平常多。

這個其實是回復正常生活的過渡期。澳洲走運,至今這場瘟疫死者一百零三人,數個州都是持續多天零感染。大家都沒有了什麼戒心。我跑到附近的運動場,不少野餐區的椅子上都坐滿了大大小小,開懷大笑,彼此零距離,就知道什麼叫生活如常。大家快樂地從家中走出來,慶祝重生。上班時的火車乘客一如以往再度擠擁在一起,所以聯邦政府的醫務長才公開表示,不介意大家在公眾地方佩戴口罩。你要明白,現在部分人已經把防護忘記得一乾二淨,隨時有再爆發的可能,所以是一石二鳥的辦法。非繁忙時段,根本沒有很多人乘搭火車。每個車廂內只有四至五個乘客,車廂座位上又有貼紙鼓勵乘客分隔。坐了短短兩個火車站之間,已經看見四個工作人員手持消毒清潔劑不停來回拭抺扶手和車門。印象中悉尼火車的衞生情況只是勉強。現在要潔淨不知名的肺炎病毒,消除大家的恐慌,反而認真起來,是不是特別令人感動?

悉尼的市中心,暫時仍然是人流稀疏,舉目所見,少了差不多六成的人上班,你還以為是個悠游的週末呢。那些往日擠滿人的店已經重新營業,可是只見店員,沒有顧客。我走入俗稱QVB的維多利亞女王大樓,乘搭火車。有些露天咖啡館還沒有開門,座位都蓋上布篷。這座建於一八九八年的歷史建築物是悉尼的地標,經歷幾許風雨,相信還是第一次見証世間的凋零,經濟如此的蕭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1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6.1食衛局衛生署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