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最壞的時代果然是最好的時代!|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儲存時間將來用|陳頌紅網誌

2020-6-2 22:30
字體: A A A

小學階段,媽媽偶爾把我和妹妹「寄存」在鄰居家裡。有時是同樓層的何太(題外話:我遇過的好鄰居,有四個都是何太,跟何太甚有緣分),有時候是住另一座的劉太。她們和藹可親,劉太的老公還能在家裡煮出比茶檔更香的奶茶。我對奶茶有超高要求,可能源於味覺早被劉先生寵壞。

當時何太和劉太只肯象徵式收一點點錢照顧我們,媽媽不好意思,久不久會煮她最拿手的滷牛「月展」,或親手包餃子和芝麻湯丸,送給她們。

當時人人都如是。你順手幫我買一支老抽,我順手幫你帶蝦仔放學,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年前在電視節目中看到「織福計劃」介紹,運用時間銀行模式,不但令長者自覺有用,更在社區中建立互動,也有點舊時鄰里的味道。

西方社會把創立現代時間銀行概念的榮譽,歸於Edgar S. Cahn。一九八零年,他提出任何人付出的時間,並無貴賤之分,都應有同等價值。時間銀行模式就是儲起時間將來用,為他人服務多久,將來有需要時,便可接受同樣時數的服務。

不過根據澳洲國立大學的研究,日本家庭主婦Teruko Mizushima在一九七三年已建立時間銀行。她在結婚第一年,每天早上五時起床,一直忙到深夜才能休息,令她大感吃不消。後來她發覺很多主婦都有類似情況。最明顯是她女兒學校舉辦家長會,總是有很多媽媽缺席,理由都是忙到根本沒時間。

她很好奇,開始做問卷調查,研究這些主婦每日會花多少時間處理各項家事。後來她組織一個婦女團體,會員之間以儲時數方式互相幫忙清潔、煮飯、買日用品、照顧病人等,儲下的時數又可作為享受服務之用。如此一來,各會員不僅能更有效率地持家,還生活在一個關係密切的社交網內,身心愉快。

這概念好。我已約略記下結婚以來侍候丈夫的時數。將來,輪到我印印腳睇佢刷馬桶。

(圖片來源:Dalibor Farný@Youtube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2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林行止:中國外交內政不知收斂 特朗普終藉國安法之名箝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