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花心就像藍牙,專一就像Wi-Fi?

警方闖立會蒐證 黎棟國曾鈺成供詞矛盾

2014-7-5 03:48
字體: A A A

警務處星期四(7月3日)就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涉嫌襲擊到立會出席答問會的行政長官梁振英,而到立法會會議廳「蒐證」,但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及秘書長陳維安皆不知情。曾鈺成當天稱,相信是前線保安員的決定,不認為認為警方踐踏立法會尊嚴。

但及至昨天,事情有新發展:保安局局長黎棟國透露,警方同事曾與「立法會主管保安人員」接觸,道明來意並徵得「相關人員」同意,「由保安人員支持、帶領和引導下進行蒐證的工作」。

黎棟國的說法提到的「主管人員」,顯然跟曾鈺成所提及的「前線人員」有出入。

必須一再指出,立法會作為香港的立法機關,在香港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中,有對行政當局實行監督、制衡之權和責。因此之故,行政當局的警務人員(或任何武裝部隊的人員)要進入立法機關管轄的範圍,都必須先行通知立法機關並取得立法機關的同意。

黎棟國的說法,指「警方做到的,是他們到達立法會時道明來意,亦徵得保安主管人員的同意,在他們帶領下,進入相關地方進行蒐證工作」,卻一方面反映,曾鈺成當天的解畫有誤導公衆之嫌,皆因「主管人員」肯定與「前線保安人員」有別,另方面則充份說明現行機制有多兒戲。

就此,曾鈺成亦必須解畫,澄清他所指的「前線保安人員」是否包括「保安主管人員」。此外,他亦須澄清,他之前聲稱是「前線保安人員」未有通知他及陳維安,是否為警方踐踏議會一事降溫的說詞。

翻查資料,立法會目前的總保安主任周偉德於去年年中履新。他退休離開警務處之前,為港島交通部警司。

另一方面,律政司司長袁國强昨天被問及事件時表示,警方在法律上來說是絕對有職責亦有權力去執法,包括進行刑事調查工作。關於警方有否先取得立法會批準,他則表示就着警方與立法會的溝通,曾鈺成已有交代,其他詳情則因為警方尚在調查案件,不方便作進一步具體的評論。

袁國强的說法,明顯是側重於警方「絕對有職責亦有權力」。至於立法會之於行政當局的憲制地位,自然隻字不提。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兼立法會行管會成員湯家驊昨便向傳媒清楚地指出,警方應該知道進入立法會要先徵得立會同意,如果沒有而導致保安疏忽,警方需要負上責任。

他並指出,此乃憲制常規,所有國家的議會都有如此安排,以確立立法機構獨立於行政機關。他更向袁國强「放話」,表示如果警方對此憲制常規不了解,他期望袁國強會正式去信警務處處長曾偉雄,要求他指示所有執法人員認識有關憲制常規。

事實上,為體現香港的憲制秩序,政府任何執法部隊就執法行動與立法會的規通,老早就應該規範化,例如由某個職級或以上的警務人員負責與立法會秘書處的相關職員接洽,又或經由政府中負責行政立法關係的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行政署(一般簡稱行政署)連絡。

此外,立法會亦應體現其獨立身份,如非必要,便應拒絕警務處進入立會管轄範圍查案的要求;一般案件,都應交由立會本身的保安部負責調查,有需要時才要求政府相關部門配合,例如向入境處索取指紋資料,又或將證物交政府化驗所化驗(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立會人員有警務人員權力)。

黎棟國親口公開透露的場面,警務人員直接抵達立法會始道明來意,根本就是兒戲,把立法會大樓當成一座跟一般的住宅或工商樓宇無異的建築物。

唯只恐怕,在《白皮書》的「三權合作」主旋律下,莫說立法機關對行政當局實行監督制衡的憲政秩序,即使小至警務人員要求進入立會查案,立法會都務必要與行政當局的警務處合作(注意,是立會跟政府合作,而非兩者平等地互相合作),「聽從警務人員指示」。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有線電視新聞台畫面截圖)  .   .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5日 上午3: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新聞短打│彭定康接受《金融時報》專訪 轟白皮書損港司法獨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