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一周年】中環深夜仍有市民聚集 防暴警驅散拘逾30人(有片)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英國興亡,全因牠們|陳頌紅網誌

2020-6-9 23:00
字體: A A A

春秋時代有一個姓葉的貴族,被人尊稱為「葉公」。他非常喜歡龍,佩劍、器物、家裡的門窗樑柱,到處都有龍紋飾。全縣的人都知道他是龍癡。天上的龍得知凡間有人如此鍾愛自己,決定親自下凡拜會。

牠來到葉公家裡,把頭伸進窗戶,以為可以讓葉公驚喜萬分,誰知道喜未曾見,「驚」倒是有了──葉公嚇得屁滾尿流,大呼救命。原來,他只是喜歡龍的形態,並非真心愛龍。後世有人為葉公辯護,換了是任何人,突然看到窗戶有一頭龐然巨物伸頭進來,都會嚇儍,所以葉公的反應很正常。

想想也有道理。正如我喜歡看吸血鬼電影,不等於看到一個真的吸血鬼,依然毫不畏懼,甚至會熱心問他「今日食咗飯未,若未,可以隨便吸我血,唔使客氣,當自己屋企」。

我也喜歡烏鴉。可能因為第一隻養的貓是黑貓,對於跟黑貓同樣被世人指為邪靈而嫌惡的烏鴉,多了幾分憐憫。去年在京都的第一個早上,才打開窗簾,就有一隻體型超大的烏鴉飛到窗前,抬頭看著我。我跟牠打了個招呼,牠便一直站在窗前,逗留了好幾分鐘才飛走。之後牠每天都來探望。我們離開京都的那個早上,牠甚至一直停留至我們把行李拉出房間,也沒離開。閨蜜聽了,都說有點恐怖,我卻覺得牠很窩心。有一次去下鴨神社的糺之森散步,也有一隻巨型烏鴉在我們身邊來回地飛,似是要陪伴我們走長長的林蔭大道。

對於日本人來說,烏鴉是吉祥鳥,甚至是立國神獸。中國北方人也視烏鴉為報喜鳥。不丹、挪威、丹麥,以及太平洋西北地區的原住民,都把烏鴉奉若神明。英國還有這樣的傳說:倫敦塔上必須要有至少六隻渡鴉(大種烏鴉),才可以抵擋外來侵略,否則英國將會亡國。現在,倫敦塔依然有七隻渡鴉,更有專職餵飼牠們的御用侍衛(《科學人》雜誌)。是否迷信,沒有人敢肯定。

(圖片來源:Rabenvater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9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林行止:滙價股市「逆流上行」有兩原因 中概股寧歸港不返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