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軍禮網誌│周融,香港變成伊拉克(的庫爾德斯坦)又如何?

夏瑋騏網誌│讓我們尋訪一座皇宮

2014-7-5 11:02
字體: A A A

上次我以一座圖書館,講到奧匈帝國斐迪南公爵(Archduke Franz Ferdinand)剛在百年以前,到波斯尼亞首府薩拉熱窩訪問。甫抵埗,他即遭到民族主義者槍殺,不治身亡,同時導致第一次世界大戰。追本溯源,極端民族主義所以於20世紀初爆發,實為先前幾十年帝國主義的惡果。因此,今次我們必須要從這裏,回到公爵所屬的奧地利,尋訪一座皇宮。

奧地利首都是維也納。那裏城郊有座皇宮,取名為美泉宮(Schönbrunn Palace),一直是奧匈帝國皇族成員的歸宿。公爵是這裏知名的住客,不在話下,但數到真正顯赫的主人,就非公爵的老祖宗瑪利亞女皇(Maria Theresa)不可。不錯,當時她領導的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曾經統治中歐大部份地區,美泉宮藉此大規模擴建,目的旨在炫耀,的確予人一種「朕即天下」的感覺。

須知道,當瑪利亞女皇繼位之後,就誕下了一名女兒,叫做瑪麗.安東妮(Marie Antoinette)。女皇對她尤其寵愛,不過為著鞏固自身勢力、討好法國,只好將剛年屆16歲的瑪麗.安東妮嫁給法皇路易十六。史書記載,他們於美泉宮辭行一刻,母親是這樣囑咐的:「別了,我最愛的孩子,要對法國人民好,要讓他們能說:『我為他們送來一個天使。』」

只是,後世記得的瑪麗.安東妮,還倒是個不祥人。自她當上法國皇后以還,好大喜功、生活奢華,加上路易十六無心政事,卻無知希望透過召開荒廢已久的三級會議,增加庫房收入。適逢法國大饑荒,人民處於水深火熱,恐怕一切無可避免--大革命確是遲早的事。於是乎,路易十六與瑪麗.安東妮喬裝逃亡,中途不幸讓革命軍發現,後來一條「叛國之罪」,乾脆把他倆一併送上斷頭台作罷。

歷史的脈絡原來是相通的。基於法國大革命,衍生出後繼的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連年的征戰與收復,使他稱霸歐洲,冥冥中掌管了美泉宮。拿破崙所引起的,是一場空前的亂局,隨他遇上滑鐵盧起計,歐洲各國的秩序與版圖有需要重新整理,變相塑造接踵而來的「大洗牌」。然而,僅僅是這次維也納會議(Congress of Vienna)的舉行場地,也許陰差陽錯、前世今生,恰好又是美泉宮。

長話短說,如果法國大革命主張的激進主義影響了日後的浪漫主義、如果維也納會議主張的權力制衡影響了日後的帝國主義,那麼凡此種種,無不就是近代民族主義的楷模。由此路進,兩次世界大戰因而崛起,乃至釀成今天全球化國際關係的局面,推而廣之,俄國十月革命、中國共產黨成立的背景,諸如此類,究其原因,全都與此上文下理息息相關。

是以不論是一座圖書館,或是一座皇宮,縱然當下看來微不足道,甚至跟我們扯不上半點關係;但在此時此刻,適逢第一次世界大戰百年紀念,也不妨嘗試想深一層,其實不難發現:原來歷史是活靈活現的。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5日 上午11:0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轉載│的士佬寫給長毛的藏頭新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