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林鄭指立法被反對者污名化妖魔化 與廣大市民為敵(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解禁以來|姚啟榮網誌

2020-6-15 23:23
字體: A A A

今年的冬天跟往年不一樣:多雨而潮濕,氣象局說這是個wet winter。踏入六月,後院高大的楓樹差不多落盡葉子了,終於不用為打掃而煩惱。樹枝上還有少許的枯葉,即使下着大雨,也依然掛在樹枝上,沒有落下的意思,可能要等到刮大風才可把這些剩餘的枯葉吹個清光。那時候將是冬末。有幾天悉尼還給厚厚的大霧籠罩。霧中的風景,並不比晴朗的一日差。走過別人的前院,就看見大得驚人不知名的草菰長出地面。世上有過萬種草菰,聽說長得越美麗的越毒。但這些卻長得非常醜陋,當然你不會愚蠢地走去把它們拔出來吃吧。有人說過澳洲土壤肥沃,只要把種子埋在泥土裡,不需理會,什麼也會長得又肥又大。有次我們見超市的老薑要四十澳元一公斤那麼貴,於是便嘗試自己種,結果什麼也沒有長出來。朋友的後院種了那麼多蔬果,但我們的還是從最初的綠草一遍,到如今的綠草蔓生。功夫不夠,也沒有花精神鑽硏,就會浪費了這片土地。

六月是大學考試的季節,到了月底,之後就是一個月的寒假。休息過後,八月初第二學期便開始了。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之下,第一學期上課改為全部網上進行,導修也是如此,校園自從學期初以來沒有熱鬧過。現在疫情放緩後,大家紛紛走了出來,咖啡館也遇到一些熟悉的臉孔。昨天想要買點運動用品,於是走到悉尼西部的購物商場,只見人潮擁擠。大家獃在家中久了,好不容易到了週末,竟然出現了交通阻塞來。這些大型購物商場,公共交通工具不便,只能驅車前往。沒有車,根本不可能一下子買到許多的東西。到過兩個商場,總是在進入高場前的交通燈前多等十多二十分鐘。進了商場,才發現情況跟疫情前沒有多大分別。美食廣場的進食區,部分的座位給封了膠條,不給人坐着吃東西,才令人意識到社交疏離令還在生效。不過戴口罩的人少了許多,排隊時大家又沒有主動分阻開來。其實新州的食肆五十人的禁令要七月一日才生效。疫情影響了許多行業的生計,食肆是重災區。大家每天聽着解禁的措施,聽得多了,自然麻木起來。我本來想留下吃午餐,但看見商場內其中一間餐廳只是封了部分座椅,內裡人數超過五十。大家如此鬆懈,自然不敢久留。買了東西,匆匆走回家居附近的商場。

到了這個購物中心,駛入停車場,意外地發現這個時間的車輛比疫情前少,反而放心起來。走到美食廣場,封閉的座位比剛才那一間還要多,差不多超過一半以上,人流就少了。商場收起了座椅,只有桌子,站着吃當然有一定難度。跟一間售飯麵粉的美食店的東主談起,才知道現在除了外賣,也可以堂食。他比我更了解禁令要到七月一日才解除,到時候生意才會好轉。這是其中一間生意較好的美食店。疫情嚴重之時,他們營業到晚上,還見有人排隊購買外賣。即使如此,疫情中生意也是大為減少,跟正常的日子不能相提並論。到我購買午餐的時候,環顧四周,座位有限,只好買個外賣飯盒好了。

期望日子很快回到以前是不可能的事。說到什麼行業受到最嚴重的打擊,暫時也是言之尚早。其中包括欖球員。他們不能出賽,薪金減了過半。這批在球場上的英雄,除了球技以外,竟然差不多無以維生。不過售賣影視音響器材的JB HiFi和文儀用品的Officeworks兩店,貨品銷量上升,創造了逆市的奇蹟。這當然並不奇怪。大家在家工作,要額外預備不少用品。例如參加網上會議,視像鏡頭自然其中一個必需品。在搶購之下,本地市場缺貨,來貨供應中斷,只能靠偶然的水貨,結果炒價把正常價錢推高到超過一半以上。到現在,最流行的品牌Logitech的錄像鏡頭,還是缺貨。桌面電腦上的低像素的內置鏡頭,適合這個年紀的我。想到可以達到柔焦美顏的效果,不可以不接受吧。

當然海外學生能夠提早歸來,也許可以挽救瀕臨絕境的大學財政現況。一項由維多利亞大學做的硏究發現,如果我們持續封關,不讓他們回來,我們的經濟損失,將會達到三百億到六百億澳元之巨。試想想,這些海外學生,付學費之外,也付出龐大的生活費,所以飲食、住屋和交通等等都受影響。大學附近的公寓單位少了租客,下跌了三成。父母本來計劃買物業給留學子女作居住之用,因為回來不了,也可能打消了念頭。據說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總人數約有二百萬人。最近中國大陸官方說近日隨着疫情爆發,針對亞裔人的歧視事件增加,向打算出國的學生提出警告。聯邦政府立即提出反駁。翻查數據,澳洲人權委員會從二月開始,投訴確實增加了,當中百分之三十和疫情有關,四月上升至百分之三十七,但五月已經下降到百分之十八。昆州到了四月中旬收到二十二宗投訴,首都坎培拉一宗也沒有。新州的二百四十一宗之中只有六十二宗和種族歧視有關,數字竟然和官方報導的有頗大的距離。網上也有一個所謂民間統計,紀錄了由四月二日開始至今,共有三百八十六宗對亞裔人士受歧視個案。

這些歧視個案,經媒體廣泛報導的,包括在墨爾本一家人的車庫門上被寫上標語、兩個墨爾本大學的學生在市中心被羞辱和一個戴著口罩的香港學生在塔州荷伯特被人揮拳。很多人都說,還有許多歧視個案沒有公開,也沒有適當處理。澳洲的種族歧視問題,跟其他的多元民族的社會一樣,不會比它們更差。不過今次由國家層面帶頭發出警告,在此刻敏感的政治環境下,好像帶有不一般的訊息。

如何讓海外學生回來,到底是分批、分國家還是視乎各州疫情?仍是未知數。我認識的澳洲人,並沒有視中國學生為異類。為了儘量幫助眾多的中國學生融入校園,我們特別花了許多時間將大學的學生資料和訊息譯為中文,卻沒有理會其他語言和民族。看來最教人不安的,難道不是那種長久的狹隘的視野和心胸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1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新公務員工會強調對立法沒預設立場 正研政府是否違《僱傭條例》(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