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解人大常委會,冇公布港版國安法條文?(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罰錢更糟|陳頌紅網誌

2020-6-20 14:22
字體: A A A

關於遲到,在網上看到一個故事:一間公司向來對遲到員工採取罰款制,但即使罰則嚴厲,員工遲到情況依然普遍。直至一位德國總裁空降這間公司,他認為遲到罰則剝削員工血汗錢,必須廢除。但同時訂下新守則:若在不可控制的突發情況下遲到,不作任何懲罰。若在本可避免的情況下慣性遲到,要跟上司一起重新計算上班路程所需時間,計算由家中出發,途中可能遇到的阻礙,直至到達公司需時多久,並承諾每日在所訂時間離家出門。之後每遲到一次,要跟再高一級的上司會面解釋。遲到三次,收口頭警告,累積至五次,會被解僱。

他認為偶然遲到,應先了解原因,不能不問情由便處罰。但是慣性遲到,則屬責任心問題。對於沒責任心的人,罰錢也不可能改變其心態,理應辭退。

每隔一段時間,我都出席一個舊同學聚會。其中一人,慣性遲到。即使刻意騙她,把約會時間說早了半小時,她仍會再遲半小時或以上。後來有人提出遲到罰錢,每五分鐘罰三十元,罰款作為扣減晚飯帳單總數之用。這個愛遲到的朋友,每次都奉獻二、三百元。她錢照付,壞習慣卻不曾改過。

根據《科學人》雜誌,以色列一項研究發現,遲到罰錢,可能只對錙銖必較的人才管用。以當地一間托兒所為例,由於很多家長沒有在指定時間接子女回家,令職員每晚加班。後來實施遲到罰款制,竟令家長遲遲不來的情況惡化。因為對於慣性遲到的人,情願把數目不足以令人肉痛的罰款,視作理所當然的時間交換──當衡量過我的時間比這筆小款項寶貴,索性用錢來買時間。

後來那位女同學的遲到情況稍有改善,但卻非因罰款,而是當她來到,我們已經吃飽剔牙,沒留半條菜給她。吃一碗酒樓送的紅豆沙,但每次連湊錢吃飯和遲到罰款卻要付四、五百元,而且甫坐下便散席,她終於覺得不值。

(圖片來源:Beatboxer Jed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20日 下午2:2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版國安法】黃之鋒現身聖文德堂票站 籲市民參與罷工罷課公投(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