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流亡海外就是流亡愛外|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Cash Cow|姚啟榮網誌

2020-6-22 23:23
字體: A A A

星期六的新州和首都領地的Lotto彩票,頭獎由二十七人分享兩千萬的彩金,每人分得七十四萬多。中了頭獎的二十七個人,發夢也沒有想過以為獨得的兩千萬彩金會縮水變成七十四萬。此時此刻的黑暗時代,無端得到七十四萬,簡直是對生命打了強心針。我也是其中一個投注者,但不是幸運兒,甚至第六獎的十二點二澳元也分不到。這個第六獎,得獎者需要買中一個號碼加兩個特別號碼就可以了,中獎者有七十六萬多人。但我買的四條彩票,只分別中了三個號碼,相差甚遠。相信要提早退休,還是要靠下一次的好運了。說來我是與大運氣無緣的人。記憶中我也中過三兩次小獎,每次得到了十多澳元,再買彩票,最後又落空了。所以千萬別對這種運氣認真起來。我見過許多人在櫃枱前慢慢填寫投注表格,也有人豪氣買百多澳元電腦填寫的彩票。對我而言,還是依舊間中投資數澳元,買一個遙遠的希望而已。

七號電視台週日晨早節目Sunrise有一個Cash Cow的遊戲,獎金一萬澳元。參加辦法非常簡單,打個電話登記或者用手機短訊傳上個人資料加上每天的特別暗號就可以了。主持人會抽出一位參加者,打電話去,在三下鈴聲響起之內接聽,就是中獎。這天的一萬元送不出去,就加在明天的獎金上,直至有人得獎為止,之後又由一萬元開始。不少次獎金累積到十萬以上,差不多是一個超級大獎了。這個遊戲宣傳大使是一隻人扮演的乳牛,發出牛的叫聲。遊戲名為Cash Cow,當然是帶給你一大筆現金。不過電訊商收取參加者的每個短訊五十五澳仙的費用,才是真正的大贏家。據說許多遊戲的節目的獎金如此豐富,根本是羊毛出自羊身上。財富源源不絕,主辦單位不用付出分毫,完全在預算之內。Lotto獎金的來源也是如此,一個財富的收集和轉移,令許多人有非常合理的期望,又不會有太大的失望。

澳洲高等教育的cash cow,不用說就是海外學生。本地和海外學生的比例,短短由二〇一四年的百分之六十九對三十一,變成二〇一八年的百分之五十四對四十六。澳洲廣播公司在二〇一九年的電視節目Four Corners’ 又把這個cash cow的爭論重新啟動。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澳洲封關,大批海外學生不能回來上課,有些乾脆取消了註冊,結果大學的學生人數回復到二〇一六年。其實cash cow並非新的概念,而且帶有貶意。七十年代開始,亞洲學生來到澳洲讀書,大部分是希望完成學業後留下在澳洲,並且成為公民,不返回自己的國家。二〇〇三年我來到悉尼,第一份短期工是在大學的商學院做簡單研究,了解海外學生的留學目的和畢業後去向,發現大部分學生就會選擇繼續留在澳洲。結果當然不令人驚訝,也証明許多人原本的猜測是對的。

到了近十年,海外學生逐漸成為我們大學的重要收入來源。教育變成澳洲的第三大的輸出產業。聯邦政府削減二十億的大學撥款,反而令大學自尋生路,收讀海外學生令盈利達到三百五十億之巨。大學為了應付增加的學生,也相應擴大了對教學的投資,例如增加科目、加建教學大樓,和增聘教職人員。悉尼大學的古舊維多利亞式的建築物四周,已經蓋建不少玻璃外牆的大樓。新南威爾士州大樓也擴建多層學生宿舍。行走市中心的輕便鐵路,第一期便把路線開辦到大學的附近,方便學生乘坐列車上課。如果計算其他海外學生的生活費用,每年帶來其他的經濟效益,當然非常龐大。悉尼的物業,住了不少海外學生。不少的父母為了讓子女安心就讀,買下樓房兼作投資,等子女畢業後回國時出售。悉尼的樓市熾熱,也許和海外學生有密切關係。

瘟疫蔓延,回國過暑假的學生回來不了。其中來自中國大陸的大學學生人數,約有十五萬人,其他國家也不少。至於目前仍然回來不了,下學期也許要網上上課的學生,具體數字仍不清楚。如果只是網上授課,會否仍然選擇澳洲,也是個謎。長此下去,未來三年,估計損失一百至一百九十萬億收入。現在聯邦政府推出挽救方案,首先讓首都領地坎培拉的三百多個海外學生回來。坎培拉有兩所大學,包括澳洲國立大學和坎培拉大學。政府安排專機,接將要完成學位的學生先行回來,在酒店隔離十四天後,才於八月開始下學期上課。

原來坎培拉已經十三天沒有新增個案,最近也曾經使用包機接三百五十名印度及尼泊爾的海外學生回來。辦法是學生支付旅費,先飛扺新加坡集合起來,再飛回坎培拉。大學負責支付在隔離期間住宿酒店的費用。網上教學有方便之處,但不少學生表示,面對面交流對他們有更大好處。在酷熱天氣居住的學生更期望回到寒冷的坎培拉,享受不一般的七月八月。說起來,澳洲最寒冷的城市,非首都坎培拉莫屬。它位於新州內陸,氣溫此悉尼低兩至三度。澳洲國立大學也是國際上排名最高的澳洲大學,只是在一般人眼中較為陌生。這個方案如果成功,其他各州可能相繼採用。

南澳州已經有二十五天沒有感染個案,可能是下一個想接學生回來讀書的地方。他們打算接回八百人。至於悉尼所在的新州和墨爾本所在的維州,事情恐怕不好辦。維州增加了感染人數十九人,急急要把解封計劃煞停。新州也有海外回來的感染新個案。這兩個州海外學生人數最多,如果學生趕不及回來,也不願意註冊接受網上授課,大學可能損失慘重。不少大學計劃削減科目,已經有不少同事收到通知,下學期不會得到續約。

以為經濟會迅速V型反彈的人,可能過於理想。這裡幸好疫情緩和,但全球其他地方仍然持續,北京又好像死灰復燃。大學早已是一盤生意。大家相繼開辦海外學生喜歡的和容易得到移民機會的學位,令大學不斷擴張。經過一場大瘟疫,視海外學生為cash cow這個神話,可能終有一日破滅。這個困局,絕非想像中那麼容易解決的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2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光復元朗】社福組織「流水式集會」聲援被判囚社工 警多次舉藍旗驅散(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