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紫瑩網誌│氣質?

公安惡法之下的所謂「非法」

2014-7-6 09:39
字體: A A A

遮打道預演和平佔中被清場,「罪名」是該次集會沒事得到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毅行爭普選被「警告」,又是因為沒得到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而7.1遊行幾位作為民陣成員的組織者被捕,也是因為他們沒有「遵從警務人員指示」,變成違反「不反對通知書」的條款……

究竟,什麼是「不反對通知書」?什麼是《公安條例》?

為什麼香港的遊行、集會,都備受《公安條例》限制?

現行的《公安條例》其實是非常時期的非常措施。《條例》於1967年10月公布,11月獲立法局三讀通過。稍對香港歷史有點認識的,都應該知道1967年發生過六七暴動 ── 由香港的「左派」工會發起,涉及謀殺、放炸彈、槍戰等的一連串極其嚴重暴力罪行。

循此脈絡,大家自然不難理解,當年制定《公安條例》是要用來對付什麼人的了!

事實上,《公安條例》的條文大多都是取自當時鬧獨立的非洲英屬殖民地。英國下議院亦曾有議員表達關注。

1991年代,立法局通過《人權法》,《公安條例》部份條例與之牴觸,港府經檢討後,於1994年刊憲,並向立法局提交《1994年公安(修訂)條例草案》,當中包括廢除過往遊行和集會須向警務處申領牌照的條文,改為通知制度,遊行或集會的主辦者只需事前通知警務處處長。修例1995年7月獲三讀通過。

然而,到1997年2月,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議決1995年通過的《公安條例》修訂,不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

同年5月,候任行政長官辦公室向臨時立法會提交《1995年公安(修訂)條例草案》,增設「不反對通知書」的條文,並且新增警務處處長可憑藉「為維護國家安全或保護 他人的權利和自由而有需要」為理由,反對遊行和集會,變相恢復殖民地年代的發牌制度。

變相恢復發牌制度旨在使到警方可以拒發「不反對通知書」,令遊行或集會被變成「非法」,此外亦可以訂立一堆條款附帶在「不反對通知書」,令違反條款的遊行或集會同樣被變成「非法」。

而這樣的惡法,就在1997年6月中獲臨立會通過,7月1日特區成立之日生效。

這就是1997年之後,不少民間團體都拒絕按臨立會通過的新機制「通知」警方,變相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由來。九七之後的頭幾年,香港不時都會出現各種大大小小抗議惡法的遊行或集會。惡法一詞,直到近幾年香港傳媒生態的「轉變」才漸漸消失得無影無踪。

近年的輿論機器以至到特區和北京官員不時指摘各種遊行、集會活動非法,更聲言要「維護(有中國及特區特色的)法治」,強調警方必須果斷執法,社會要向非法行為說不,向香港離地的經濟「中產」不停潛移默化地灌輸遊行、集會為非法的意識。

但如果大家不至太過善忘,沒有抽空九七前後《公安條例》成為惡法的歷史,試問和平佔中預演、毅行爭普選、7.1遊行,那些所謂「非法」,那些憑藉惡法令合法行為變成的「非法」,又算什麼?

為反抗惡法而被拘捕、檢控,本身就是個medal(獎章)。

(記者:李文傑|編輯:游清源)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6日 上午9:3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鬍鬚曾點解要剃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