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紅太陽下的黑旗|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Crying Kangaroo|姚啟榮網誌

2020-6-29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國徽上的兩隻動物,左邊是袋鼠,右邊是鴯鶓(Emu)。除了在動物園外很少碰見過鴯鶓。根據維基百科,鴯鶓身高一點五到兩公尺,是除了鴕鳥以外陸上最大的鳥類。雖然有一對細小的翅膀,但牠不會飛,不一過疾走起來跨步三公尺,時速可以高達八十公里,比美行駛中的汽車。歐洲人移居澳洲前有三種鴯鶓,敵不過人類的活動,現在僅存一種。如果要看野外的鴯鶓,大悉尼範圍當然不可能,可能要走遠,走到新州的內陸去。這麼大的鳥,要生存,不會與人同行,只會逐水草而居。給嗜食野味的民族看到,更會遭到殺身之禍。以前認識一個香港來的,跟我說個經歷。這裡的鳥都是笨笨的,不怕人,走近覓食,一點也沒有戒心。於是有一次夫妻兩人一下就抓住一隻肥大的鴿子返家作特別的美食。誰科把牠的肚子剖開,才發覺滿是蟲,嚇得馬上掉了,真是笑中有淚的故事。當然作肉食的禽類,都是飼養的。雞隻是這樣,鴯鶓也是這樣。這些沒有濕貨市場,除了屠場附設的銷售櫃台外,所有在超市的肉食都給包裝得妥妥貼貼。

雞是普遍的美食。雞胸少脂肪,總覺得肉質粗,吃過充滿調味的肯德基炸雞,以為只有雞腿才好吃。但其實外出吃的都是雞胸肉為主。雞肉炒飯裡面都是雞胸肉,經過走油處理,雞肉都又滑又嫰口,根本不知道那是雞胸肉。至於買一隻燒雞吃,才吃出那種肉質的分別來。超市的十澳元的和不是超市的二十澳元的燒雞那一隻較味美,我可是不知道。超市下午有減價的燒雞出售,只售七澳元,雖然是只是恢復以往的價錢。但不用煮,拆肉來吃兩至三餐,未嘗不可。

國徽英語叫coat of arms。中世紀的騎士用來辨別身份,現在有用來識別一個團體的意思。澳洲現在的國徽由英王喬治五世於一九一二年授予,充分反映了這個國家的特色。細心看國徽上袋鼠和鴯鶓之間,有一個大盾牌,盾牌中有代表六個州的小標記。上方由左至右是新州、維州和昆州,下方由左至右是南澳州、西澳州和塔州。袋鼠也是不少州的紋章的主角,例新州左邊動物是獅子,右邊是袋鼠,西澳州和北領地兩州可能袋鼠橫行無忌,所以徽章上左右都是袋鼠,西澳州徽章中央是一隻黑天鵝,北領地有的徽章有一隻鷹在上方。首都領地的動物是左邊黑天鵝右邊白天鵝。最特別的可能是塔州,左右兩邊是已經滅絕的袋狼(Thylacine)。袋狼身上有類於虎的斑紋,所以又叫塔斯馬尼亞虎(Tasmanian Tiger)。袋狼生存在塔州數百萬年,滅絕的原有多個,其中包括引土著的活動和遭受野狗的侵襲。最後一隻人工飼養的袋狼於一九三六年死亡後,再沒有人看見過袋狼。但塔州的西南是一個受保護的國家公園,據說那是個全州唯一沒見過袋狼的地方。可能袋狼反而幸運地匿藏在這裡,不受世俗滋擾?

袋鼠是野外常見的動物。牠對人類的開發有較高的適應力,所以可以與人類並存,並不怕人。袋鼠在土著中叫ganguro,據說是土語「不知道」的意思。但後來有語言學家發現ganguro和土語「不知道」gangurrur的意思根本不同,是一個特別的稱呼。英語kangaroo自然來自這個音。袋鼠一般有兩種,大的叫kangaroo,小的叫wallaby。澳洲的國家欖球隊就直接叫自己做袋鼠隊wallabies。大袋鼠和小袋鼠的分別主要在身高和體重。大袋鼠最高有兩公尺,小袋鼠最高只有一公尺。所以看到大袋鼠站起來舉起雙拳,自然充滿威脅性。許久前聽說過有人訓練袋鼠參加拳賽,就是教牠用短小的前肢作攻擊。不過事實上袋鼠的前肢的攻擊力遠不及牠的後腿。動物感到受威脅,作出自衞很正常,所以袋鼠出沒之處,警示牌上必定叫你保持鎮定,慢慢離開,而不是衝前趕開牠們。你可以對付一隻小袋鼠,但漫山遍野的袋鼠走近,你又如何躲避?

夏天曾經在新州的雪山附近小鎮Jindabyne的營地小屋住宿過。傍晚小屋的草地上,袋鼠聯群出沒覓食吃草。不知如何有數隻袋鼠互相攻擊起來。從身型看,多是小袋鼠。不過攻擊起來有板有眼。原來前肢只是考驗對方實力,有如功夫的格鬥,一點也不馬虎。沒多久,接着就纏住對方的雙手,後肢向前踢才是力氣所在,對方也不示弱。如此拳來腳往打鬥十多分鐘,不知道鹿死誰手。到後來雙方倦了才靜下來。旁邊的袋鼠只顧吃草,懶理正在格鬥雙方如何慘烈,証明不吃眼前虧是最佳的處世哲學。

袋鼠互鬥常見,不是新聞。除非親眼見証,不明白為何如此激烈。但人與袋鼠格鬥,則可能會惹上官非。有一回新聞報導說一隻大袋鼠抓着一隻狗不放,狗主人趨前向大袋鼠飽以老拳。袋鼠迅間受襲,呆在當場,放開了狗。狗主人和狗得以安全離開。澳洲有法例保護殘害動物,無故拳打袋鼠當然在受禁之列。但今次狗主人被抓上庭,似乎有足夠理由解釋為何犯法。狗和袋鼠,同是動物,也有不同的待遇。

陸上的袋鼠之名,給澳洲航空公司(Qantas)借用,變成了遨翔的袋鼠(Flying Kangaroo)。澳航今年成立一百年,它原來是Queensland and Northern Territory Aerial Service的簡稱,也是全球三間歷史最悠久的航空公司之一,僅次於荷蘭皇家航空和哥倫比亞航空。澳航自從一九五一年來,未曾發生涉及人命死亡的事故,所以屢次獲得安全紀錄最佳的航空公司奬。近年外遊,多數選擇乘搭航空公司。原因之一是它的機艙服務員最有經驗。其他航空公司的機艙小哥和娃娃,常常看到他們在準備餐飲的一角大快朵頤,教一眾乘客情何以堪。澳航則不同,幸運地你可能遇上半百的服務員。有一次乘坐飛機回港,遇上兩個人先後感到身體不適。機艙服務員照顧他們有條不紊,從容不迫,令病者情況改善,其他乘客也沒有感到不便。

娛樂節目不是澳航的強項,但不會令你太失望,當然仍不能與國泰相比。今次新冠肺炎影響下,澳航停飛所有國外航班,裁員六千人,一萬五千人暫停上班,可能還未止血。消息宣佈翌日,悉尼的《每日郵報》的頭條謔稱澳航變了Crying Kangaroo。一葉知秋,未來確是令人擔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6月2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越恨越愛|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