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香港方丈份人好小器架!

王利民網誌│主無虛席(番外篇1):面對警察,要「打大佬」

2014-7-7 08:44
字體: A A A

主席按:這篇是511的其中一位,也是我的同事在七二後所記。

=====

「吓?唔係呀嘛,又要行樓梯?」通了一晚頂筋疲力盡,大家都對樓梯非常抗拒。

「係呀,民主之路係咁難行架啦~」帶路的其中一位警員搭訕道。大家馬上被逗笑,一鼓作氣走完這幾層樓梯。

****

我從來都是個守規守矩的公民,廿幾年來唯一犯過的法應該只是亂過馬路,7.1遊行後,我一直都打算早點回家睡,然後第二天可以精精神神上班。

但晚上的集會,學聯及學民幾位發起人在台上拿著咪,跟我們說:

(內容大意)「我們這些學生,的確是未來社會的棟樑,所以我們關心民主,關心核心價值,可能我們比較少包袱,所以我們不介意在前線衝鋒陷陣。而在香港生活了更長時間的大人們,可能你們活得越久,越多包袱要承擔;但當我們在前線為香港努力時,請問大人們、政黨在哪裡? 難道連在背後支持我們都不可以嗎?…」

這一夜,我問自己,如果我回家睡覺去,我對得住自己嗎?在場一直留守的人,很多都不是什麼民運分子或有政治背景的人,更多的是我們這些決定要守護學生的普通市民,我們知道我們人越多,學生便越安全,可以引起社會關注,他們便受到最大的保護。

當然最後,我和幾位留守的朋友一起被捕了,起初以為這等小事被拘留幾小時應該可以走,還趕得及去上班;不過這一留,就留了12小時。第一次被捕,第一次被警察抬走,點會唔驚,不過幸好身邊一直有朋友在一起,無論在內圍或外圍的朋友。其實最尷尬是要跟老闆(主席按:那直屬上司當然肯肯定不是我)說因為被捕了要請假,影響到工作我是最過意不去的,實在想跟他說聲抱歉。

警察要執行職務,清場是不能不做的;而示威者的確在不斷與執法單位抗衡角力,挑政府機,同樣也實在不能不做。示威者只有把自己身體放軟或互相緊扣不讓警方抬走,因為我們要告訴當權者,面對強權我們不會退讓;警察面對緊扣著的示威者,為了要執行職務,也的而且確不能不用上一點武力。

大家各為其主,根本沒有誰對誰錯。在場亦有很多把示威者當成是葉繼歡的警察,從他們的嘴臉你會知道他們有多痛恨我們這班人,但與此同時,由我們被捕至被釋放,我也看到不少會關心我們有無整親,會和我們有講有笑的警察,可惜的是,被挑出來作話題的永遠都是前者,而沒有後者。

在場很多示威者高呼「警察可恥」,其實在我看來,可恥的並不是警察,執行任務到底是前線的職責所在,而當上級叫他們清場,哪到他們說聲「不」?當然亦曾有警察揚言「當我被迫幹不道德及違願的事情,我會違抗命令」。可惜那位「受專業訓練」的前警務處長早已退下火線,而這番話且是記在97回歸前。怎說真正可恥的,始終是發號司令者;每次的示威事件,警方嚴陣以待的人數,可能連防範恐怖襲擊都沒有那麼多,而他們的目標卻是手無寸鐵,空得一個「勇」字的示威者。

但這亦正正表示當權者有多恐懼,他們壞事越多為,就越要警察們築起更厚的圍牆來保護;這道牆越厚,就代表當權者有多可惡。他們只懂以警察做擋箭牌,自己卻縮在背後「也文也武」,市民埋不到身,訴求又得不到回應,就惟有把怒氣轉嫁在警員身上,而執法人員也只能照單全收。

在爭取民主和公義的道路上,我們都不能退讓,但請大家亦要鎖定目標,當矛頭直指警察的同時,想一想其實他們只是那道被「Big Brother」築起的圍牆,我們硬踢圍牆都無用,真正的敵人不在此牆,而是背後的 Boss,大家真正的共同敵人,要打就要打大佬。

(攝於旅遊車經過黃竹坑警校「臨時拘留中心」門前)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7日 上午8:4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王利民網誌│逆權大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