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今天不是認輸天|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納豆恐懼|陳頌紅網誌

2020-7-12 22:00
字體: A A A

有時現實比想像更可怕,你看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猶幸大部分時候,現實還是沒想像那麼差。

像納豆。傳說中,那是日本最難吃的食物。哪管對心臟、血管、膽固醇都有好處,也沒太多外國人願意吃。朋友堆中不乏日本通及瘋狂哈日族,所有人一提到納豆都皺起眉頭,沒有一個說好吃。啊不,連說不太難吃都沒有。其中一個批發日本食物,理應對納豆包容度很大的好友,發誓永遠不會再次把納豆放進口中。

於是,在我的想像中,納豆比榴槤和罐頭鯡魚更難吃。加上它賣相不好,豆與豆之間連接著唾液般的奶白色黏稠液體,看著也反胃。

直至兩年前在台北酒店吃自助早餐時,丈夫無意中發現有小盒裝納豆,便拿了一盒,膽粗粗說要嘗嘗。他身先士卒吃了一口,我則瞪大雙眼留意他的即時反應──臉上沒有出現怪異表情,五官沒有扭曲,嘴巴一直保持郁動,沒意圖避免咀嚼,也沒有把納豆吐出來──一切反應看來很正面。他把納豆送下喉嚨,吞進肚子,過了兩秒,正式發表感受:「沒事,絕不難吃。」

雖然不肯定他有否作弄我,但對納豆好奇了這麼多年,便用筷子夾了一小口,先用鼻子聞一聞,沒以為的臭,再送入口中咬碎、吞下,咦!確實不難吃。再吃了幾口,發覺它跟別人的形容和自己的想像都好得多。

它的味道有點像咖啡豆,其實還挺香。唯一要挑剔,就是那些唾液般的拉絲,比吃芝士更容易出現尷尬情況。後來吃多了,找到竅門,以捲意粉的方式來吃,能稍為減少嘴唇出現白絲的失禮。

之前去京都,每天早餐都吃一小碗納豆。吃著吃著,何止覺得不難吃,甚至喜歡上。回港後久不久也去超市買,可惜它只能存放幾天,不能大量入貨,否則一定會吃得更頻密。

有些恐懼,可能源於聽聞、想像。但有些恐懼,則來自事實、經驗。驚,是必然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12日 下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7.12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