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權者就係要千方百計,將我哋香港人推向呢條路|銘爺|的士佬隨筆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惡人當道,一笑置之|王陸|關公拆局

2020-7-11 08:00
字體: A A A

執法者得勢不饒人,皆因惡向膽邊生。

施政者已被公認無能,所以太上皇必須派人來本地坐鎮,讓所有人都看清楚,一國從來只有一制,如今本土人士已盡成強國子民。

獲強國正式授權,執法者狐假虎威,「我說的才算數」「我說了是便是」,這個「我」可以是任何人,只要有當權者關照。

外交部戰狼全部成功上位,耿爽升官到了聯合國,態度必須更惡,才能回饋領導的賞識,因此本地高官若要升級為國家代表,同樣必須先發制人,發惡程度傲視同群。

即使港英栽培的精英如湯家驊,成為行政會議法律事務英語發言人代表後,接受訪問也須戰狼上身,一反過去資深大狀擺事實講道理歡迎放馬過來的作風,開口埋口必先指責對方bully(欺凌)自己,令提問的記者及節目主持人投鼠忌器,不敢過份挑釁,以免留下咄咄逼人的鏡頭及soundbite,有損個人專業形象。

強國一直在推銷全球命運共同體概念,但這種惡形惡相的公關形象,實在難以令人信服共同體能在真正互諒互助互惠的基礎上進行,而不是完全聽命於一國一黨一人的指令。

最近美國總統要求,本地大學停止收留網上學習為主的海外學生,名校如哈佛MIT馬上進言反對,但強國的公關宣傳卻不斷強調美國高等教育界會因失去海外升學市場而蒙受多少損失,多少教職人員會因此失業……這種「窮得只有錢」的「發展中大國」風範,其實不易贏得教育界的公開支持,因為沒有學校會想被人標韱為「見錢開眼,來者不拒」的學店。

最近震撼於法庭及立法會一而再對自己人及反對派裁決標準的差別,有人積極尋求自我開解的方法,更多以嘻笑怒罵的方式評論時政,一如當年在蘇聯等共產鐵幕國家的先例。這種自得其樂的擦邊球減壓方式,當年成就了一代笑話式血淚史文學。以今天香港文藝界、公關界、廣告界與傳媒人的智慧,會否也能同樣藉苦中作樂手法,為歷史留下紀錄,將要看「惡人」能提供多少創作的素材。

如今只要祭出國安法大旗,幾乎無人能置身事外,批評政府也有可能變成以身試法,完全視乎執法者的一念之差,但作為世界公民,面對那些面目可憎的惡法,又有多少平民仍能把怨氣完全「忍藏」心中!

即使是討論移民,其實也可成為危險動作。官方經已宣布,隨時可能/可以阻止本土人士利用英美澳等國家的違約行動移民;如果積極配合外部勢力,誘導無知市民行動,會有可能變成私通外力向政府施壓,掏空本地人才外匯甚至分裂國家;從事移民及投資顧問與推銷海外物業的中界代理尤其危險,因為他們個人會由此直接得益,令國家蒙受重大損失!

不過移民置業大灣區的廣告宣傳當不在此限,甚至會有官方鼓勵及津貼,因為這些都是促進本土人士融入內地的愛國行為。

官方說法,今天的惡法與惡人,只會針對打擊一小撮無藥可救的破壞份子,因此本土人士不宜對號入座,因為破壞份子不易被選中,以今天的表現,九成九的本土人士仍未有資格能成功入圍。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11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比玻璃心更易碎|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