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網誌│民國就有「公民抗命」

在法在理 港府都應行使單程證審批權

2013-12-19 11:43
字體: A A A

終審法院裁定申領綜援之七年居港限制違憲,隨即引發中港矛盾,無論是互聯網上、還是街頭巷尾的茶餐廳裏頭,討論間都有不少人擔心,今次終審判決會令更多來自邊界以北的「同胞」,因貪圖綜援而湧到香港。連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兼全國政協委員劉兆佳都來參一腳稱,相信單程證配額可以商討,而10年前曾表明不屑跟麥當勞職員和的士司機討論廿三條立法的行會成員葉劉淑儀,更再以當年的莊豐源案引發雙非嬰為例,指稱最終後果難料。

然而,「雙劉」的觀點,恐怕都有轉移視線之嫌。

須知道,來港的新移民當中,除單程證人士之外,還有透過各類專才優才計劃、工作簽證,又或是台灣、澳門或其他國家的人,跟港人結婚後來港定居者(香港每年都有大量學生到海外升學,與他國同學拍拖以至結婚的不少),不一定全部來自中國大陸。然而,至今就只得持中國大陸簽發的單程證來港的人士,完全沒經特區政府的入境事務處或其他部門審批。

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單程證計劃的「奇異」之處,在於絕對大多數申請人都早跟港人有聯繫,例如是港人配偶,又或是港人在內地所生的年幼子女,還有少數是港人在內地沒有兄弟姊妹照顧的年老父母,或到港照顧年老港人的內地子女,另外有一些是投靠親友或繼承遺產的配額。除父母無得揀之外,上述配偶或子女,其實都是部分港人自己「製造」出來的個案。即使削減單程證每天150人的配額,都只會延長這些港人親屬在內地的輪候時間,將他們抵港之日推遲。劉兆佳的建議,由此值得商榷。

換個角度說,即使將單程證配額維持每天150人,以一年365日計算,每年都只會有54750人。即使有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因「貪圖」綜援而選擇到港,他們都會被包括在這150個配額之中,不會令到抵港的人數增加,遑論驟增,或會產生的影響,更理應在特區政府一早預計之內。(除非,他們有辦法循專才優才計劃到香港,而獲入境處審查其學歷並獲批抵港後找不到工作,卻又在沒有健康等極特殊因素的情況下,仍神奇地獲入境處批准繼續留港。)故此,葉劉淑儀所言,更猶如製造恐慌。

正如前文提到,持單程證抵港人士之中,絕大多數是港人配偶或子女。倘若特區政府要控制合資格申請單程證的人數,其一辦法,就是管制港人與來自深圳河以北的人結婚,例如減發「無結婚記錄證明書」,但這樣做卻解釋不到,為何不同時禁止港人與澳門人、台灣人以至任何其他外國人結婚,實屬怪異版的禁止異族通婚(anti-miscegenation)政策(甚至變相承認港人和「同胞」不屬同一族裔),在政治上亦或會被質疑為不正確之危險動作。

而另一做法,就是由入境處對來自中國大陸的港人家屬,同樣實施目前對來自台灣、澳門或世界各地的港人家屬實行的審批機制。

據入境處資料,目前該處審批中國大陸以外的港人家屬到港的簽證申請時,會要求受養人(dependant)提供其與保證人(sponsor)的「合理的關係證明」,受養人並且須「沒有任何已知的不良記錄」,而最重要的是,「保證人能夠把受養人在港的生活條件維持在基本水平以上,並為他/她提供適當的居所」。如果保證人屬香港永久性居民、不受逗留期限約束的香港居民、來港就業的專業人士或投資者等,則受養人抵港後更可就業。

實情是,《基本法》第154條第2款本已訂明,「對世界各國或各地區的人入境、逗留和離境,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實行出入境管制。」有關條文並無將中華人民共和國排除在外。而且,入境處一直都有對澳門、台灣的人實施入境管制,亦有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專才、優才、留學生、遊客等實施入境管制;入境處跡近「照單全收」的,就只得單程證持有人,惟當中原因只是該處承襲數十年來的做法,並不涉及憲制。

月前曾有論者以至問責局長都曾指出,按照《基本法》第22條第4款,審批權須由中國大陸當局行使,惟第22條第4款的條文事實上僅列明「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 **須辦理批准手續** ,其中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定居的人數由中央人民政府主管部門徵求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意見後確定。」(重點為本報所加),當中「須辦理批准手續」並無指明,審批權應由中國大陸當局抑或特區政府行使。

由特區政府按照目前對全世界的要求,來審批來自深圳河另一邊的港人家屬的來港申請,一方面能夠達至一視同仁的標準,無分原居地,另方面亦照顧得到港人行使家庭團聚的權利,並且讓港府既合理又負責任地履行其人權責任,讓所有人享有家庭生活的權利都得到保障,此外更能「深化一國兩制的偉大實踐」。倘若有關標準日後再有檢討或調整,亦應維持對中國大陸以至台灣、澳門和世界各地的港人家屬,實行同等並且寬鬆的標準。

同時,由入境處實行審批,將可減少明顯地符合資格的港人家屬,在深圳河彼岸苦候多年,仍不獲中國大陸當局的官員放行的情況,同時卻又有一些人不知何故獲中國大陸官員評定為符合資格而得以極速遷居香港。

而即使入境處的審批並非取代中國大陸當局作為控制人口出境手段的單程證制度,亦可以與之平行地執行(就正如港府絕不會因為北韓限制人民出境,便對由北韓到港的人實行「照單全收」)。

港人對今次的綜援案感到擔心,屬人之常情,但亦必須同時暸解到法官已在判詞中明文確認,不同的福利和公民權利,例如房屋、醫療、選舉權,都無須實行同一標準;港人恐防「同胞」覬覦香港公屋,實屬過慮。而且,港人亦必須認清對象:港人應鎖定特區政府為爭取對象,爭取的目標應是要入境處普世地執行入境審批制度;而非質疑法庭出於捍衛人權價值而頒布的裁決,又或質疑對法庭秉行法治與公義表示歡迎的黨派。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3年12月19日 上午11: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台新大樓不算高價 建制派狠批或有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