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志源:任何一個卥莽行動,都可以打爛(普選)呢個玻璃器皿。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風起了,唯有這麼一次

2014-1-3 10:30
字體: A A A

《風起了》有一個「魔幻角色」,叫「卡斯特魯普」(Hans Castorp),與湯瑪斯•曼(Thomas Mann)代表作《魔山》的男主角同名同姓。他身份十分之神秘,同時十分之了解國際情勢,對日本和德國的未來感到憂心忡忡,卻又向在山中旅館遇上的二郎說,這裡就像魔山,是適合遺忘的好地方,以至勸說二郎道:

「正在和中國的戰爭,忘掉;建立了滿州國,忘掉;退出國際聯盟,忘掉;與世界為敵,忘掉。日本破滅,德國也破滅。」

又一個晚上,卡斯特魯普彈鋼琴,邊彈邊與二郎及二郎的未來外父合唱一首慶祝維也納會議(1814-1815年)的哀歌,同時是二郎與菜穗子一段情的輓歌:

「我該哭嗎?我該笑嗎?我在做夢嗎?我醒著嗎?今天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在做什麼。無論我走去哪裡,無論我站在哪裡,人們總是嘲笑我!今天所有的童話故事都要成真了!今天我會更明白所有事情:

「唯有這麼一次,不會再有一次,這真是太美了,不敢相信是真的,就像奇蹟,就像來自天堂的金色光芒,照耀我們。

「唯有這麼一次,不會再有一次,這也許只是做夢!這只會在人生發生一次,或許明天就沒有了!就像每一個春天只會有一個五月。

「每一對情侶都相信童話故事。愛永不止息!給我你的手,說道別。接著天空不再湛藍,接下來的你都知道:

「唯有這麼一次,不會再有一次,這真是太美了,不敢相信是真的,就像奇蹟,就像來自天堂的金色光芒,照耀我們。

「唯有這麼一次,就像每一個春天,只會有一個五月。」

然後,突然之間,當二郎和菜穗子漫步在高原之上,卡斯特魯普駕著一部開篷車在二人身邊掠過,揮一揮衣袖就絕塵而去,永遠走出他們的世界。

二郎不知道卡斯特魯普為何會被追捕,他也不想追問,而只想繼續創造他的零式戰機:在別人眼中,那是一件人間凶器,但二郎卻認為那是一個夢的形狀。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1月3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誰沒有想過出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