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歷史就是歷史,事實就是事實,任何人都不能改變歷史和事實。

王利民網誌│主無虛席(番外篇2):我的編號是511

2014-7-7 11:12
字體: A A A

主席按:欲罷不能,我另一位(七二)被捕同事,身同卻又是一番感受。

=====

7月2日,511人被捕。 我的編號是511。

我不知道這編號代表什麼,(可能係代表我行得慢)
我只知道安排編號是一種手段,一種令個人自主變得模糊的手段。
長達十二小時潛移默化,嘗試把你說成一個號碼,讓你失去自己,慢慢聆聽指令……

跟清場的警察不同,在警校的警察大體上沒有惡形惡相。這種對比,容易令人產生「警察原來還是不錯」的感覺;再配合他們接下來鋪陳「警察勸導你們不要再參與行動,是為你們著想」的訊息,在極度疲憊之下,意志很容易被動搖。

警方的人和設施看起來的確準備不足。我們最後一批人,在旅遊車待了超過三個小時才能下車。也許警員真的太辛苦了,旅遊車冷氣充分,讓他們能飽睡一會,也免了我們暴曬之苦,卻苦了在外等候的戰友們。(oh yes, 「停車熄匙」係一個好出名嘅笑話)

這裏要稱讚一下警察的勇氣。只有數個警員在車上,面對數十個「暴民」坐在身旁,竟然能夠呼呼安眠,實在訓練有素

車上也發生了小型的公民抗命。到達警校不久,車上已經有聲音說需要上洗手間,警員只回覆說要安排。輾轉半小時,沒有回音,其中一個勇武伯伯決定不再忍耐,走離坐位,高呼「我有權上洗手間!」。半分鐘不到,洗手間忽然就安排好了,大家不用扮演「只屬少數的自由行」。

同場還有一幕「五餅二魚」,感謝主,真心。事緣漫無目的地等待,飢餓難耐,我拿出剩餘的一包餅乾,吃了兩塊,有點不忍心,就把其餘的傳開去。然後,眾人紛紛把自己的糖、零食拿出來分享。份量不多,心意搭夠。而最重要的是,警察好像終於記起原來示威者會肚餓,就派人去拿來了整間警校裏最後的幾包芝士餅給我們,唔,榮幸。

入到警校 ,迎接我們的是新一輪等候。我不評論是否故意,但客觀結果就是警方理所當然地用時間來消磨我們的意志。他們的配合混亂,下屬不認識上司,上司不熟悉環境。本來一小時可完成的程序, 他們一時抱怨一時抱歉地處理,最終足足用了九個小時。

過程之中,進出房間時記錄號碼、如廁時被押解以及飲水時被監視等措施,在在加強著示威者成為罪犯的感受。同時在偶然的空檔,又會有較高級的警員嘗試「破冰」閒談,表示同情、理解卻不太認同我們的作為。面對這樣的軟硬兼施 ,有一小部分人的態度由最初的不滿,轉化到妥協,然後再去到體諒。

我不是說時刻都要與警察對立,(當然我說過,當反抗就是罪名,警察就只會是敵人),但至少,我們需要保持不卑不亢的態度。示威者體諒警員加班勉強可以接受,但倘若為此心生歉疚,我想,就本末倒置了。

我也不是說彼此不要作任何溝通交流,但若然對方徹頭徹尾沒有打算理解我們的理念,只是自說自話,一邊認定自己是對,一邊「循循善誘」告誡我們小心被擺佈,這種「釋出善意」,毫不陌生,叫統戰。

然而,無了期的等待,加上疲累的煎熬和對家人朋友的牽掛,一些基本的人權,比如飲水、打電話、吃飯盒等,去到後期,漸漸變得像是警方的恩賜。

到了最後一個環節,警察又擺我們一道,說只要我們配合,就可以加快完事。我明明深知道我們從來都沒有不配合,一直都只是警方的程序混亂,是他們在浪費時間,但那一刻實在沒能耐再辯論。而且大家也都已經想快快接受警告,然後離開。我只好告誡自己以及身邊的人,無論如何都要謹記,這次的拘捕即使是合法,也是不。合。理。的。

我們犯法,但沒有犯罪!

「磨練身心」之餘,在裏面還有另一個得著,就是跟兩個大專女生攀談。言談間我們論及為何要參與行動,往後又如何回應。我必須說她們絕對絕對絕對不是無知的匹夫之勇。她們來之前已經研究過如果有案底,將來在自己的行業內會有什麼影響;在怎樣的公司內會有何種的困難;出國會如何、升學讀書又如何等等。

她們知道代價,她們願付代價。

為了誰?為了大家。為了包括罵她們無知的那些無知的人。就是這樣。

話說回頭,被捕的人,大致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在馬路中心組成人鏈,決心留守至清場一刻的靜坐人士。
第二類,是站在身旁支援,於末段組成人牆的支援者。
第三類,是近距離拍攝記錄整個過程的拍攝者。

前者從開始便要作好心理準備一定會被拘捕,而後兩者則知道會有被捕風險,卻不確定是否必然會被捕。

我算是第二類。

大約六時,那時一批警察洶湧而至,(一批又一批,有N批)看似有機會從中間衝散靜坐的人,電光火石,大家當時想的都是盡可能令佔領行動延至八點,(OK, 其實係人都想拖到有真普選先停,但嗰下去到八點算係咁)。於是就在警方作出連傳媒都要驅散的最後通牒之後,響應靜坐人士的呼喚,我和其餘數人重新踏上馬路。(注意,即係之前我係番咗去馬路旁,嗰時我以為行動可以順利捱到八點,準備閃人番工的)

即是說,我不是什麼英雄,(無人咁講)
我掙扎過、膽怯過、猶豫過,
然後事情只是最後關頭的一個機緣。

而其實我們511個都不是烈士(yah…都未死)
因為社會運動不需要英雄烈士,
需要的是更多更多的群眾參與,(咁樣講嘢係咪叫左膠?)
我只是在這次走得較前的其中一個行動者。

當然,我沒有後悔重回馬路,我只是抱歉事前未有好好跟親友溝通。過程中因為關心擔心而流過的淚水,我不會忘懷。儘管這次拘捕只是入門的一課,我都已經深深體會到,建制的權力對自己和身邊的人造成多大的壓力。

不過,那些淚水的份量縱然沉重,
卻剛好把心中的火燃得更旺。

放心,別怕。

511記

(網絡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7日 上午11: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楊岳橋網誌│娶妻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