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銅鑼灣有間大酒店|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駕車的煩惱|姚啟榮網誌

2020-7-20 23:23
字體: A A A

澳洲的財政年度由每年七月開始。為了在財政年度末劃上完美的句號,各行各業定必在六月各出其謀,增加銷路。家庭電器用品店、服裝和電子產品都會減價,甚至汽車也毫不例外。不過今年瘟疫影響下,許多人失去工作,三餐不繼,減價已經無法令人興奮。汽車銷售當然也沒有好日子過。今年部分品牌推出先出車,明年一月才開始供款的計劃,可見災情嚴重。我們駕的德國品牌汽車於六年前購買,行駛了七萬多公里,仍然是一部性能極好的代步工具。偶爾經紀會打電話來,問問有沒有興趣換一部新款的汽車。但今年來電多了,看來是銷情不佳的緣故。其後甚至關心起每年定時的維修服務起來,提議不妨考慮預早安排一下。我一向只交由慣常的維修中心處理。因為一般檢查要起碼大半天,把車交到維修中心,乘搭公共交通上班,然後提早一點下班取車,頗為方便。提早預約的其中一個好處,就是維修中心可以提供一架代用車,給你在檢查期間免費使用。我會放一天假休息,貪心的享受這個特別的服務,趁機試試其他汽車型號的操作。不過我的一個朋友就謝絕駕駛除自己的私家車以外的其他車輛,就是因為恐怕不太熟悉操作,會發生意外。後來細看一下免費代步車的使用條款,才瞭解到魔鬼的細節在其中。假使你不幸發生意外,汽車損毀,你也要負上責任,賠償損失。

說起來,意外當然就是出乎你的意料,駕車在路上的時候多了,碰上意外的機會也會增加。當年認識一個懂從姓名推斷命理的朋友,大家聚舊,總叫他贈幾句。有一次請他為我的名字算命,他笑着回答,你現在是一校之首,命運如何,你還不懂嗎?經他一說,果然有幾分哲理在其中。命運如此,何必再自尋煩惱。這個朋友移民新西蘭,不時回港,跟大家分享在異鄉生活的日常,包括肉食蔬果新鮮、美味而價廉,令人羨慕。生活如此美滿,不知道是否早在他的計算之中。來澳以後,駕駛出過兩次小意外。第一次在Parramatta市中心商場的多層停車場找泊車位,左顧右盼之餘,撞上旁邊的石柱,損毀了右邊的沙板。當時呆在當場,驚魂甫定,幸好還能開動車子回家。打電話給保險公司,他們安排附近的一間汽車修理公司幫忙。我把車子駛過去,技術人員開始動手修理。兩三天以後,取回車子,一點也看不出有碰損過。我只付出墊底費,其他由保險公司負責。那時候不用立即付出的費用,在其後數年的保費增加中償還了。即是說保險公司的服務並非特別好,而是它們的巧妙地把你的財政壓力攤分開來,令你能夠充分應付。

數星期後的一個晚上,車子在一處由小路出大路的地方等候開行,給後面的一輛車子撞上來。這次碰上車尾,尾門打不開來。自己的臉受力撞在A柱上,腫了少許,當場沒有察覺。下車跟後面的車子司機理論。有點氣,但對方竟然承認是他的魯莽。我們把車子停在路邊,交換了個人和車子資料,就各自開車走了。我半信半疑對方是否肯負責任。後來打電話給保險公司,將所有經過告知。接聽的服務員也說不用擔心,我們有了對方的資料,一切好辦。事情就是這樣簡單。我們根據保險公司的安排修理車子,這次真的不需要付分毫。只不過有數天不能使用車子,日常購物當然不方便。事後想起,這個司機還是講理的人。他的車子絲亳無損,本來可以一走了之。事發的地點是悉尼西區,晚上罪案的熱點之一。不幸遇上惡人,可能給人飽以老拳。不過總括來說,這裡發生交通意外並非不常見。發生了沒有傷人,雙方只要把車子停在安全的地方,私下冷靜處理就可以了,很少看到大家動怒得臉紅耳赤,也不需要出動警察。初到澳洲時看見大家如此冷靜很奇怪。後來自己遇上了,親自見証過處理的方法,才知道一切在於制度。

以前看過一部澳洲電影,名字不記得了,只是記得一大堆舊車在你追我逐,印象中以為澳洲人駕的都是殘舊的車子。不過電影始終不是現實。許多澳洲人的財富增加了,買大房子,也買漂亮的車。近年在大城市的汽車,都不會殘舊破爛。舊車變成中古車,更有保留的價值。有空間的人,自然肯收藏舊車子。有一次我還看到一輛香港的舊巴士在悉尼的馬路上走,可能是個巴士狂迷把這些昔日的光輝,帶來保留在這個大地上。我上班經過的維多利亞大道,其中有個房子前面停放了六七輛古舊的福士甲蟲車,看來開不動了。我經過多年,還是老樣子,也不知道房子裡面有沒有人。這些甲蟲車勾起我年輕時看過的電影《鬼馬神仙車》。福士甲蟲早已經不是馬路上的常客。悉尼路上最普遍的牌子,還是豐田。豐田的Hilux型號,更是每年銷量第一的多用途「農夫車」。

現在路上走的,肉眼可見,多是新車。南韓製造的私家車也躍升成為十大最受歡迎的品牌。它提供了七年的保養期,給顧客們極大的信心。其他的汽車品牌,也陸續要開始提供起碼五年的保養。老實說,住在近郊,公共交通工具不便,車子是必須。我的不少同事住在藍山,每天清早駕車經M4高速公路回悉尼上班,只需一小時多。這段六十五公里的路,上下班來回每年差不多兩萬公里。加上用作日常購物,每部車子行走里數高就很正常了。

住得偏遠,當然不得已。根據最新資料,住在Double Bay的人在二〇一七至一八年財政年度的平均收入為二十四萬多澳元,比最低收入的一區高十倍。Double Bay是豪宅區,距離商業中心區四公里,人口不夠五千人。有人叫Double Bay做Double Pay,因為這裡的東西比其他地方貴雙倍價錢。但悉尼美麗的地方多的是。那天和朋友到訪鄰近塔朗加動物園的Bradleys Head,發現只要看到海港大橋,都是絕世好景。驅車到來,走近水邊,朝南看,對岸是Double Bay;朝西望,就是獨特的悉尼海港大橋。看了叫人感到安慰:澳洲仍是個幸運的國家。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最簡單要求|陳頌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