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國安法】《十年》導演歐文傑離港「走佬」加拿大 直指香港已「冇乜嘢言論自由」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幸好發生在日本|陳頌紅網誌

2020-7-26 14:00
字體: A A A

幸好發生在日本。

有一天用餐後,我和丈夫離開餐廳,回到酒店。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丈夫忽然問:「我的背包呢?」他的背包,當然是由他自己負責看管,所以答案很明顯,他把它遺留了在餐廳。連忙叫他跑回去看看。期間我已作了最壞的心理準備,萬一他真的丟了背包,裡面的錢、護照、信用卡、香港身分證都失去,應該怎麼處理。首先要報失信用卡,然後要報警,補領臨時護照和身分證等等。未來幾天,想必不會有心情遊覽。好一個假期,或者就這樣浪費。

正焦慮不安、心急如焚、心情低落之際,丈夫笑嘻嘻地拿著背包回來。打開裡面檢查,所有東西仍在,兩個人鬆了兩大口氣。

如果發生在其他地方,內地、歐洲,甚至香港,真不敢想像,很大可能連屍骸都無法尋回。幸好是在京都。

另一天在酒店吃早餐,鄰桌日本女人把一個長方形LV錢包,放在桌上,而且它還是打開的,裡面一疊現金和幾張信用卡讓人一覽無遺。她竟當成在自己家裡那樣,安心地由得它躺於桌上,自己走出去拿食物,很久才回來。丈夫笑說,如此明目張膽地引人犯罪都沒事,再一次證明,我們根本不必擔心他的平價背包被拿走。係囉!有上天眷顧的幸運,可以繼續開開心心旅遊,才可以說得這樣輕鬆。

不過日本人路不拾遺,卻是世界聞名。美國密歇根大學法學院第十七任院長Mark D. West曾在東京和紐約街頭做過遺下錢包(裡面當然有現金)及手機實驗,結果顯示,東京人把錢包和手機交去警局的比率分別是九成五及八成五,紐約人是七成七及四成。難怪West指日本是失物者的天堂。

研究日本律法的West指出,日本對於侵佔他人財物或盜竊的刑罰比很多國家都重,即使偷了十元八塊都要入獄,且留案底,代價太大。像幾年前香港解款車跌錢引來途人瘋搶的場面,永遠不會在日本出現。

(圖片來源:[email protected]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國反中下一擊:推冧中共防火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