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排除要求中國關閉更多駐美領館 中方:蠻橫無理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施恩望報|陳頌紅網誌

2020-7-23 13:58
字體: A A A

在香港也好,外地也好,看到一些適合好友和她們子女的小禮物,都會買下來。其中兩個好友的女兒,每次收到禮物,除了寫幾句窩心的感謝說話,更會傳照片來,證明自己「很喜歡」、「已經在用」。也分不清是我哄她們開心,還是她們哄我。

上星期去一間餐廳吃甜點,餐廳門口有一部自助號碼機。我搞了大半天,也未能輸入人數。這時候,站在一旁等位的一個十一、二歲女孩,主動走過來幫忙,我拿了號碼之後,跟她說「唔該晒你!唔該晒」。她身旁的中年女子摟著她的肩,向我笑道:「細路女認叻,唔使多謝佢。」我搖搖頭,「要講唔該嘅。」

送禮物給所愛之人,是心意;幫陌生人取輪候號碼,是熱心。為的都不是想聽對方說「謝謝」。話雖如此,若對方收了禮物、接受了幫忙,不僅沒道謝,甚至連反應都沒有,我們又是否完全不在乎?

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行為經濟學及情緒心理學家George Loewenstein認為,感謝的重要性一直被看輕。超過一半人,施恩也望報。「報」的意思,並非要有實際回報,但至少得到禮貌上一句道謝。偏偏對於一些人來說,「謝謝」不易說出口。也許因為它除了表示感激,也間接承認自己受對方恩惠,或會令自己處於較弱,或能力不足、需要幫助的位置。

在實驗中,四百多位受試者,二人一組接受測驗。如果兩人分數不同,會以較高者分數作為組別成績。工作人員在受試者不知情之下,讓其中一人接受非常簡單的測驗,令他輕易為組員贏得高分。然後安排二人獨處,監察二人互動。

結果發現,六成八低分者主動向高分者表示感激,皆大歡喜。三分二人則毫無表示。遇到這樣的組員,五成九高分者會以暗示形式,令對方最終要講「謝謝」(《心理學評論》期刊)。

一句多謝,有時候根本不足以表達感激,但總比不說好。

(圖片來源:ABS-CBN Entertainment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3日 下午1:5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方下令關閉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 黨媒:不意外,已做好應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