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區國安法】美國務院引述特朗普稱 即時以內地同等地位對待香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於車廂中被娛樂|陳頌紅網誌

2020-7-24 14:07
字體: A A A

在台北、台中、台南、京都、大阪、倫敦、巴黎、新加坡和紐約,都曾經乘的士,但沒有一個地方之的士司機,會在車廂內大大聲地播著歌、聽著電台節目,令乘客無可奈何地跟司機分享他的生活及音樂品味。

如果只有一點輕音樂,或者聲浪不大,我猜大部分乘客都不會介意。但有時候,香港的士司機播放音樂之分貝,大得令人以為自己置身夜店裡。有好幾次,上車後要說出目的地,但由於電台節目聲量太大,要扯高嗓門重覆兩次,司機才聽到。縱然如此,司機仍沒有把聲量調低。

有一次飲宴後乘過海的士回家。司機正播放一堆四大天王年代的失戀情歌。本來這些耳熟能詳歌曲,也樂意跟他一起聽,一同緬懷過去時光。但一來音樂聲非常大,二來司機的表現有點──歇斯底里。他的眉頭鎖得好深,一邊聽歌,一邊搖頭晃腦地跟著唱,每當到了副歌高潮位,更會邊唱邊拍打方向盤,進入忘我境界(他的確「忘我」:忘記我的存在)。我不敢貿然叫他把聲量調低,怕騷擾他如此投入的情緒,惟有假裝手機響起要接聽,看看他會否自動自覺。沒有。他繼續聲嘶力竭地開他的迷你演唱會。我只好把耳筒塞住耳朵,再打開一點窗,讓聲音散開。

我同意、也明白,長時間困在車廂裡面,很寂寞,有點音樂調劑不是壞事。以前每天駕車上學上班,都會聽音樂,但只限於無人在身旁時。職業司機在乘客上車後,依然旁若無人地專注於音樂、電台節目,甚至賽馬直播──如果司機沒下注,照道理不必聽直播吧?既下了注,對自己投注的馬匹有沒有跑第一,理應會著緊,那麼很容易分神,隨時釀成意外。

我們工作時不應上網購物、不應講私人電話、不應玩手機遊戲,那麼掌控他人生命的駕駛者,是否應該更專心?不過香港乘客對自己在車廂中被娛樂,似乎早已習以為常。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4日 下午2:0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區國安法】李家超稱維護國家安全「天經地義」  作為中國人無可能有任何畏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