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簽署「確認輸」|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半年|姚啟榮網誌

2020-7-27 23:23
字體: A A A

悉尼這個冬季多雨,便以為是恆常。但翻查一下紀錄,其實不確。下雨天都是平均每月十多天,只是六月降雨較多,便以為這是冬天的天氣。應該說,以雨量計,上半年比下半年多。七月是隆冬,雨量最少,然後一直到年底,怪不得去年席卷新州和維州的山林大火發生於十二月。山林大火受災者還未復元,轉瞬間,又再來了一場瘟疫,半年就這般過去了。澳洲廣播公司更提醒大家,今年一月二十五日,澳洲錄得第一宗新冠肺炎病毒,患者是一名中國公民於一月十五日乘坐飛機從廣州飛到墨爾本。接着新州也錄得三宗病例。如今看見雨天,一片愁雲慘霧,早上如同黃昏,天氣陰冷,上街也不能,真的是徹底封閉在家。

這兩場災難改寫了歷史,也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山林大火其實近在咫尺,最近的大災區藍山國家公園,距離我們的家不過一小時多的車程。火舌直捲過來我們號稱叢林郡的社區並非不可能,只要風勢加強,由內陸吹向沿海,相信悉尼西部盆地的房屋無一倖免。山林大火過去,到訪藍山一帶,看見遍地燒焦了的樹林,公路兩旁的高大樹木都燒掉了,僅存熏黑了的樹枝。找到一間路邊開門營業的咖啡店,坐下來喝一口茶,舒一口氣,才知道乾淨的空氣多寶貴。電視上的畫面所見,焚燒山林之時,白晝如黑夜,火光照得大地血紅一片,令人心悸。新州南部的一個郊遊熱點,大家尚處之泰然,戲稱可以到海中躱避。果然大火捲到海邊,政府出動軍隊把倉惶的遊客從海上接載到安全的地方。跟大自然的力量開個玩笑,不免代價太大。澳洲廣播公司最近的一個叫The Source of a mega fire的報導中,說這場世紀大火原來由閃電擊中一株大樹蔓延開來,的確令人難以置信。

到大火撲滅過後,災民準備歡迎遊客重來。不過瘟疫爆發,大家反而卻步了,不敢遠道前往。現在形勢更加嚴峻。本來想到劫後重生,但最壞的時刻好像還未到來。每天看到維州不斷上升的病者數目,就知道這個瘟疫來了又去,去了又來。維州每天測試數萬人,找到了幾百宗。新州和維州之間名義上封了關,但許多物流並未停止。這個令維州和新州瘟疫重新爆發的零號病人來自在維州的酒店隔離。説時遲那時快,兩州變成難兄難弟。七月二十六日維州證實新增了十名死者,雖然大部分不幸者是六十歲以上,但其中一人四十餘歲。說明了這個瘟疫肆虐,不分年紀。年老者抵抗力弱,自然是不幸中之更不幸。

居家工作這麼久,本來大學已經公佈了一系列復工的措施,由七月二十七日開始局部回到辦公室。局部是怎樣的呢?即是說一星期五天的工作,可以看看,可否先行三天回來,然後逐漸增加一天至兩天,直到回復正常。但瘟疫還未結束,這三天回到辦公室工作,可能是對自己生命安全的挑戰。對於每天駕車上班的我,途中沒有接觸其他人,從家中回到大學停車場,絕對不擔心感染。至於要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同事,處境並不一樣。即使戴上口罩,究竟有沒有辦法做到絕對完全,實在很難說。很多澳洲人仍然歧視口罩,或是覺得戴口罩的人有問題。那是非常個人的想法,沒辦法改變別人。前天到超市購物,收銀員咳了數下,笑說要考慮休息休息。我卻覺得她應該依照衞生建議,留在家中,不必上班,直到病好為止。以往大家對健康十分著緊,稍一不舒服,就自我隔離。這個收銀員反而繼續上班,可能是擔心會隨時失去工作。

新州州長刻意提及,如無必要,或者覺得不安全,可以在家工作。即是說,瘟疫雖然再蔓延開來,我們不會採取以前嚴厲的措施,但必須要「執生」,視乎輕重。於是乎,大家都依舊先謀定而後動。回到辦公室的措施,不一定硬性推行。回來上班的安排,其實應該和防疫的準備扯上關係。這幾天看到許多辦事處的大門外,都新安裝了消毒洗手液的容器,可是裡面空空如也,準是等待星期一才一併把它們裝上去。現在是學校假期,理論上回來的人不多。每部電梯裡的地面貼上了兩個站立的標貼,表示你我二人各站一角,保持社交疏離的一點五米距離。不過有時候看見超過兩個人擠進電梯的細小空間。但大學防疫告示沒有表示這是個高危的做法。看來要防止瘟疫擴散,大家還是要周詳考慮,也要實際可行。

半年來,上班的模式改變了,但至少表示你還有工作。聯邦政府估計失業率會上升至百分之十,財政赤字更下跌至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差的地步。當然只要瘟疫感染的數字持續,沒有人知道何時會消失,經濟就不會有起色。至於澳洲的大學,最擔心的是海外學生能否回來上課,因為他們的學費是重要的收入來源。據說海外學生依然很想到來,不過最後一刻是否繳交學費,可能要看政府仍否封閉,是否還需要在酒店隔離十四天。但這兩週的隔離,並非沒有商量餘地。巨星妮歌潔曼和丈夫子女最近乘坐私人飛機回到悉尼,不需入住酒店隔離,而是逕往南部高原的私人大宅,說是因為工作特別忙碌,不能耽誤片刻。果然階級有別,人間有情。

疫情何時消失,沒有先知,專家也說實在太多的變數。有人提議要採取滅絕的處理,有人卻只需要減少本地傳播。但悉尼這個大城市,解封以後,海外的人到來,說不定也會帶來病毒。相信有疫苗注射後,情況才會改善。在家工作以來,大家發現許多新的問題,例如困坐家中,健康反而不如前。有人瘦了,有人缺乏運動過胖。有人少了與人直接面對面溝通,發現自己心理困擾,產生抑鬱。不過最大的受害者反而是長者。許多感染的病人是住在院舍的年邁老人。人生走到最後的歲月,本來可以安靜的辭世。遇上一場竟然如此惡劣的瘟疫,甚至不容許老年人從容的與親友道別。

終於了解何謂白駒過隙。兜兜轉轉,人世間所有的恩怨終會隨風而逝。不如趁天朗氣清之際,舉頭看看白雲的白,藍天的藍。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理大團隊指第三波患者病毒藏突變基因 或證免檢疫致再爆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