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煲底見|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含住鳳爪換位|陳頌紅網誌

2020-7-28 23:00
字體: A A A

經常光顧茶餐廳的人都明白,「搭檯」是常識。即使沒太多人真心喜歡跟陌生人擠在一起坐,但很清楚那是茶餐廳規矩。反正大家都是匆匆吃完便離開,也不至於抗拒(除非被迫跟三個互不認識的人,一同擠在一張窄小卡座,肩並肩、膝蓋撞膝蓋,那感覺就確實有點不自在)。

但如果在進食途中,一次又一次被侍應生要求換位子,以方便他們招呼其他食客,你會樂意換嗎?

曾經就目睹一個可憐食客,連續兩次被侍應生要求換位子,幾乎想開口替他抱不平。他坐在一張四人檯,其餘三人走了,餘下他一個。他正在吃多士和炒蛋,侍應生走過去,說有四個客人在等候,請他去另一張二人檯搭檯。他雖有點不情願,「吓」了一聲,無奈地放下多士,仍然順從地換了位子。

過一會,這個男子開始吃麵,而坐在二人檯的食客也結帳離開。另一個侍應生又走過去問:「外面有兩個人在等位,你可否換去另一張檯?」他抬起頭,很是生氣,「又換?使唔使我企響度食?」這一次他不肯換,說「叫他們等等」,便繼續低頭吃麵。侍應生走去跟等位的客人說:「人哋唔肯換位,你哋等吓啦!」彷彿把責任都推到那男子身上。

如果食物仍未上桌,為了方便其他人,我猜大部分人都不介意換位。但如果已經在進食,還要換了換去,確是非常打擾。

幾年前,銅鑼灣有一間茶餐廳,中午提供傳統盅飯。有一次我正在吃鳳爪排骨飯,侍應生叫我換位。當時有兩隻「腳趾」在嘴巴裡,皮和骨仍未成功分離,到底應該全部吐出來,還是含住它們站起來?萬一腳趾骨滑入喉嚨卡住,豈非成為香港開埠以來第一個因為吃鳳爪途中被迫換位而鯁死的人?危機意識極強的我,惟有指一指嘴巴,低下頭,慢慢把骨頭吐出,才拿著手袋站起來。當日我就向眼前的盅飯發誓,從此不再在茶餐廳吃鳳爪。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7月28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行止料對華政策演說預示中美關係逆變 蓬佩奧展示與中共切割決心「團結大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