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像白雲像清風有海水陪同|游清源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好電影壞電影|姚啟榮網誌

2020-8-3 23:23
字體: A A A

看罷《范保德》,我的雪梨台灣影展就結束了。正確的說,我的串流線上看電影的時間已經到了,不能繼續看。其實影展由七月九日開始,到七月三十日結束,不算短的時間。如果一開始線上觀看,十一齣長片和其他的短片,應該可以順利完成觀看。不過我知道得太遲,所以作了這個打算:以三十五澳元的價錢,看得多少都沒關係。另外五澳元是買一罐咖啡豆,上面有影展的紅色或黑色圖案,隨機出貨。更要命的還是免費送貨到來。早兩天收到電郵,說已經在路上了。這樣子的計算,無論我如何努力,除了上班以外的時間在看,結果都只能看了蕭雅全的三部電影:《命帶追逐》、《第三十六個故事》和《范保德》,加上楊雅喆的《女朋友 男朋友》。本來很想看《返校》,購票時已經放映完了,原來只有一場,這個失落無法挽回。從預告片看來,可能要感到遺憾的就是這一部。不單是拿了那麼多獎項,而是一個小故事中窺見一個大時代,還是要佩服導演的野心。

近期看過的台灣電影,還有是在Netflix上看的鍾孟宏的《陽光普照》。從Netfix的劇透早知道是一個悲劇,所以就看得特別慢,有一陣子還把它留在「我的名單」中,有機會才繼續看。這個令人悲傷的時代,我懷疑是不是要看喜劇來給自己一些精神上的安慰。不過以為是令人開心的電影,最後反而覺得是硬滑稽,笑不出來。所以想不出什麼好的喜劇電影來。我訂閲Amazon Prime Video這個串流電影庫,數量和種類無法和Netfix相比,但仍有一些剛上映不久的電影在這裡串流收看,例如昆汀·塔倫天奴的《從前有個荷李活》(Once Upon a Time in Hollywood)就很快可以看到。裡面有一個場面,描述畢彼特飾演的布茲在片場中遇上傲慢的李小龍,兩人打了起來。布茲最後把李小龍的身軀砸在車門上,卻因此得罪李小龍行衰運。到底為什麼塔倫天奴這樣塑造李小龍,當然有他的理由。不過電影不是傳記,《從前有個荷李活》也不是紀錄片。相信塔倫天奴沒有甚麼種族歧視的理由,但這樣反傳統的描述,只覺得奇怪,只可以說塔倫天奴有自己的一套。但整體電影不及他的幾部前作,而且劇情推展得很慢。雖然說有多細節在其中,但其實不很好看。

近日Amazon Prime Video在電視上大力宣傳這部叫The Very Excellent Mr. Dundee的電影。Dundee 就是鱷魚先生。三十四年前Paul Hogan靠澳洲電影《鱷魚先生》(Crocodile Dundee)揚威國際,,得到金球獎最佳男演員奬,也成為澳洲的代言人。Paul Hogan就等於鱷魚先生了。但Paul Hogan近年的得意傑作,不是他主演的電影,而是給稅局越洋追稅,但最後稅局沒有告上法庭,而是私下解決。稅局如此高調起訴Paul Hogan,而又能夠迅速和解,過程當然不可張揚,充滿神秘。但Paul Hogan這部新作,賣的是他過氣的榮光,其實是一部不斷嘲笑自己的過去的電影。不幸的是電影還找來著名奧莉花紐頓莊,諧星Chevy Chase和John Cheese落力演出。但看了十多分鐘,已經知道不對勁。浪費了幾個演員,說是爛片絕不為過。幾份本地報章的影評人給了一粒星,我相信半粒已嫌太多。

所以相比之下,台灣的電影的確有驚喜。《陽光普照》有虛有實,現實和幻覺都是生活的章節,不用奇怪。大兒子突然跳樓自殺,後來父親在街上看到兒子的靈魂,不點不覺得恐怖,反而有點不捨得。小兒子阿和給黑幫好友菜頭威脅,再度走入歧途。父親為了保護兒子,跟蹤他們,最後更把菜頭撞死。身為教車師傅的父親,在一個陽光普照的山頭上向妻子說出這個驚人的秘密,揭開了一個木訥的父親如何痛苦地把小兒子拯救出來。在雪梨台灣影展中的《范保德》也有相似的父子關係。獲悉自己胰臟癌末期的范保德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於是趁赴日本公幹之便,帶同兒子找尋多年前遺棄自己的父親。范保德可以和朋友開懷暢飲,卻沒有和兒子多說半句。電影敍述了三代的關係,卻沒有詳細交代他們之間的關係。范保德要到日本找尋父親的過去,但到底父親後來如何,日本的友人也說不清楚。至於范的兒子,要靠一個香港來的友人才知道父親死前的最後一句說話。這種模糊不清的人物背景:台灣、日本和香港,就組成奇妙的幾個時代。那個來自香港的人,說些廣東話夾雜了國語,和范保德的不太流暢的日語,好像又是一個巧妙對比。如果要說電影敘述的是不能理解的人物關係,也反映了現實中,其實有著不能言喻的複雜性在許多關係裡面。

蕭雅全的電影中,我還是喜歡他的第一部電影《命帶追逐》,那個在車禍中失去掌紋的主角東清,承受了父親的當舖繼續經營,就是命。女友常來幫忙,有興趣了解顧客的掌紋,甚至千方百計要找出男朋友的掌紋來,想知道他的將來。男主角結識了一個奇怪女子,兩個人在捷運的車廂做起流動小販來。這樣售賣物品當然是非法的,而且這個女子安排一些人扮作顧客,吸引其他人上當。男主角沒有什麼計劃,只是跟著她走過一個又一個車廂,一如他不懂得掌握自己的命運。這些生動的小節和電影中人物的對話中流露的幽默,更令人莞爾。《第三十六個故事》中為以物易物咖啡館,也令人感到新奇。看罷桂綸鎂的演出,才接着看當年她得最佳女主角奬的《女朋友 男朋友》。

這是一部二〇一二年的電影。想起這些年來,對自由、民主的訴求的回應,還是如此令人沮喪。電影中的兩男一女三十年的遭遇和命運,濃縮在一百零五分鐘中,原來像你的也和像我的。三人由中學到大學時參加學運,青春的歲月在燃燒,大家都追求自己的夢想和自己喜歡的人。阿仁愛美寶,卻又追逐名利與另外一個女孩結婚。美寶愛阿良,但阿良卻是個同性戀者。最後美寶因病去世,遺下一對叛逆的孖女由阿良照顧。當然這部電影充滿了一切成功的商業元素:動亂的時代、同性戀、複雜的情感關係和無私的大愛,容易討好。討好之外,說到特別,我還是選蕭雅全的作品。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唯有靠嚇|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