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十年前,我等待最早的閃電!|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誒」與「jip」|陳頌紅網誌

2020-8-6 23:00
字體: A A A

在網上翻天覆地去找,才找到「誒」這個字。

根據「粵音字典」,它的讀音是「e6」。當我們說話中途要思考、停頓,常常不知不覺用上「誒」:「聽晚八點呀?誒……(想了一想),都應該可以嚟到嘅。」又或者,當我們想迴避一個問題,可能又會「誒」:「靚唔靚呀……誒……你自己鍾意咪得囉!」

有一晚看《新聞檔案》,有一個記者在報道一宗新聞時,句與句之間竟然有很多「誒」。不知道那位記者是否剛出道,抑或正努力地背稿。講話時有太多「誒」,總予人沒有信心、不夠果斷之感。

美國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心理語言學家Jean Fox Tree卻有不同見解。他認為「誒」、「唔」、「呀」這類看似多餘的填充字(英語的um、uh、like等),原來並非一無是處。當兩個人在聊天,其中一方因思考回應而用上這些填充字時,除了令對話不致中斷之外,還能有效抓住對方注意力,使他更留意之後的說話內容。有趣的是,當講者在說話中加入「誒」、「唔」、「呀」,聆聽的人會比較記得後面的訊息。

話雖如此,史丹佛大學心理學家Herbert Clark警告,在一些比較正式的場合,例如入學或工作面試,公開演講等,加入太多這些字眼,卻會讓人覺得不專業,事前準備不足,也更容易令聽眾沒耐性聽下去。

香港人有一個非填充字作用的助語詞,何止令人沒耐性聽下去,簡直可以在一兩秒之內惹人反感,它就是「jip」(很抱歉,實在找不到正確寫法。網上有人用「唧」,有人用「滋」,也有人用「摺」)。如果配以一副藐嘴藐舌的不屑表情,乞人憎指數肯定爆標。一個鑽石王老五友人說,他曾想追求一位跟他互有好感的女同事。某天跟她在走廊談話,她被路過的速遞員撞了一撞,不滿地「jip」了一聲,他立刻打消追她的念頭。她萬萬想不到,自己jip走了好姻緣。

(圖片來源:Learn Cantonese with CantoneseClass101.com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6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武漢肺炎】8.6衛生署醫管局記者會(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