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林鄭為何做不成特首?

廢除特首提委四大界別 ── 不可能的任務 必須做的任務

2014-7-8 02:41
字體: A A A

民間全民投票有近80萬人投票,當中大比數參與市民同意立法會應否決不符國際標準的政制方案,隨後的7.1遊行估計參加人數與2003、04年相若,7.2凌晨至清晨學聯的和平佔中預演成功地和平進行,和平佔中已可謂進入最後大直路。此時此刻,學聯提出如果北京中央的方案包含「四大界別」,便會佔中。

除公民提名外,廢除提委會的「四大界别」正切中政制討論的另一核心重點。學聯繼4月中與學民思潮聯手提出學界方案後,再一次提出廢除「四大界別」,客觀效果,正正就瞄準民間全民投票中那88%擁抱國際標準,支持立法會行使否決權的民意。

簡單來說,就是將「四大界別」的廢止與否,直接跟是否達到國際標準掛勾。

而實質效果,就是學聯先行為「後7.1」的政制討論設定座標。

雖說根據經僭建後的「五部曲」,北京當局「理論上」現階段只能決定2017年行政長官(及2016年立法會)的選舉辦法是否需要修改。決定需要修改後,如何修改是由特區政府向立法會提交,與北京當局無關。如果北京現階段就連如何修改都加把嘴,便是超越權限,違法兼違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釋法。

但說實話,要北京中央「忍口」兼且「忍手」,恐怕難過要獅子忍住不吃肉。

再說,在現實政治之中,任何包括公民提名、包括廢除「四大界别」的方案,都不可能得到北京的接受。得不到北京的接受,就等同預告有關方案不可能獲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不可能得到立法會3分之2多數通過、不可能得到行政長官「同意」,莫論全國人大常委會根本不會「批准」。

這,卻不代表大家不用討論公民提名、不用討論廢除「四大界別」。

公民提名如何體現現代民主標準,無論是坊間還是《852郵報》都曾多角度探討,在此不贅。「四大界別」如何有違國際標準,其實同樣重中之重。

普選的定義,絕不止於政府洗腦式宣傳片(APIs)所指的一人一票。普選的國際標準,就是要整個選舉從頭到尾都符合普及和平等的原則。而要符合得到普及和平等的原則,就必須做到票值大致上均等。

的而且確,全世界有很多選舉方式,五花八門,但若論標準,則其實萬法歸宗,就是普及而平等,就是票值均等。

「四大界別」卻完全達不到普及而平等、票值均等的原則,而且更是背道而馳:首先,「四大界別」的絕大多數席位只有20多萬人選出;第二,大量席位都自動當選,根本沒有真正選舉;第三,席位數目與所屬的分組界別人數沒有關係,人數多的分組界別可以席位少,反之亦然。

由這樣的「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委會,試問有何可能達到港人普及而平等地行使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權利?

故此,「四大界別」只要一日存在,行政長官選舉就不可能是真普選。即使當局修改「四大界別」,無論是改為「三大」、「五大」還是「十大」,只要票值不平等,選民基礎沒擴展至全體約350萬已登記選民(或500萬合資格選民),行政長官選舉仍然不可能是真普選。

雖云一旦爭取得到公民提名、爭取得到提委會某種程度形式化,其不民主特質的效果將相對降低。惟問題是,除非提委會全面形式化,否則其存在就是不民主。更何況,特區當局乃至北京官員已一而再、再而三反覆強調提委會擁有「實質提名權」、提名權「專屬於提名委員會」這些僭建物。

學聯提出廢除既有的「四大界別」,可謂深化「後7.1」政制討論的起步點。無論是政黨、議員,還是抱擁民主的普羅市民,都須注意到公民提名、廢除「四大界別」與國際標準間的關連。率先表態佔中的民主黨在今天的黨內會議之後,亦必須就公民提名、廢除「四大界別」清楚表態。

即使2017年最終只能再一次「原定踏步」,即使和平佔中最終沒法在現階段為香港的政制取得什麼改變,爭取公民提名、廢止「四大界別」、緊守國際標準的這一章,都值得立此存照。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原圖為學聯facebook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8日 上午2:4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作家張婉雯:如果耶穌一直都默默無聲,那麼他就不會被釘十架,而是當上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