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關注│李澤楷:梁振英沒在電話要求 解僱《信報》採訪梁齊昕記者

游清源網誌│白色恐怖下的黑色幽默

2014-7-8 10:30
字體: A A A

原來在遊行途中,領頭車司機落車沒有熄匙也會被檢控。看來,日後,領頭車司機上車扣安全帶扣得慢了些少,又或者用個黑色大快勞夾住條安全帶的中間位置,等個司機戴得舒服啲,都會有重案組探員半夜三更撳你門鐘,順便嚇醒晒啲街坊父老家爺仔乸三歲細路三個月BB,咁先至為之very happy矣!

總之古語有云: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既然,就讓我們一起看看,警察叔叔拉人封艇,究竟可以去到幾盡?

首當其衝的是「大聲公」唔夠大聲,違反商品說明條例,根據開始適用於香港特區的內地刑法,干犯者可判處十年以上、一百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再來就是叫口號叫得唔夠大聲,依大陸法治港,判處十五年以上、一百五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加上叫口號叫得唔夠齊,則罪加一等,輕則會被每日通櫃,重則要住「棺材倉」,情況就像當年的李旺陽一樣。

第三宗罪就是唱歌走音,尤其是唱《問誰未發聲》及《海闊天空》時。相關刑罰:唱《問誰未發聲》走音,判三年;唱《海闊天空》走音,判六年;唱兩首歌都走音,判三十六年;唱首首歌都走音,判終生監禁。

第四宗罪是落雨唔擔遮,嚴重影響個人健康,以至傳播傷風感冒菌,玩下手再異變成「新沙士」,對香港醫療服務構成極之沉重的負責,依大陸法治港,判處集體勞改,地點有三:一、去新疆齊齊哈爾集體農場種哈蜜瓜;二、去西藏拉薩集體牧場擠羊奶;三、去內蒙古呼和浩特集體射擊場扮畀人射的大雕(暱稱「雕兄」)。

第五宗罪是擔遮篤親人,尤其是篤親阿蛇。前者判去東莞雨褸廠強迫勞動,每人每日造一萬件便利雨衣;後者罪名重得多,必須判去西安窑洞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直至變成出土文物為止。

第六宗罪是標語不夠創意,來來去去都是「689,快啲走」之類的字眼,有違就快出現的創新及科技局的要求,依大陸法治港,判去國家統計局接受創意再培訓,尤其是關於「創意會計學」,更須做到最好。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8日 上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籍華女:一生起碼要去中國「受苦」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