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港官】曾國衛稱對美國制裁「一點感覺都無」 批當局上載官員個人資料如流氓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這一個年中大除夕|陳頌紅網誌

2020-8-15 14:00
字體: A A A

移民那些年不計算在內,人生中所有大除夕,都在香港度過。

去年在京都,卻過了一個年中而非年終的「大除夕」。

「平成」最後幾天,在大街小巷常看到「平成最後xx」。商店有「平成最後優惠」,電視天氣預報會說「平成最後下雨」、「平成最後日落」。我們乘的士,的士司機也給我們「平成最後折扣」,很有趣。

「平成」最後一夜,各大電視台都有一個倒數時鐘在螢光幕上角。愈接近十二時,新聞主播以及在外面採訪的記者,愈見緊張和興奮。內歛的日本人,在這一夜變得有點亢奮。說話聲線大了,臉上表情也豐富了,甚至手舞足蹈,爭相在鏡頭前向觀眾打招呼。平日慣常抑壓的情緒,都在這夜釋放。有一間男子澡堂的顧客,人人光著身子在鏡頭前倒數和侃侃而談,只用一塊圓形木板遮掩下體,讓「八月十五」也大方出鏡。那一夜在電視上看到的日本人,更像不拘小節的美國人。

正式踏入「令和」之後,各地慶祝活動不絕,有敲鐘、有歌舞,在擠得水洩不通的大阪道頓堀,更有年青人輪流跳橋。惟獨嫻靜的京都人,未見大型慶祝活動(電視上有直播東京、大阪、沖繩、福岡等地的倒數情況,偏偏沒有京都)。我們住在京都車站附近,理應是當地最繁忙最熱鬧的地方。當倒數完畢,從酒店窗口望出去,一切如常。雖然馬路上仍有不少車輛,的士站仍有的士在等候,街道上仍有行人,但沒有司機響號,沒有路人歡呼,跟電視上看到其他城市民眾的雀躍,大大不同。不知道另一邊廂的祇園,會不會稍為「激動」一些。

令和元年初日,酒店開了一大埕月桂冠,請所有客人喝。早上喝清酒,還是第一次。看到日本人笑盈盈,人人手中一隻祈福用的角杯,感受到他們對新年代的期盼。即使剛起床不久,空肚而未食早餐,依然樂意跟他們一起一飲而盡。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15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智峯遭跟蹤車輛撞傷兼被警推跌 警拒調查反指控無錄口供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