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啟剛:唔好忘記,其實無參與遊行嘅朋友係六百幾萬人。

許智峯網誌│遲了一天給孩子的信

2014-7-8 18:29
字體: A A A

親愛的一諾、一鳴:

今天是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最近社會上發生了不少大事,爸爸我也參與在其中,心情複雜,感觸良多,所以決定寫一封信給你們,待你們長大後好好閱讀,分享爸爸的感受。

爸爸今年三十二歲,一諾你兩歲半,弟弟一鳴也半歲了。一諾你是個很早學會說話的活潑小女孩,一頭曲髮,很多人說你像洋娃娃。一鳴你卻較安靜低調,媽媽說這是遺傳了爸爸的性格。你知道嗎?爸爸很珍惜與你們一起的時間。家庭是我的避難所,每天外出工作就如打仗,回到家看到你們和媽媽,外面的風雨也變得不算甚麼了。

寫這信時,爸爸已當議員兩年多了。現時社會正在經歷大時代的轉變,很多我們以為理所當然擁有的,正在慢慢失去。天父教我們行公義,但社會連何謂公義也漸漸模糊不清。爸爸擔心你們,到你們懂事讀這信時,社會會是甚麼模樣?你們會活得快樂嗎?

幾天前,爸爸參與了一場學生發起的公民抗命運動,爭取真正的民主制度,但卻被警察拘捕了,相信很快就會被起訴及定罪。被帶上旅遊巴回警署時,曾很想哭,覺得對不起你們和媽媽。我曾答應過你媽媽,會好好進修考律師牌,日後脫離風高浪急的政治事業。你嬤嬤和姑媽也一直很想我們一家申請移民,逃離香港。這兩件事,也可能因這次留下案底,以後也做不到了。

但爸爸沒有後悔。我被警察拉上旅遊巴後,有兩件事令我很快釋懷。首先是我閉上眼祈禱。雖然犯了地上的律法,卻走在公義的路,我求天父守護我的家人。然後就是旅遊巴上的社運朋友唱起社運歌《誰說》,讓我覺得民主路遠,卻並不孤單。日後你們遇到困難時,也可聽聽這首歌,迎難而上。

讀這信時,不知你們覺得現在的香港怎樣?雖然你媽媽常希望說服我移民,但我告訴她,家是可以搬的,但根卻拔不掉,我們一家的根在這裡。試問,如你們的家被破壞,你們忍心一走了之逃避遠處嗎?若離開,就是對破壞者投降了。一諾、一鳴,發起公民抗命的學生們本著良知和勇氣對抗不義的制度,為社會承擔。若你們長大後也能像他們一樣,爸爸會為你們感到驕傲。

告訴你們一些趣事。嬤嬤有時會教你們說:「爸媽辛苦工作賺錢」。我和你媽媽卻反教你另一套:「爸媽去工作開會及幫人」。爸媽想從小培養你們,不要做金錢物質的奴隸,要多思考生命意義、社會問題,人生才有真正的喜樂。一諾,現在你被問「你爸爸上班做甚麼的?」,你會很天真地說:「爸爸上班開會幫人」。爸爸是個《孤星淚》迷,常在家裡播《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One Day More》,不知會否影響到你們,令你們對社會充滿理想與憧憬?

一諾、一鳴,謝謝你們。從你們出生到現在,讓爸媽有了一段甜蜜、快樂的時光,媽媽常說,很想在你們長大後告訴你們,你們小時候是多麼的可愛。寫這封信,是希望在這大時代中,留下歷史的烙印,在你們懂事時,知道爸媽是如何走到這裡的,也希望在你們失落時,這信可為你們加油。好好守護家庭、社會,爸爸愛你們!

二零一四年七月七日
爸爸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7月8日 下午6:2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許仕仁案今日重點│新地高層稱 無政府耳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