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清源隨想(重溫版)】我就是這樣固執的啊!|游清源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沒有煮蛋的自由|陳頌紅網誌

2020-8-20 23:00
字體: A A A

也許是真的,也許只是黑色幽默的比喻,已故波蘭導演奇斯洛夫斯基曾經提到,波蘭有一個黨務控制委員會,這個委員會經常討論,甚至控制黨員的日常生活。「決定他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什麼。吃早餐時他可以花幾分鐘煮蛋,或者他到底有沒有權利花三分鐘煮蛋……總之委員會干涉每個人生活最秘密、最隱私的細節。」("Kieslowski on Kieslowski")。

這番話,是有關他的紀錄片《履歷》("Zyciorys")。我在YouTube上欣賞過此片(不肯定字幕準確度有多高),大致內容是:一個黨員因支持罷工而被黨務委員會進行審訊。委員會除了指控他不理性地支持工人,對他娶了一個天主教徒當老婆,兒子出生後受洗為天主教徒,都定性為極不理想的家庭狀況。作為黨員,他與他家人都應該是無神論者;作為一家之主,他在婚姻關係中過分被動,質疑他們感情不愉快。

加上他在受審過程中,仍講出一堆大逆不道的說話,例如為工人辯解「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發言」、「一個人只有在有機會被聆聽時,才會上訴」,甚至認為跟管理層討論,「都只不過是打一場肯定會戰敗的仗」。委員會認為,這個黨員的思想和行為出現嚴重偏差,考慮要開除他的黨籍。

奇斯洛夫斯基回憶道,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波蘭一群有理想的共產黨員,認為是時候作出改革,迎合時代所需,於是同意讓他拍這麼一套紀錄片。在拍片前,奇斯洛托斯基向不同黨務委員會提出請求,希望他們選出一個最開明,最審慎、自由度最高的委員會讓他拍攝。而片中的委員會,就是他們認為最好的一個。「它可怕極了!我故意要求最好的,這麼一來,我就可以知道,最壞的會有多可怕。」

片末,黨務委員會主席說,「我們常坦率地跟人民討論。」被審判的黨員聽了,啞口無言。在極權面前,生而無自由,還有什麼可以坦率討論?

(圖片來源:TVB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20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行止: 資本主義制度面臨變革 「營商為賺盡」漸受有識商人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