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耀廷憶港大曾借場討論醞釀「佔中」 心痛校園沉淪自信被解僱另有所獲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最後的一場大雪|姚啟榮網誌

2020-8-24 20:33
字體: A A A

今年澳洲境內最大的一場風雪,大概要快結束了。這場一些氣象專家形容為Antarctic blob的風雪,可知非比尋常的冷。八月尾是冬盡,大悉尼地區,日間溫度上升到攝氏十八十九度。在陽光下走,身上只覺得輕微的灼熱。只有在陰影下,才曉得冬天還是悄悄的跟着你,怕你遠離,又怕你忘記。冬天的日子過得出奇的快。今年更是沒有半點剌骨的寒冷。往年早上六時駕車經過附近的一條街道,低溫下錄得二度,今年卻只得六度,可見一點也不比去年冷。大家應該不要忘記,氣候暖化已經是恆常。今年夏天熱得失常,冬天的溫度當然不會太低了。

我的新冠肺炎測試結果上週終於來了,是陰性,虛驚一場。這個冬天不是冷,而是悲傷。北半球這個夏天也是一樣的令人悲傷。全球八十萬多人在這半年間失去了性命,現在每天平均也有六千多人死亡,只能說是人間大慘劇。測試過後,只能夠說是接受測試的一刻我沒有感染肺炎。原來有個帶着病毒的人,什麼病徵也沒有,十四天在此地隔離過後,走到昆州也沒有病發。飛到日本,才証實的確染上肺炎。說來這個病毒潛伏期之長,在患者身上無聲無息,真的令人震驚。相信只有有效的疫苗出現,大規模給社區的居民注射,才令人稍為安心。據悉澳洲聯邦政府已經洽妥來自英國的疫苗,明年將在本地生產,到時候大家就會有足夠的供應。難怪各州州長面對解封的質詢,都說道是起碼今年十二月。大家想到那時候是二〇二〇年之將盡。這一年就在如此經過,如此荒誕,如此悲傷。

所以決定趁着冬季最後一場大風雪從南極席捲澳洲維州和新州之際,看看白色的大地。新州和維州邊界之間的雪山國家公園(Snowy Mountains),是滑雪首選。但我的興趣只是簡簡單單的賞雪,滑雪根本和我的打算有差異,在那裡能夠賞雪也不知道。況且即使由悉尼駕車直接前往雪山的話,全程四百九十公里,沒有六小時是不行的。那麼必定要留宿一晚才可以輕鬆走一回。風雪星期五到達新州,三兩天便煙消雲散。一個短短的週末,老處跑到雪山,勞碌奔波,趕及星期一上班,實在有點庸人自擾。想到風雪北上吹過南部高原再到藍山,不如改到藍山吧。奧伯倫(Oberon)是其中一個必會下雪的藍山小鎮。由悉尼市中心到奧伯倫差不多三小時,這個距離比到雪山短,也較實際。如果奧伯倫下雪,其他鄰近的小鎮也有機會。由悉尼市郊的我家出發,距離少了四分之一。即是說,最要兩小時多便到奧伯倫。結果星期五晚上收看氣象報告,奧伯倫會在零晨下一場厚雪。星期六的早上,可能是在藍山賞雪的最好時光。陽光普照下,雪很快融化,所以要提早摸黑出門。

星期六早上四時多我們起行,沿大西部高速公路(Great Western Highway)直闖藍山。以往到藍山的大鎮卡通巴(Katoomba),這條道路定是首選。大西部高速公路在悉尼西的平原某些路段,車速可達一百一十公里,因此容易掌握時間。只是印象中,它是主要通道,車輛多,上山的一段車行得十分緩慢。經過藍山的許多小鎮,車輛需要減速到六十公里。加上近年到藍山的北部的Mount Tomah和Mount Wilson多,便以為走大西部高速公路較慢,其實是錯覺。今次從家到卡通巴,只走了一個小時多。原來夜間在高速公路上,車輛不但數量少,而且很斯文,沒有瘋狂超速,也沒有追車。

入山的溫度開始降低,經過大鎮卡通巴,也不過四度,開始懷疑這場風雪有沒有來過。但車廂即使隔絕了大部分外面的聲音,卻隔不了路噪,和輕輕滲入的寒氣。即是說,外面真的很冷。駛着駛着,才發現和公路並行的火車路上,原來已經鋪滿白雪,再往兩旁的樹梢看,更是鋪上白雪。霎時間,我們的車子已經進入了下過雪的小鎮布萊克希思(Blackheath)範圍。既然如此,我們把車子駛入一個公路旁的休憩處。一看不得了,中央的小亭和四周鋪滿了雪。一輛停泊過夜的客貨車更是給雪圍着。跟着我們進來的一對年輕伙子下車後興奮得大叫。另一端,一男一女帶着他們的狗走在雪地上。狗也興奮得跑來跑去,更不時跑到我們跟前,要主人喝住牠。原來牠是第一次看到雪,看得出比人更雀躍。

轉頭看,天色漸亮,東方出現紅霞,於是駕車逕往布萊克希思著名的Govetts Leap眺望台。誰知天色差不多全亮了,正在拍攝日出的攝影愛好者正在收拾東西,趕到另一個地取景。看來下一次要專程來拍攝日出,一定要更早前來。其實高山上的日出比在海邊看的不盡相同。山上雲海,一層一層,比海邊更特別。年輕時在阿里山看過一次日出。那時候跟着幾個朋友隨大眾上山,在黑黑的頭髮之間看到那個雲中冒出的太陽。在旁的大樓裡坐滿了人,隔着玻璃看着同一方向,才發覺那高高在上的地方應該更清楚看到日出,卻和我們這些人呼吸到的清晨氣息不一樣。只說明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也不必羨慕。

看日出不成,便駛往布萊克希思鎮上。只見沿途的車子和樹頂都蓋滿雪,地上積雪已融化,或許是夜間的風雪不算大,還不是一個完全的白色世界。正在想是否要往奧伯倫,卻覺得再往前走,也可能因為風雪關係,道路已經封閉,中途隨時要折返,所以不如走向火車站那邊看看。布萊克希思的火車站小,月台在車軌中央,一條架空行人天橋方便乘客從鐵路兩旁走上月台。雖然這是小鎮,短短十多鐘已有往山和往悉尼的火車停駐。站在天橋上,看着乘客上車下車,其實就是一幅小鎮的風景。

正在拍照的時候,忽然空中飄來一點點白色,落在衣袖上,一看原來是雪。風夾着雪無聲的落下,又無息的消失,美麗得如此短暫。空氣突然變得更寒冷,握着智能手機拍攝的手冷得發抖。幸好用無反相機的鏡頭有穩定影像設計,可以彌補手的抖動。

雪持續落下,大地瞬間一片白茫茫。雖然冷,還捨不得走。從悉尼走來,不過是一小時多的路程,驟然遇上一場風雪,為冬天劃上了完美的句號。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20年8月24日 下午8: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油塘浮屍】陳彥霖死因研訊今開審 其母作供指女兒生前試圖自殺及精神狀態有異